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高祖斩白蛇

  • 天汉八十年
  • 轩辕之秋
  • 3865字
  • 2014-02-23 14:13:21

第二年: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

其实刘邦在这股浪潮开始之前就造反了,他的起义过程和陈胜吴广非常相似。

作为亭长,刘邦本来要押送征夫去骊山干活服力役,在路上他自己盘算了一番,以当时他押送的人逃亡的情况来看,到了目的地自己肯定难逃一死,便也索性反了,最初的队伍小的可怜,也就十余人。

队伍再小,该聚拢人心也要聚拢人心,刘邦和陈胜吴广一样玩了鬼神的买卖,那就是著名的“高祖斩白蛇”的传说。

本来故事很简单,就是刘邦带着自己小部队前行的时候遇到一条大蛇挡道,谁都不敢靠近。当时刘邦喝醉了,也是酒壮怂人胆,二话没说,上去就一剑将其斩杀。之后刘邦就在这个上面做了文章,找了一个老妇来哭诉,对大家说:“我的儿子是白帝之子,变成了蛇挡在路中,现在赤帝的儿子将其斩杀了,所以我很伤心。”

古时候朝代讲究五行之德,秦朝据说是金德,就是所谓的白帝,而刘邦此时自命是赤帝之子,代表的是火德。火克金意味着刘邦克秦朝,而他斩杀了白帝之子就是在向他的手下暗示,他要代替秦朝取得天下。

说实话,鬼神这一套有的时候用好了,真的很管用,他可以让手下迅速建立起忠诚,比别的方式容易的多,尤其是部队大部分组成是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农民团体的时候。历史上著名的农民起义,或者说是穷苦老百姓的起义,大都伴随着迷信:陈胜和刘邦都能算;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也是靠着宗教迷信的力量凝聚人心;甚至一千多年后的朱元璋,还有明末的李自成,都用过这种伎俩。

看来舆论攻势不能放松啊,项羽就不会玩这套。

刘邦玩的这个“斩白蛇”倒是比陈胜吴广那个“狐狸叫”和“鱼肚藏书”有文化,值得赞扬,至少更像是真的。和陈胜吴广比起来,刘邦还算是知识分子,至少他懂五行之德。

之后,刘邦和吕雉还一起玩过一个天子气的伎俩,那就是吕雉逢人便说,无论刘邦的部队躲在深山里的哪个地方,我都可以轻易找到他,因为刘邦在的地方天上就会有一股奇怪的气息。

如此一段时间神乎其神的把戏玩下来,刘邦这个反贼在沛县一带名气慢慢越来越大,部队也逐渐壮大起来。

后来反秦浪潮一起,很多秦国的官吏被手下所杀,于是有不少秦朝的地方长官为了不做嬴氏的替死鬼就自己先造反。

沛县的县令就动了这个念头,他准备起兵响应陈王。

此时,刘邦之前在沛县积累的人脉就发挥作用了。萧何曹参等人认为县令不足以带领众人起义,他们想让刘邦回来做起义军的首领,就骗县令:“您是秦朝的官吏,现在要反叛,恐怕沛县的子弟都不听从,不如把沛县外面一些已经造反的人召来,这样可以借助他们的部队来逼大家一起造反。”

县令觉得有道理,就让樊哙把刘邦召了回来。

刘邦部队此时已经发展到几百人(速度比起陈王的部队还是有差距),在樊哙的指引下到了沛县城外。此时沛县县令发现不对了,整个沛县从萧何曹参到樊哙都是刘邦的人,那以后自己怎么办,于是他临时变卦封闭城门,不让刘邦进来,还准备杀了萧何和曹参。

通过之前神啊怪啊气啊的铺垫,刘邦在沛县享有很高的人气,他开始用往城**书帛的方式策反老百姓,说现在反秦是大势,如果大家还盲目的跟着县令不造反,而要死忠秦朝的话,迟早会被纷起的诸侯屠城。

在刘邦强大的言论攻势之下,沛县老百姓最终一起暴动把县令杀了,迎刘邦进城商量造反大事。

自立为沛公的刘邦,在家乡招募了三千沛县子弟,开始了自己的争霸之路。

其实本来萧何和曹参在沛县的人望也不低,论身份还比刘邦高贵些,可他们都是文人出身,虽然有造反的想法,却都没有当老大的胆子,就一致把刘邦推了出来。

当老大确实是需要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的,这不但是权力,更是责任,要敢于为所有人的性命和前途负责。有的人能力很强,但或许限于性格或许限于胆量,就是只能做辅佐别人的角色,而不能做当家作主的角色。萧何曹参如此,四百年后的诸葛亮又何尝不是?

书生气质较浓的人一般不适合当老大。书生的顾虑太多,想法太多,思想包袱太重,在该坚决的时候不够坚决,反而不如那些具有一点儿“混混气质”的人,因为“混混们”什么都放得开,什么都做得出。

起兵后,沛公部队所有的旗帜都用红色,主要是为了顺应之前“赤帝之子斩白蛇”的传说。后来汉朝的主色调几经变化,汉初曾经改用过黑色,用了几代之后到了汉武帝时期改成黄色,直到汉光武帝刘秀中兴之后才又恢复成红色,自此稳定下来。

既然提到“赤帝之子斩白蛇”的传说时讲了“五行之德”,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中国古代用来解释王朝更替的学说,即“五德始终说”。

“五德始终说”是战国时期齐国著名的稷下学宫(齐国在临淄稷门口附近建的一个官办高等学府,召集各派思想家在这里讲学,百家争鸣的主要地点,曾经汇集了天下贤士上千人)中的大学者、阴阳家代表人物邹衍提出的学说。

邹衍说的“五德”就是指金、木、水、火、土所代表的五种德,每个王朝顺应其中一种“德”,这五种德循环当家作主。邹衍用这个来解释各个朝代的更替,古时候皇帝诏书开头经常是“奉天承运”,这里承的“运”指的就是“五德”中的“德运”。

五种德运按照五行相生相克,所以顺应五种德运的朝代也因此相生相克,具体内容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当然,这种说法是迷信的,可信度也是很低的,但历朝历代的皇帝却信的不得了。或许这些皇帝不是真正的相信,而是用这个方式可以堂而皇之的解释自己取得天下是“顺天命”。

毕竟,新朝代的开创者相对于旧朝代来说都是叛逆者和篡位者,按照别的理论篡位者永远是篡位者,可是按照这个理论,篡位者就可以变成顺应天命来接管天下的接任者,一下子就名正言顺了起来,统治者们当然喜欢了。

但是也有问题,一股势力到底应该是什么德,没有一个标准的说法,也没有一个权威认定机构,于是大家都纷纷自己做主,也经常搞的很混乱。

比如:黄帝时代因为黄龙地蚯出现,所以是“土德”;夏朝因为青龙止于郊野,草木畅茂,所以是“木德”;商朝时银从山岭中溢出,所以是“金德”;周朝武王伐纣时出现了赤乌之符,所以是“火德”;于是邹衍说“虞土,夏木,殷金,周火”,他们是后一个克前一个的关系,刚好解释了朝代更替,于是再往下数应该是“水克火”,刚好秦朝尚黑,说他们代表“水德”非常解释的通。可是再往后就不行了,“土克水”,可是汉朝无论如何和“土德”是扯不上关系的。

如果扯不上关系,岂不是说汉朝接替天下是“名不正,言不顺”?那怎么行!

幸好,人的智慧是无穷的,总有办法解释。

刘邦统一天下之后,大臣张苍就说,秦国短祚而且暴虐无道,不能算正统朝代,所以汉朝应该是“水德“,“水克火”所以汉代取代了周朝。刘邦采纳了这种说法,开始尚黑。

汉武帝时期,武帝比较承认秦朝(他和秦始皇一样都是好大喜功的人,估计有些惺惺相惜),又改汉代为”土德“,开始尚黄。

可无论是“水德“还是”土德“,都和刘邦“赤帝之子斩白蛇”的传说不符。直到王莽篡汉之后,才由王莽正式采用西汉末年刘向刘歆父子的说法定汉朝为”火德“。

再后来,虽然王莽被赶下台,但光复汉室的汉光武帝刘秀还是沿用了这种说法,确定汉朝为”火德“,然后改秦朝为”金德“,周朝为”木德“。

从此,东汉以后写的史书比如《汉书》、《三国志》都用了这种说法,汉朝有时也被称为“炎汉”,又因为汉朝皇帝姓刘而称为“炎刘”,一切都是“火德”的延续。

等到了三国时期,刘备蜀汉一脉也一直以“火德”自居,以表示自己是延续汉朝皇族的正统,刘禅的年号“炎兴”也明显有“火德”的成分在里面。相反,曹丕在称帝之后,果断抛弃了汉代的“火德”,自命为“土德”;而孙权一见另外两家都有了自己的“德”,也不甘示弱,自命为“水德”。所以三国时期是水火土的斗争。

再往后,隋朝认定北周是“木德”,因为他们来源于北周,所以用木生火来解释自己是火德。唐朝得到天下之后,顺了土德。到了宋朝,宋朝自命为火,辽自命为水,金自命为土,而元自命为金。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非常信这些五行之术,本来他的姓氏“朱”就有红色的意思,象征着火,所以自命为“火德”。而且,朱元璋认为“炎汉”从字里讲是“两重火”,而明朝的“明”则是“三重火”。

不但如此,朱元璋在给自己子孙起名字的时候也按照五行来排,所以明朝皇帝的名字特别有意思,都具有五行的特点。朱元璋给自己二十多个儿子每个人题了一首二十字的诗,要求这些儿子的后人以后每一辈取名字的时候第一个名字要使用属于自己的诗里的字,然后第二字要有五行的组成部分,并且以火土金水木的顺序依次循环。

明建文帝的名字叫“朱允炆”,后来永乐帝朱棣夺位,辈分变了,所以之后的诗也变成了燕王一系。明朝往后的皇帝分别是仁宗朱高炽(火),仁宗的儿子宣宗朱瞻基(土),宣宗的儿子英宗朱祁镇(金),英宗的兄弟代宗朱祁钰(金),英宗的儿子宪宗朱见深(水),宪宗的儿子孝宗朱祐樘(木),孝宗的儿子武宗朱厚照(火,四点水的起源其实是“火字旁”),武宗的兄弟世宗朱厚熜(火),世宗的儿子穆宗朱载垕(土),穆宗的儿子神宗朱翊钧(金),神宗的儿子光宗朱常洛(水),光宗的儿子熹宗朱由校(木),熹宗的兄弟思宗朱由检(木)。

这些皇帝名字中的第一字按照辈分凑起来是“高瞻祁见祐,厚载翊常由”,正是朱元璋给燕王朱棣一系题的诗,而第二个字也正是按照“火土金水木”的顺序循环,很有意思。

明朝灭亡,满洲人入关,定国号为“清”,这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满洲人真的也这么讲究,有人说他们的国号“清”故意带了“三点水”,就是在象征着克明朝的“三重火”,所以他们顺应的是“水德”。

虽然这个“五德始终说”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认定为无稽之谈,完全没有什么真实性,但其内容确实也是饱含了中华民族传统的文化,看起来颇有那么些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