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刘邦的身世

  • 天汉八十年
  • 轩辕之秋
  • 4703字
  • 2014-02-22 17:03:07

第二年: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

在诸多反秦势力中,刘邦此时只是非常弱小不起眼的一个,但他日后后要成为主角,所以我们先从主角的背景开始讲。

反秦大浪起的这一年,刘邦已经47岁了。

两千年前的医疗条件很差,那时过了50就算老人,过了70就算高寿,所以咱们的汉高帝刘邦其实在开始雄伟的事业之前,已经虚度了大半生,浪费了生命里最好的年华,就他未来十年里建立的功业来说,可谓是“大器晚成”。

刘邦的前半生混的真不好。

首先他不受父亲刘太公的喜爱,人们都说父母最注意的是最大的孩子和最小的孩子,中间的那些受到的关注要少的多,而刘邦正是悲剧的“中间的那些”。刘太公有四个儿子,刘邦是老三,上有二兄,下还有一个弟弟。

不但如此,刘邦生的还有些诡异,以至于无数的野史都曾经怀疑过刘邦到底是不是刘太公的亲生骨肉。

史书上关于刘邦的出生,原文是这样的:

“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父太公往视,则见交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

也就是说某一天刘邦的母亲在河边睡觉,梦到了神灵,然后刘邦的父亲恰巧也去了河边,看到龙盘在自己老婆的身上,然后老婆就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刘邦。

这本是老掉牙的开国君王的神奇气象,不过是要说明刘邦是命中注定的真龙天子而已,和三皇五帝夏商周那些开国君王祖先的出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上古时期未开化的时候经常产生这种传说比较好解释,很多人都说那是母系社会的孩子不知道父亲是谁以及一些图腾崇拜所造成的,比如殷商的祖先传说是母亲吞了玄鸟的蛋而怀孕的,这可以解释为这个母亲和一个图腾是玄鸟的部落的男子生下了殷商祖先。

可是到了秦朝这样一个已经十分开化的文明时代,刘邦再用这种方式来出生,似乎就有些奇怪了,连秦始皇这么好大喜功的人都没有给自己妄加这种过时了的传说。

所以刘邦的出生成了谜团。

本来谜团归谜团,由于历史材料实在太少,我们也无法究其根本,但这个世界上偏偏就有很多人喜欢用方舟子式的质疑方式来揪住一小点展开一些列神奇的联想,让人们对刘邦出生的想象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特此申明以下这些有关“刘邦到底是不是刘太公亲生”的质疑都不代表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一乐而已

刘邦的父亲刘太公定居在楚地的沛县,大概在现在JS省徐州附近,沛县附近还有一个丰县,丰县有个卢太公。沛、丰二县相邻,基本都是亲戚老乡,所以走动频繁。

刘太公的家境比较一般,一直是在家底殷实的卢太公的帮助下得以过活,而刘太公也视卢太公为大哥,二人亲如手足。

卢太公的儿子叫卢绾,和刘邦同一天出生,二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好的不得了,卢家对刘邦十分照顾,刘邦造反卢家曾暗中相助。日后刘邦投桃报李,封异姓王的时候,连续耍了好多心眼,花了很大的力气力排众议,把功劳其实不大的卢绾加了进去,成了燕王。

对于手下一直都留心防备的刘邦,对卢绾却一直是绝对的信任,战争时期卢绾是唯一一个可以随意出入刘邦大帐的人,连萧何曹参这样跟了刘邦的一辈子的大功臣都没有这个待遇。

这些史实结合前面史书中描写的刘邦神奇的出生,便让野史上多了一种很具想象力的说法:

刘邦是卢太公和刘太公老婆的私生子!

刘太公的老婆那天为什么会在雷雨之天去了河边呢?其实是去和卢太公偷情的。二人都是有家室的人,村子里的地方又不大,要偷情什么地方最合适?当然是河边!草木繁盛,地点隐蔽,事后又容易处理。

不知道是刘太公起了疑心,还是看见打雷下雨有些担心自己的老婆,便找到了河边,本来是捉奸在床的节奏,谁料刘太公竟意外的发现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卢大哥。刘太公骑虎难下了,虽说卢太公“朋友妻,不客气”的做法实在是不够意思,但自己却不能跟他翻脸。

这倒不是说刘太公有多义气,具有什么“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之类的诡异品德,而是他们一家在这块儿地面上全靠卢家撑腰才混的下去,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刘太公只能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汉时期风气开放,和宋朝之后的封建王朝不同,男女之间私通的现象较多,道德上的谴责远不如宋之后强烈。整个汉代其实都是一个相对来说非常开放的朝代,在武帝罢黜百家之前,更是如此。即便儒家学说在汉代取得统治地位之后,当时的风气其实也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循规蹈矩、诸多礼教大防什么的。

西汉甚至出了很多有名的私生子,历代名将的楷模卫青霍去病二人便都是母亲和外人私通后生下的。

刘太公默许了卢大哥和自己老婆的奸情后独自回家,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还想出了一系列的托词。那就是:我到了河边,发现只有我老婆一个人睡在那儿,却有一条龙盘在她身上!

这下刘太公的老婆变成和传说中的龙偷情了,龙给的绿帽子那也是有灵气的,不但得罪不得、非戴不可,还得供起来大肆宣扬。

从这一点上看,不管刘邦是不是刘太公亲生,他们父子俩这个脸皮厚的劲儿还真是一脉相承,家学渊源。

顶着龙的血脉而生的刘邦就这样来到了人世,只可惜刘太公后来似乎对这个真龙送来的儿子不是很感冒,十分的不喜欢,仿佛真不是自己亲生的一般,整天责备他既不如两个哥哥会种田可以养家糊口,也不如他的弟弟会读书有文化,整个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

“说我是混混,我就混给你看。”

仗着卢家对自己不错,经常接济自己(刘邦肯定以为因为自己和卢绾亲如手足,所以卢太公常接济自己,其实说不定他和卢绾真的就是手足……),刘邦和卢绾整天在乡里面调戏妇女,游手好闲,喝了别人的酒也常常不给钱。

当时沛县有两个卖酒的女子武负和王媪经常给刘邦赊酒,而年终的时候也不要账,还自己把那些抵押都给毁了,心甘情愿的让刘邦赖账。

关于这件事,史书上说这两个女子因为经常看到刘邦喝醉以后显现出真龙的异状,所以自愿毁了抵押。但其实,我更愿意相信这两个女子根本就是刘邦的姘头,被刘邦花言巧语哄的不愿收钱而已。

刘邦这样一混就混到了四十岁,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没有老婆,但因为个人生活极其不检点,所以已经有了一个不小的私生子刘肥。

不会种田不会读书的刘邦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交友广泛,在沛县一带结识了不少朋友,BR县衙的文吏萧何、县衙的狱吏曹参、屠夫樊哙还有葬礼上给人吹笛子的周勃等等,在朋友的帮助下刘邦混上了一个小官,成为了沛县的泗水亭亭长,算是秦朝最底层的一名国家公务员。

而在那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以后的天下会因为这样一个人而改变。

一般来说,开国君王总应该是形象高大、英明神武的形象。他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们身经百战、开疆扩土。

然而历史却不乏例外,或许说,其实例外过于多了。

无论是李渊之于唐,还是刘邦之于汉,其形象只怕说不上高大。李渊倒还有解释,我们可以说真正打下江山的是李世民。那刘邦呢?一个一无是处的无赖是如何成就400年强汉的呢?

刘邦最初不叫刘邦而叫刘季。说实话,“季”字也不能叫什么名字,古时候乡下人一般都不取名,因为没什么用,没那么多人认识字,所以经常按着排行随便叫叫。排行一般以“伯仲叔季”来排,老大叫“伯”,老二叫“仲”,其他中间的都叫“叔”,最小的叫“季”。

刘邦在家里是老三,而且在他之下还有个弟弟,理论上来说他应该用“叔”字,但却用了“季”,颇为奇怪,而他的弟弟甚至没有叫排行,而是有了正儿八经的名字“交”。

具体的原因无从得知,算是个谜吧。

和项羽一样,刘邦也曾经见过秦始皇的威严,他在年轻的时候去咸阳服役,看了秦始皇的气势之后感叹:“大丈夫当如此。”可见,虽然他一无所有,虽然他在社会的最底层,但也和陈王一样,胸中怀有“鸿鹄之志”,是想干一番大事业的,只不过还在一直等待。

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刘邦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异象以外,一无是处,直到她突然有了老婆。

刘邦娶老婆的过程非常有意思,他和后来大名鼎鼎的吕后的相遇和结合,颇有一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感觉。

吕后的名字叫吕雉,其父亲吕公本是单父人,单父就是现在的山东菏泽单县,《天龙八部》里那个被人烧了全家的铁面判官单正的家乡。刘邦一直是在沛县混,位于现在的江苏徐州地界。单父和沛县两地大概相距100公里,以古代的交通水平来说,有些距离,二人不是千里来相会,至少也是百里来相会了。

吕公得罪了仇家,带着一家老小从单父逃出来避难,因为和当时沛县的县令相熟,所以落脚到了沛县。吕家非常富有,估计以前在单父也是一霸,有些小名气,吕公来到沛县之后,县里的豪杰们都纷纷去拜访他。

拜访自然要送钱,送的人多了,吕公也是应付不过来,就开始给前来拜访的客人们分了个三六九等。当时帮吕公分流这些客人的,是沛县县衙的文吏萧何,应该是县令专门派去帮忙的。

萧何干活非常干练,废话不多,立马就立下一条“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的规矩。在当时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秦朝这种国富民穷的时代,老百姓能留在手上的钱很少。所以,能坐到吕公堂上的人,没有几个。

可刘邦硬是进去了,而且还坐在了上座。

原文是这样写的“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

这段话的大意是“刘邦做亭长期间和各种官吏混的都好,于是让看门的官吏写下‘刘邦敬贺一万钱’,实际上一点儿钱都没有献”,短短文字里,我们已经看到刘邦的能力。

亭在秦汉时期是一个和乡平行的行政划分,都是直接归县衙管,乡负责民政,而亭负责缉拿强盗、押送征夫还有迎来送往官员等。

既然要接待往来官员,亭长手上肯定是有分配一部分公款的权力,而刘邦就是利用这些公款在沛县广交好友,以至于整个沛县上上下下都和他混的很熟,熟到县衙的官吏们都愿意为他开后门。

萧何怎么说也算个县长秘书了,他对刘邦如此看重,刘邦必定是有过人之处。

好戏还没有结束,一般人去吃白饭必定是非常低调,生怕被人发现,可是刘邦进了吕公的宴席,不但没有丝毫顾忌,反而格外放的开。他嬉笑打骂,完全没有把在场的那些大人物们当外人,其大气磅礴的性格,一时尽显无疑。

刘邦如此不凡的举动引起了吕公的注意,吕公倒也是个奇人,知道刘邦其实没有献钱的真相之后不怒反喜,认定了刘邦绝非凡人,大为赞叹,直接提出要把女儿吕雉嫁给他。

传说中吕公能有此举动是因为善于看人的面相,看出了刘邦日后的大富大贵,这些估计是鬼扯。我更愿意相信,吕公是觉得刘邦这种“放得开混得开”的性格和能力在乱世比那些循规蹈矩的人更立得住脚。

当然,据说刘邦长的是有一点儿与常人不同,“隆准而龙颜”,而且左边大腿上还有七十二颗黑痣。

吕公的老婆对此还不甚理解,认为吕公常说要将这个女儿嫁给贵人,沛县的县令都求之不得,却反而给了刘邦。

显然,吕公的眼光没有问题,刘邦和吕雉的结合也可谓是天造地设,两个同样心横手辣、同样工于算计的人走在了一起,“江湖上必定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刘邦比吕后要大将近二十岁,中年得妻更加是宠爱异常,没有几年的时间就生下了一子一女,儿子是后来的汉惠帝,而女儿是鲁元公主,他们的故事我们后面再说。

相传有一次刘邦外出,吕后与两个孩子留在家中,有一个老头儿路过讨碗水喝,看到吕后之后就说:“夫人是天下贵人。”吕后很高兴,又让他看自己两个孩子的面相,老头儿又说:“夫人的富贵都是因为这个男孩。”(就是汉惠帝。)

等到老头儿走后,刘邦回来了,吕后给刘邦讲了这件事情,刘邦又追出去找到了那个老头儿也给自己看看,老头儿看了刘邦之后,大惊道:“您的面相贵不可言!”

这当然八成是个刘邦登基之后编出来的故事了,不过也可以从侧面反映一下刘邦可能长的确实有些不同。

刘吕二人的好日子没有过多久,刘邦就赶上了风云际会的反秦浪潮,参与到轰轰烈烈的造反事业中去了,从此聚少离多,吕雉甚至做了好几年项王的阶下囚,等到二人再一次重逢时,刘邦已经是享有天下的皇帝,而吕雉也早已青春不再。

我们往往只看到了吕后晚年的狠毒手段和蛇蝎心肠,其实仔细体会一下,作为一个女人,她整个生命最美好的时间都因为刘邦消耗在了奔波和囚禁之中,她所忍受的苦难也确实惊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