第1章 章一.炎陨
  • 禁灵法师
  • 紫新幻风
  • 3006字
  • 2013-10-01 11:55:45

咔咔……

晨曦刚刚破晓而出,清脆的砍柴声已经从这寂静的小镇中响起。

这是一间几乎废弃的房屋,从表面上来看,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将之吹倒。

破落的院子中,只有一颗死了不知多少年的枯树,还有一些破旧的瓦罐,枯树下方,一个看上去约莫八九岁的少年,正努力的举着那与身形截然不符的斧子,向前方的木头挥砍着。

少年一头黑色的短发,稚嫩的脸庞上没有少年应有的朝气蓬勃的笑容,有的,只是一种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淡漠,在这已经进入深秋的季节,少年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衫,露在外面的皮肤,却已经汗水密布。

然而,少年对此却恍若未闻,目光只是盯着眼前的柴木,右手熟练的将柴木劈碎,随后再用左手拾起新的柴木。

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让少年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再次开始劈柴时,少年的心,明显已经游离出去了,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渴望之色,不时望向房屋的门前。

破屋的门槛上,坐着一个犹如乞丐一般的中年人,乱蓬蓬的头发将其面容完全覆盖,中年人日复一日的动作,就是不停的往嘴里灌着劣质酒液。

似乎注意到了少年的目光,中年男子微微抬头,沙哑的声音传出:“专心劈柴,记住,今天外面发生的一切,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中年人的话,让少年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今天,对于科莫多镇来说,是一个甚至要比过年还要重大的日子,听说这一天,一直被王国抛弃的小镇,将会迎来魔法师和禁灵师这两大神圣职业的光顾。

“魔法师……禁灵师……。”

少年呢喃了一句,眼中的渴望之色更加剧烈。

“炎陨哥哥。”

就在这时,清脆的声音如黄鹂一般从外面响起,声音伴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旋即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少年的视线之中。

“梨儿妹妹,你来了。”

炎陨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

来到这里的少女名字叫梨儿,至于姓什么,炎陨却不得而知,只不过炎陨总感觉梨儿似乎并不属于这个小镇,那宛若瓷娃娃一般的脸颊,以及那种气质,炎陨可以感觉,梨儿曾经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梨儿来到这里,目光便落在了坐在门槛上喝酒的中年男子,脖子缩了缩,然后对中年男子施了一礼:“炎龙叔叔。”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算是做了回应,继续不停的喝着酒。

梨儿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回应,快步来到了炎陨的身旁,不顾那有些脏乱的地面,直接坐在了地上,小声道:“炎陨哥哥,今天外面来了四个人,其中有两个是魔法师,还有两个是伟大的禁灵师哦,我想,以炎陨哥哥的资质一定能够成为伟大的禁灵师!”

砰……

不待炎陨说话,这突入其来的声音吓了二人一跳。

炎陨皱眉,抬头望向门前,此时中年男子正斜倚在门边上,脚下,是那碎裂的酒壶,清澈的酒液洒落在地面上,这一切,中年男子都恍若未闻,目光盯视在炎陨的脸上,淡淡的问道:“炎陨,我问你,你自己觉得,魔法师和禁灵师,哪一个更加强大?”

没有抬头,炎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父亲的目光是那么锐利,被炎龙的目光盯着,炎陨就感觉自己的脸上被刀锋划过一般,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梨儿呆呆的站在一旁,望着炎龙,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炎龙的面容,一直以来,炎龙的面容就一直被头发所掩盖,同时,在小镇中,炎龙还有一个废物酒鬼的称号,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中年人每天只是不停的喝酒,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儿子劈一天的柴,才能换来那微薄的铜板。

但此时,梨儿却发现,在炎龙的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伤疤,紫褐色的伤疤呈现出月牙状印在炎龙那如同刀削般的脸上,那种刀疤,绝对是经历过残酷的厮杀,才能留下的,但面前这被称为废物酒鬼的中年人……

梨儿摇了摇头,平凡的炎龙在梨儿面前,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回答我!”

这一次,炎龙的声音加大了几分,炎陨全身一震,双拳握的更紧,同时,强忍着那如同刀割一般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抬起了头,一双清澈的眼眸与炎龙的目光盯视在了一起。

“我觉得,禁灵师更强!”

炎陨出声吼道。

在炎陨声音落下的一瞬间,炎龙又一次低下了头,乱蓬蓬的头发再一次将其面容遮住。

炎陨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之前的那一声吼用尽了炎陨的全身力气一般。

小院内的气氛,随着父子二人谈话的结束,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炎龙只是静静的倚在门边上,看上去异常平静,但炎陨却敏锐的发现,自己的父亲,那如同破布一般的绣袍之下,一双手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好半晌,炎龙颤抖的双手才停止下来,声音似乎又变的嘶哑了几分:“如果你愿意去测试,就去吧……你终究要明白,禁灵师,根本不适合你。”

说完之后,炎龙的手中,变戏法似的又出现了一个酒壶,摇摇晃晃的向屋内走去。

“炎陨哥哥……”

梨儿拉了拉炎陨的衣袖,轻声唤道。

炎陨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道:“梨儿,我们走,我今天就要向父亲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废物,我要成为强大的禁灵师!”

说完,炎陨大步的向外走去,梨儿看了一眼屋子的方向,旋即跟上了炎陨的脚步。

走在小镇上,炎陨发现,今天的小镇,与平时的小镇完全是两个样子,原本脏兮兮的路面,看上去整洁了许多,明显是精心打扫过的,四周的房屋内已经出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炎陨在一一打过招呼后,与梨儿站在了道路的一边。

敲锣打鼓的声音由远及近,炎陨的视线之中,一个华丽的车队正向这边缓缓驶来,车队的正前方,站立着两名老者,这两名老者的胸口处,有着同样的标志,那是一柄类似于长矛形状的标志,在长矛的尖端,一道月牙形状的弧线,将长矛包围在内。

在标志的下方,两道银色的光纹彰显出两名老者的身份,中级禁灵师。

禁灵师,在现今的魔法大陆上,已经将魔法师的光辉完全掩盖,魔法大陆,禁灵师却是强者的代名词,这是多么的讽刺。

但事实就是如此,由于诸多强大的魔法咒语已经失传,让魔法师和禁灵师的对战之中,每一次都是魔法师以失败告终。

两名老者一出现,四周立刻响起阵阵的欢呼声,炎陨的眼中也露出了灼热的光芒,禁灵师!炎陨多么想成为一名禁灵师!

年仅十岁的炎陨,却已经清楚,魔法大陆上,弱肉强食,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不受人欺负,才能够让父亲和自己过上安稳的日子!

炎陨的目标,仅此而已。

从来到这个小镇,炎陨的脸上就很少露出笑容了。

在炎陨开始懂事的时候,母亲,就成为了一个遥远的词汇,炎陨曾经多次问过炎龙,但却被后者以各种理由搪塞了过去。

炎陨七岁的时候,就开始承担起了家中的负担,瘦小的身躯不论春夏秋冬,都在重复着一个动作,劈柴。

而渐渐的,炎陨父子在科莫多小镇中出名了,所有人都知道,明明身处壮年的炎龙,却要依靠自己的儿子活着。

不得不说,炎陨得到了许多人的好感,每一次在炎陨去卖柴木的时候,这些人都会多给炎陨几个铜板,但正是因为这样,让炎陨在小镇之中,受到了许多同龄人的嫉妒。

在同龄人中,只有梨儿,与炎陨的关系比较好,其他人,每一次见到炎陨,都会出言讽刺,对于这些,炎陨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逐渐平静,到现在的无视。

无视并不代表炎陨忘记,炎陨的心中,成为强者的愿望却愈发强烈起来。

望着那逐渐接近的车队,炎陨的眼中流露出坚毅的光芒,同时在心中呐喊:“今天,我炎陨一定要成为强大的禁灵师!”

而在炎陨出门的那一刻,破旧的房屋中,炎龙靠在床上,手中拿着的不再是酒瓶,而是一个用玉石雕刻而成的女子。

炎龙就这么怔怔的望着雕像,半晌后,悠然叹息道:“琳雅,我们的孩子拥有成为强者的心,拥有你的血脉,他注定不会成为禁灵师,但魔法师……我也不想让他接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