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泽乡的队伍

  • 天汉八十年
  • 轩辕之秋
  • 4514字
  • 2014-02-20 14:21:13

第二年: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

在陈胜吴广带起的反秦波澜大浪下,群雄纷起。

一开始占据天下的各种割据势力大都源自陈王(为了表示对陈胜的尊重,后面我就称呼他为陈王了)的部队。陈王先后派出去为他攻城略地的部队有记载的大概七支:吴广,葛婴,武臣,周市,召平,宋留,邓宗,周文。

让我们一个一个说。

吴广此时还是陈王部队中绝对的二号人物,他率领起义军的主力部队西进伐秦,也遭遇了秦军此时在函谷关外的最强的抵抗,那就是三川守李由防守的荥阳洛阳一线。

李由是李斯的儿子,正所谓虎父无犬子,他是个能战的将领,吴广对其久攻不下,所以反而成了陈王派出去的部队中发展比较慢的,慢慢从主力打成了二流部队。其他几路由于对手太弱或者秦国太不得人心都迅速壮大,只有吴广在啃最硬的骨头,反而落在了后面。

葛婴为陈王打下了最初的地盘,占领了陈,后来又带兵到了东城。一开始,葛婴并不知道陈王想自立为王,以为他打着楚国的旗号是要寻找楚国王族的后人,于是在找到了一个楚王后人襄疆之后就立了襄疆为楚王。

其实立谁为王不都是个傀儡,葛婴的想法没有错,只是太不懂揣测主子的心理,而且胆子也太大,立楚王这种大事都不汇报一下就自己做主了。

也有可能是葛婴高估了陈王的智商,没想到陈王敢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自立为王,搞的他进退两难。最终,葛婴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杀了自己立的楚王襄疆,回到陈向陈王请罪。

只可惜愤怒的陈王根本没有理会葛婴的补救措施和认错请罪的态度,直接把他给杀了,大泽乡起义的元从功臣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三号人物)葛婴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短暂的辉煌。

武臣是陈王的故友。陈王听了张耳和陈馀的劝说,在西进的同时也向北派兵攻占赵地。于是封武臣为将军,以张耳陈馀为左右校尉,带三千人攻打赵地。

武臣从白马津渡过黄河,到了诸县,凭借着口才说服了当地豪杰追随,部队迅速从三千人扩大到数万,然后强攻猛打连续占领了赵国的十几座城池,被陈王封为武信君。

之后,范阳人蒯彻劝武臣说,赵地的官员都苦于秦朝的残酷统治,现在是迫于形势苦苦抵抗,如果要硬打的话他们会抱着必死的决心防守,但如果能够收降几个并且对归降的人非常好的话,他们一定会跟着纷纷投降的。

武臣听取了蒯彻的意见,用非常隆重的仪式接受了范阳令徐公的归降,并予以重利。之后,武臣大军所过不战而下的有三十几座城池,势力一下壮大了起来。

武臣其实只是楚汉时期的小人物,命不久矣,但蒯彻却是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人,我认为他可以和陈平、范增并列为当时的第一流谋臣(张良是超一流,无人可比),这个后面再说。

周市替陈王攻取的是七国时齐国的地盘,结果在齐国碰到了齐王室的后人田儋也起兵,两相交战之下周市兵败,只得退兵到了魏国的地面开始占山为王。

召平本来就是南方人,他的任务是替陈王向南发展,攻打广陵,也就是吴国地界。

宋留带着陈王的部队从南面西进,计划是先占南阳,然后从武关打入关中。

邓宗替陈王向南攻打九江郡,也就是现在的江西等员楚国的地区。

周文算是陈王手下将军中少有的正规军人出身,正儿八经曾经是项燕将军的手下。只不过他不是将军也不是校尉,而是军中专门负责算卦占卜吉凶的人。

周文在战国末年曾经给著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当过门客,学过些兵法,自以为就很厉害了,忽悠的陈王也相信了他,给了他一支部队。

周文部队一开始确实还挺顺利,估计也是吴广拖住了李由的秦军主力,竟没有什么阻碍就让他打到了函谷关。周文一路上收取慕名而来投奔的士兵,到了函谷关下的时候已经汇聚了数千乘战车,数十万部队。这种几何级数的发展速度倒也不是因为周文有多厉害,或者周文名望有多高,实在是秦的统治太不得人心了,大家都巴不得跟着一起造反。

几十万大军攻到了函谷关,赵高一直向秦二世欺瞒的太平盛世终于瞒不住了,秦二世大惊之下问群臣解决的办法。

此时秦朝的名将已经尽数被秦二世和赵高杀光,唯一可战的李由也和吴广纠结在了一起无法脱身,秦朝一时陷入了无人能战的状态。幸好最后少府章邯挺身而出主动请缨,他对秦二世说:“现在贼军来的太急,征发附近郡县的兵已经来不及了,在骊山服役的苦工甚多,请陛下赦免他们给我当士兵,让我来平乱。”

少府是个什么官职?在秦汉的官制“三公九卿制”之中,这是九卿的一员,算是国家的高级官员。只是,少府并不是九卿中的武职,而是属于两个管财政的官员之一:大司农是负责收田税给国家,而少府负责收山河湖泽的费用给皇室,相当于皇家的御用财政大臣。

让一个财政官员带兵打仗,可见当时秦朝已经人才匮乏到了什么地步。当然,估计不少武官此时也已经丧失了出战的勇气,只有章邯还愿意为大秦的江山奋力一战。

虽然章邯是个财政官员,但确实打仗也不虚,一鼓作气之下居然真的靠这支由奴隶、苦力还有少量正规部队所组成的杂牌军打的周文几十万人大败而逃。其实章邯的部队杂,只怕周文的部队更杂,半斤八两的程度估计还不如章邯。大家想想,一个短短数月从四面八方凑起来的几十万军队,除了人多以外,能有什么真正的战斗力,别说训练了,估计到底有多少人都还没来得及登记清楚。更何况,章邯的秦军至少还有不少库存的精锐武器装备,而周文手下可能有不少人拿的都是木刀木枪或者锅碗瓢盆。(天下的兵器都被秦始皇收起来做金属人了,流落在民间的并不多。)

你想想:一个财政官员,一个算卦的,互相拿着几十万杂牌军队拼命,一方拥有精锐的武器装备,另外一方却都是废铜烂铁甚至木头,谁胜谁负,不是很明显了吗?

当然,在这里头我们也不能太无视章邯的个人能力,从他后来的杀了项梁的战果来看,还是很厉害的。此时,章邯大胜之后穷追到底,几个月的时间打的周文逃无可逃,最后拔剑自刎。

周文之后下一个是谁呢?章邯的大军开出函谷,将屠刀伸向陈王。

陈王作为反秦的先驱,是类似于民主革命时期孙中山先生式的人物,为什么在掀起反秦大浪之后又迅速败亡了呢?我想除了大势以外,他的性格也是主要的推动因素。

仔细分析一下陈王的性格:他的优点自不必说,敢想敢干敢于承担责任,也很聪明有想法,是一个具有开创精神的英雄式人物。陈王勇敢无畏、心比天高的特点和项羽有些相似,他们一个能在当奴隶的时候就有鸿鹄之志,另一个在看到秦始皇的气派时就敢想取而代之。

二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陈王更加擅长政治大局的把握,这点从他冒充扶苏项燕的旗号、而且让部下采取病毒式的扩张可以看出来;而项羽更加擅长征战和勇力,是所有人都敬畏的英雄,除了最后一战,他几乎是不败之身。

二人的缺点也很相似,有两点:第一、容易自大放松警惕;第二、不会笼络人心,而这些恰恰是刘邦最擅长的。

为什么说陈王有这两点缺点呢?

如今秦朝还没有灭亡,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还坐拥关中,依仗着坚城函谷关。陈王在面对这样局面且众多势力林立的情况下,居然开始自大自傲了,居然开始以为天下大势已定了,实在太不低调,殊不知“骄兵必败”。

刘邦可是奋斗一生直到死都没有松一口气的,即便是在他享有天下扫平六合之后。(当然,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刘邦的彭城大败和平城大败也都和他一时自大放松有关,只不过这些后果都不致命而已。)

其实自大还好,陈王更大的问题是不会笼络人心,这点我们有三个证据:

第一,《史记》里记载,起初在大泽乡起义的时候,“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所以说,那九百人愿意跟着两个人造反和吴广有着很大关系,而吴广一力挺陈王为老大,所以大家也就跟从了。至于吴广为什么挺陈王而不自己带头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是真的服陈王,也有可能是不愿意做老大当出头鸟。

陈王在笼络人心方面估计一直靠的是吴广这个搭档。吴广也挺悲剧的,不做老大永远不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后来也身遭惨死,这是后话,后面再说。(我发现《史记》、《汉书》、《资治通鉴》各自的记载有些出入,《资治通鉴》没有提“素爱人”这件事,而《汉书》里说“胜、广素爱人”,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先采用《史记》的说法吧。)

第二,陈王有个挺有名的小故事,那就是在他发迹之前,曾经给别人做苦力耕田,他对身边一起做苦力的朋友们说:“苟富贵,勿相忘”,就是“如果我们有人富贵了,不要忘了大家”。当时周围的人都在笑他做梦,奴隶的身份怎么可能富贵,于是陈王感慨:“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其实故事没有到此为止。没错,在陈王的努力之下,他确实是成为了鸿鹄腾飞于蓝天之上,而且大富大贵了。可他却忘了自己说的那句“苟富贵,勿相忘”,再也看不上穷困时的朋友和老乡了。

陈王还真有那么一个愣头青哥们,牢牢记住了当年那句“苟富贵,勿相忘”,在陈王自立为王之后去找陈王,而且还大喇喇的直接找到了王宫,对周围的守卫说:“吾欲见涉。”

这里解释一下,陈王姓陈,名涉,字胜。我们一般叫陈胜其实是在称呼他的字,是比较礼貌客气的叫法,就像项王姓项,名籍,字羽,而我们一般都叫项羽一样。

古时候直呼别人的名是非常不礼貌的,只有长辈和上级才可以这么干,平辈之间都是叫字的。而这个哥们全然不顾陈王现在已经发达了,对着侍卫直接叫“陈涉”,确实是脑子有点儿不清楚。

侍卫怎么可能随便放这种人进去,也是恰好陈王自己经过门口,看到了故友才把他领了进来。

这哥们还不知天高地厚,入宫之后扯着陈王就是一顿侃,还把他当成当初那个和自己一起种地的奴隶呢,一点儿也不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很多话已经不能再在陈王面前说了。估计也是这哥们说的太没有顾虑,得罪了陈王周围的人,有人就劝陈王:“这个人愚昧无知,在此妄言,轻了大王的威严。”陈王也正看他不爽呢,于是一怒之下就把这个老乡给杀了。

这哥们确实是不懂人情世故,陈王有些生气也是正常的,可居然为此就把杀了,这都不是“勿相忘”的问题了,而是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还要赶尽杀绝,做的有点儿过分。

陈王的这一做法凉了众多故人的心,很多人纷纷离开了他,一时之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的和他亲近。成了王以后,他真正变成了孤家寡人。

还有个例子,陈王妻子的父亲和哥哥本来想投靠陈王,结果陈王对待他们就好像对待一般的宾客一样,没有非常看得起他们的意思,于是他妻子的父亲大怒,说:“仗着自己现在强就连长辈都不尊敬了,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发展长久。”于是不辞而别离开了陈王。

诸多的故事告诉我们,陈王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和韩信那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优秀品质相比,确实显得有点儿差劲,被身边的人抛弃也是正常。

第三,前文说过葛婴的事情了。作为一开始大泽乡起义的三号人物,葛婴为陈王立下了大功,他虽然犯错立了别人为楚王,但是听说陈王自立后马上就把自己立的楚王杀了,以示对陈王的忠心。可陈王没有分毫考虑到他之前的功绩和忠心,还是执意把他杀了。

据说类似的事件还有不少,为陈王代表出去打仗的将军回来以后很少有好下场的,这让不少在外带兵的将士心寒。当时,陈王手下的两个负责监察的官员徇私枉法,他们羡慕诸将出去攻城略地拿好处,所以等诸将回来以后就百般刁难,如果有谁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就直接治罪。这一切都是瞒着陈王做的,此二人也让陈王失去了很多人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