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梅宅惊魂
  • 暗中案
  • 吉诚
  • 4657字
  • 2013-08-28 13:17:42

阴雨后的天气,空气显得格外稀薄,偶尔有风吹过,不禁有些瑟瑟发抖,空中的薄雾就像是一层层的迷雾一样笼罩起来,眼前的这个大院儿显然有些可怖,梅家百年之久的房子外表皮上长满了青苔,这样的夜幕看的人心理面及其的不舒服,厚重的生锈铁门推开之际‘吱’的一声,推开了整个故事的前奏。

来到梅家已经半个月了,至今没有任何的进展,我洛学是德国毕业回国发展的人,由于主攻心理学侦探类科目,虽说年纪轻轻,但是在业界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德国警方全力的留我,但是我仍然选择回国,回国的几年里由于几件突出的案件让我以及我的师傅在国内神话般的出现了。

这件案子是在一个月前接的,梅家的老爷在三个月前接到一封信件,内容是半年让这座梅家大院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可想而知这一封信带来的不仅仅是恐慌和惧怕,我想随之而来的也将是离真相大白之际越来越近,因梅老爷的信任以及警方的推荐,我潜入了梅家只是一个私人护士,每个人都待我很好,但是只有梅家的管家对我极其恶劣,除了梅老爷知道我身份之外,我对其他的人都是说‘只因家庭条件太差,想挣多点钱去孝敬父母’,这样的说辞的确是肤浅了些,但是对付梅家的这群人也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说这里挣钱多呢?因为这里是靠近山的一座别院,梅家是世世代代经营茶叶生意的,后面的几座山都是种的上好的茶叶,这里离喧闹的市里路程较为偏远,所以来这工作的人,工资都是很高的。

今天梅老爷叫我到他的房间,梅老爷的房间处于整个布局正中央,所以每每我去梅老爷的房间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的下人看见我,并且和我打招呼,走过年代久远木质地板,脚踩在地板发出“当当”的轻响在告知我又要重复昨天做的事情,我轻轻的敲了敲门,只听里面轻声说了一句“进来”!我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看见梅老爷坐在藤椅上,我手里端着一些药品,走了过去,说道:“梅老爷,该吃药了”,然后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门外,下人们依旧在忙碌着自己的工作,在关上门之际,便把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隔绝了。

梅老爷看着门外一眼说道:“洛小姐,你来我梅家已经半月有余了,目前你查出来什么没有”?我把小盒子里面的药品放到了花瓶里说道:“梅老爷,恕我直说,梅家的每一个人你都与我详说过,但是梅少爷呢”?

梅老爷摇摇头,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后,又给我倒了一杯茶说道:“这与这次的案件有什么联系么”?我拿起茶杯悠悠开口“只要是在这梅家的人,每一个人都有嫌疑”,梅老爷像是极不情愿说起这位梅家唯一的继承人,这让我的好奇心不由的重了一些,梅老爷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洛小姐,我儿子梅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在他还是一个顽童的时候,认识了隔壁的童家人,童菲儿是他家的小女儿,据说他家有六个女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一个了,小山喜欢和菲儿一起玩,久而久之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但是这离城镇偏远些,童家人为了让仅有的小女儿受到高等教育,所以离开了这里,虽说两家接触不到了,小山都会到市里面去找菲儿,直到15年前,菲儿要出国深造,小山执意要去,当时我的夫人及其疼爱小山,所以同意他去”,梅老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小山只从和菲儿去了国外,偶尔会写信回来,但是时间长了,连简短的明信片都不肯寄了,直到三个月前收到那封恐吓信件之后,我的夫人惊吓过度死去了,小山连他母亲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我的儿子至今是生是死我也不知道,这个不孝子!”梅老爷越说越气,我只好先安慰一下梅老爷:“梅老爷,过去的事情先不要说了,我今天来主要是和你商量一件事”。梅老爷没有看着我,只是说道“什么事?你且说来”。

我放下茶杯说道:“我昨天与我的师傅商量过,把梅家的整体也交代清楚分析过,我师傅的意见是,他也要来这里,但是是以侦探的身份出现,我知道,这会让梅家里面的人惊慌,但是梅老爷请您相信我,我会保护好梅家的每一位人的安全”,梅老爷说道“就听你的吧”!

我继续说道:“梅老爷,你的腿是怎么伤的?”

梅老爷有片刻的不安,但是也是稍纵即逝,就算是暂短的一瞬间,我也能清晰的看出来他有事隐瞒,他抚了抚眼眶上的眼镜,说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这腿废了,对于我一个老人来说还真是不方便呢!”

我笑了笑说道:“保重身体,我先告辞了。”

与梅老爷谈完话,我离开了梅老爷的房屋,来到庭院最为偏远一些的角落,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扫的地方,相反也是我在梅家最喜欢的地方,这里不像是其他的地方被修剪的格外漂亮,这里面的荒草丛生,隐约给人一种有格调的安逸,我坐到台阶上,看着脚下略显湿气浓重的青苔,回想着梅老爷说的话,的确,有一个这样的儿子,相信任谁也是不想提起的吧,但是我从梅老爷的谈话以及面容上都能感觉出来‘他’说的有部分是隐瞒过的,以及对童家人的厌恶。

这时我背后有人“咳咳”的咳嗽声,我连忙站起来,回过头,看着来人是谁,原来是及其讨厌我的管家陈升,我理好自己的情绪,笑了笑说道:“陈管家,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么”?

陈升有些不屑的说道:“梅老太爷怎么样了”?我低头假装思索一番,继而抬头直视陈升“梅老爷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陈管家似乎是很关心梅老爷”。我职业的笑了笑,但眼睛定定的看向陈升,陈升说道:“你是一个护士,既然得到梅老爷的青睐,那么就做好自己的本分,以后这里还是少来的好,梅老爷不喜欢别人来这里。”

我“哦”了一声,陈升继续说道:“以后我也不想在这里看到你,所以你离这个荒废的院子还是远一点的好”。

我礼貌的点点头,陈升转身离去了,我又回头仔细的看着这个院子,荒草,除了荒草还是荒草,这个地方为什么不许人靠近?说实在的我不止一次被管家说,但是从我的观点出发,我认为这里像是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转身回房间睡觉,明天师傅就会来,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师傅与梅老爷的对话,说起这个师傅,其实也是我的父亲,父亲曾经是重案组的一名警员,但是因为某些事离开了,这也是我至今的一个谜,因为父亲不愿说起,在有外人的时候我们都是以师徒相称。可是就是在我回国的侍候,父亲告知了我所有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我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国。

父亲原本是重案组的一员,可是当年他们组涉嫌一笔贪污案,贪污的人居然是他们重案组的局长,后来虽说罪名洗清了,可是给父亲带来的冲击不小,选择离职,母亲临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所有的事情都有面临真相大白的一天,还原真相是身为警员的人义不容辞的事情,所以父亲因母亲的一句话当起来侦探。每每想起以往的事情,父亲重视重重的叹一口气,我知道他是因为亏欠母亲的事情太多了,因为顾及工作就难免忽略了家庭。

次日师傅准时的出现在梅家的院子,梅老爷坐在轮椅上,与师傅握手,其实在梅家每一个人都心慌慌,似乎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为了高额的薪水,每一个人都不想离开,这对我们侦破这次的恶意恐吓案带来了极好的机会。简单的与梅老爷商谈后,我看到我师傅面色沉重的离开了屋子,洛侦探在前厅召集了所有的人在此汇合,洛侦探说道:“大家好,我是全权负责这次的恐吓案件的负责人,在我成功破获这场案件之内,任何人员都不可以离开,因为每个人都有作案的可能”。

下面的人开始小声议论‘那我们一个月一天的假期岂不是没有了么?你一直破获不了案件,那我们还都不能走了?’我‘嗯嗯’的弄了弄嗓子,说道:“我相信洛侦探会短时间的破获这次的案件的,我来到梅家没有多长时间,作为梅老爷的私人护士,我是有资格也有条件来说话的,梅老爷他不仅仅是这梅家的长者,更是待我们如同一家人的亲人,我会全力配合洛侦探来破获这次的案件,让梅家能回到以往的宁静”,自从我说完后,每一个人都纷纷表示会协助洛侦探,我在下面浅浅的笑了笑,我的师傅‘哦对了,现在任何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在这次案件中也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与师傅都是侦探’也朝着我笑了笑,洛侦探说道:“谢谢你护士小姐,那我就开始从你调查吧”!我点点头,他们都开始纷纷散去。

我来到我师傅的身边说道:“怎么样,在这梅家你还习惯么?”

“的确是不习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奴役的观念?”

我笑了笑说道:“你刚刚看到的第一个站在那的那位女人是梅家的厨娘,我们都管她叫凤姐,还有年龄略小一点的小姑娘是厨娘的女儿,平时帮梅老爷子洗洗衣服,其他的人等晚上我到你房间去告诉你,还有一些有关于梅少爷的一些事”。

师傅点点头说道:“晚上来我房间的时候小心点,我看这里面不少人都喜欢凑热闹”,这时,陈升管家路过此处,我连忙的引开话题,压低的声音也逐渐的扩大,“洛侦探,我刚到梅家没有几天,那么这次的案件和我没有关系吧!”,陈升走了过来说道:“平时老爷对你还挺看重的,没想到遇到事情你第一个想跑”,

我撇了撇了嘴没有吱声,洛侦探看着我说道:“这位是”?我恍然大悟的一抬头说道:“这位是陈升,陈管家”,陈升礼貌性的伸手要去握我师傅的手,说道:“你好洛侦探,很高兴认识你”,我师傅也回握过去说道“幸会幸会”,陈升说道:“洛小姐你先下去吧,看看老爷现在是不是需要你照顾,我有些话想要与洛侦探说”,我点点头然后用眼睛的余光看向师傅,然后走开了,陈升看我走远了之后指了指旁边的座椅说道:“洛侦探请坐”。

“谢谢,你也是”,陈升幽幽开口说道:“洛小姐是半个月来梅家的,别看她来了没有几日,但是我觉得她不简单,说不定这次的恐吓信就是她弄来的”。

洛侦探说道:“‘哦’,那你有证据么”?

陈升说道:“证据倒是没有,但是这次的事情我猜八九不离十是她干的,这丫头特别的会笼络人心,对了洛侦探你可不要小看了她”。

洛侦探笑了笑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留意的,谢谢你的警告,”。

洛侦探站了起来继续说道:“那好,今天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了,接下来几天我会让洛小姐全程的协助我,我也好看看她到底有哪里是值得怀疑的,”陈升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不打扰了”。

夜晚我摸索着黑暗来到师傅的房间,果然,我轻轻用力,门就开了,我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然后悄悄的进了房屋,在屋子里面没有开灯,我清清嗓子‘嗯嗯’,“在么?”我师傅回了声,“在这呢?”我把门上了锁了之后,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看到房间角落边有幽幽的烛火,我笑了笑说道:“爸,你这干什么啊?在哪里找的蜡烛啊?”

“呵呵,这个是我管凤姐要的,住在这样一座具有年代性的房屋,理应该用对称的东西,这样才应景啊”,我摇摇头一口吹灭了蜡烛,随后电灯亮起来了,我说道:“爸,你对这个梅宅好奇不”?父亲看了看时间说道:“还真是挺好奇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称呼”,我像是马上领悟了父亲说的话,笑了笑说道:“你是说‘管家’,还真是的,当时我知道陈升是管家之后,还是强忍着没笑了出来,放心,接下来的几天你就会融入这个与年代脱节的梅宅了”。

我站起来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份报告,说道:“这是我这段时间在这调查的人员报告,每一个人都有详细的说明,你顺便看一下就好了,对了,我来这发现一处地点特别的奇怪,”,父亲正色的看着我说道:“什么地方?”

“就是西面那个荒废的花园,我每次去都能碰到陈升在哪里出现,然后就损了我一顿让我不要出现在哪里”?父亲说道:“难怪,陈升要我多多提防你,看来与这件事情是脱离不了关系的”,我“啊”了一声,没想到,陈升早已经认为我是坏人了,我一直以为他是不喜欢我,没想到我是高看我自己了,不禁摇了摇头,继而说道:“走吧,我待你去看那个荒废的院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