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项王的陨落

  • 天汉八十年
  • 轩辕之秋
  • 4081字
  • 2014-03-15 11:36:18

第九年: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

韩信虽然没有听蒯彻的话独立,但功劳如此大的他终究还是有些不能够在满足于只当一个将军了。于是韩信写信给刘邦说,齐国这个地方民风剽悍(这个倒是真的),自己一个将军的身份压不住他们,希望刘邦都能够封他为齐假王(大概可以理解为代理齐王),让他名正言顺的治理这些百姓。

韩信当初是刘邦一力捧出来的,现在居然开始要挟自己,想要称王?刘邦当时就大怒,想喝斥那个使者,可一旁的张良马上劝住,他把类似于蒯彻的那番分析说给了刘邦听。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张良也看出来了,现在楚汉焦灼,韩信是决定胜负的力量,一定要全力拉拢,满足他的要求。明白了其中关节的刘邦马上变脸,对韩信的使者说:“什么假王?要做王就要做真的!”当然说是这么说,他也一直拖着没有兑现。

项王和刘邦在广武相持了好几个月,他逼刘邦投降,否则就烹了他的父亲。刘邦也是无赖的够意思,回复项王说:“当初我们曾经约为兄弟,我的父亲便是你项王的父亲,如果你真的要烹了自己的父亲,别忘了分我一杯羹。”

就是面对这样一个无赖,英雄无敌的项王没有丝毫办法,一怒之下就想杀了刘邦的父亲和妻子,这时候那个二五仔项伯又出来帮刘邦,说:“天下事不可预料,有志于争夺天下的人不会在乎自己家人的,杀了刘太公也没什么好处,徒增祸患罢了。“

其实二五仔这个话说的也还是有道理的,为了天下,刘邦真的不会在乎自己家人如何,否则这几年也不会和项王这么玩命的打仗了。如果他会收到家人的要挟,早就处处掣肘了。

项王对刘邦说:“天下汹汹闹了这么多年,都是因为我们俩。我们来单挑解决问题吧,不要再为难百姓了。”刘邦笑着说:“我只智取,不力斗。”项王连续三次让楚军的战士出去挑战,每次都被汉军中善于射箭的娄烦给射杀。项王勃然大怒,亲自披甲上阵,娄烦又想射项王,项王冲着他瞪眼大喊,娄烦双眼都不敢直视项王,双手也不敢射箭,马上跑了进去,不再露面。

传说中项王是“重瞳子”,就是说眼睛里有两个瞳孔,和大舜帝一样,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估计两个瞳孔这种诡异的东西还是不太可能出现,很可能是怕他的人谣传出来的,但项王肯定看起来非常可怕,尤其是眼睛,否则也不可能让人看都不敢看他。

当时项王就想和刘邦单挑,但刘邦非但不和他打,还列出了项王的十大罪状:

“一、背约封我在蜀地;二、杀卿子冠军宋义;三、救完赵不回报楚怀王,而是劫持诸侯一起入关;四、烧秦国宫殿,收起财宝;五、杀已经投降的秦王子婴;六、坑杀二十多万秦兵;七、给自己的武将好地方做王,而赶走原来的诸侯;八、把义帝赶出彭城,还抢别人地盘;九、杀义帝;十、为政不平。”

刘邦准备的这些罪名当然有很多牵强的,项王当时就大怒,立刻搭弓射箭,一箭就朝刘邦射来。刘邦胸部受伤,却欺负项王太远看不清楚,摸着脚对项王说:“贼子射中了我的脚趾!”项王见没射上他要害,便也作罢。

刘邦受伤之后想卧床休息,可张良却一定要让刘邦强行起来去军中安定军心,不让楚军趁机进攻。刘邦因此伤势更重,就赶赴成皋养伤。

后来龙且大败的消息传来,项王派的说客武涉又失败,一时间局面陷入了很大的被动。

刚好刘邦军队损失也太多,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向项王要刘太公和吕雉,项王就趁势提出讲和,双方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汉占西而楚占东。

此时的刘邦短时间内无法取得正面的进展,便欣然同意了和谈的建议,通过这次和谈,他还可以接回了自己的父亲和妻小。

局势已经逼得好战且无敌的项王开始主动讲和,可见当时有多被动。

楚汉经过四年的拉锯终于有了个结果,这次讲和意义重大,甚至后来发明的中国象棋中间的河道也用“楚河汉界”来作为分界。

然而这次讲和也是短暂的,几乎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实现和谈,因为刘邦背约的速度实在可以用弹指一挥间来形容。

当项王已经彻底进入休战的状态,收拾部队准备回江东的时候,刘邦听取张良陈平等人的建议,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背约对项王进行了追击。

当然,以刘邦部队的战力,根本不可能对项王造成威胁。

刘邦的这次小人行径一开始也并没有那么顺利,约好的韩信和彭越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导致了战力低下的刘邦部队又被楚军打的大败。张良给刘邦分析,韩信彭越没有第一时间赶到是因为他们打下了地盘想封王,但是刘邦却一直没有动作,这是在间接的逼宫。韩信攻下齐地很久而且还向刘邦请示过,这不用说。魏豹死了以后,魏国一直是彭越做主,可彭越只是个魏国相的地位,还不名正言顺,他也希望封王。

和项王比,刘邦就是这一点儿好,永远都分得清轻重缓急,虽然他对韩信彭越的这种行为恨到骨子里,但还是马上封了韩信为齐王、封了彭越为梁王。

账以后还可以再慢慢算嘛,先满足了这帮孙子,灭了项王再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我一直觉得非常有问题。如果真的是君子,恐怕不会记仇记那么长时间,十年心中满是仇恨,那不是君子,是变态。

刘邦就是这种变态,所以韩信和彭越也就注定了以后的悲剧。

这次不但韩信和彭越的军队到了,九江王英布的部队也到了。另外,刘邦的亲戚荆王刘贾还策反了楚国的大司马周殷倒戈,一起围攻项王。

周殷的倒戈影响不小,他和龙且、钟离昧等人一样,是项王的肱骨之臣,大司马的职位在出国来说也是最高级的官员之一。

有时候僵持的局势就是如此,谁都不能退,一退就可能被追到死,项王就是吃了这个亏,被众人团团围在垓下。随何劝英布时说的情景真的出现了:如果汉胜楚,则所有诸侯都会对楚国落井下石,一起围攻项王。

很多人都以为,垓下之围的时候项王已经穷途末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且不说项王还有江东的根基,实在不行学个孙权固守江东绰绰有余,就论他当时被围的部队来说,也有个小十万人,如果真的有良策,以他的战斗力,拼死了往江东跑,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只可惜,项王某些时候真的太幼稚了,太容易被骗了。没了范增的他,心智居然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刘邦找了楚国投降的士兵在四周吹唱楚歌,他就能怀疑刘邦当时已经尽取楚地,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

很多人都觉得,“霸王别姬”非常壮烈非常凄美。其实我想说,这是项王最愚蠢的时刻。在虞姬自杀之后,他做了一个把自己逼上死路的决定:那就是仅带800骑出逃。

几万的部队啊,如此的军事天才项王没有说最后拼死一战,却仅带了800人逃跑,置大军于不顾,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也许是项王太过自信,认为以他的能力,800人足以突围。

也许当时本来他真的能突围,只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老天都不帮他而已。

出逃的项王在分岔路上被一个农夫骗了,走进了沼泽地,行动迟缓,最终被刘邦的大军追上。

800人出逃,此时已经只有28骑,项王奋起霸王最后的威武,指挥这28骑打了他这辈子最后一场仗,只损失了两个人而杀死了茫茫多的汉军,以一场胜利结束自己的生命,也算是对天下无敌的项王一个最大的安慰了。

只可惜当初和他一起渡江的八千江东子弟兵,如今全部都回不去了。

然而非常可笑的是,项王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复的在给他最后的这二十多个部下说,是天不佑他,非战之过。

这就是霸王啊,最后时刻还是要维护他那脆弱的骄傲,不肯低头,这也正是他可爱的地方。项王的失败真的非战之过,论打仗没人打得过他;但也不是天不佑他,而是他自己实在太单纯太没有政治头脑了。

韩信评价项王:“匹夫之勇,妇人之仁”,非常到位。项王在进行最后搏杀的时候,居然因为见到了一位当年的故人,就决定把擒杀自己的功劳给他而拔剑自刎。只可惜,他的尸首最终还是被一群争功的人分成了五块,那个故人不过是抢到其中之一而已。

项王绝对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可是又摆脱不了自己多疑的性格。多疑本是历代帝王的共性,这倒也没什么,可他偏偏又没有刘邦曹操朱元璋那种既怀疑别人又能够笼络住人心的能力。

或许是项王太真性情了吧。

然而,项王虽然是个真性情的汉子,但如果真统一了天下,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皇帝。他的性情过于残暴,打仗时候就经常屠城的他如果拥有了天下,百姓们很可能还会在另一个类似秦朝的时代下煎熬。从这一点来看,刘邦这个小人赢得了天下也还不错,毕竟他懂得与民休息,长治久安。

本来项王也是有机会跑回江东的,乌江亭长的小船说不定可以让他逃出生天,可是项王最终选择了悲壮的死去,和当初一起和他渡江的八千子弟一起死在江的这边。

历代文人们对此都很感兴趣,抒发了很多感慨。

李清照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杜牧说:“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王安石说:“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

这些大家们说的都很有道理,应该只是出发的角度不同,这和他们的时代背景有关:

时值南宋乱世,偏安朝廷受尽金国屈辱,李清照当然会更在意这种气节,与其渡过江东在屈辱中度日,不如一死来的雄壮。

晚唐的杜牧目睹了唐朝的没落,他急切的希望当时的朝廷能够暂忍屈辱,卷土重来,大败割据的藩镇。

只有王安石发出的言论颇让我有些意外,主张变法强兵的他,一直是和司马光苏轼等对立的主战派,居然也会有这种反战的言论,很好玩,具体原因没有研究过,不做过多评论。

曾经威震天下的项王为什么会败给刘邦这样一个小人?其中当然有很多原因,两千年来也总有人在不停地讨论。

我认为项王在政治大势上的判断失误是他失败的最大原因:只会打仗的他到了最后才派出武涉这样的说客,实在是太晚了,早一点儿用上这些招,说不定局面会好的多;刘邦派韩信平定北方,而项王却没有任何相应的措施,导致最后被围攻;项王不会拉拢人心,搞得众叛亲离等等。当然在这些问题上作为项王军队大脑的范增也有一定的责任。

相反,项王一直为人所诟病的“匹夫之勇,妇人之仁”我却觉得没有那么致命。首先,项王绝对是军事天才,他百战百胜,倒也没有真的只是匹夫之勇;其次,他有时为人残暴有时又很心软,也并不是纯粹的妇人之仁,只是性格太过犹豫而已。

残暴也好,心软也好,其实每个帝王都有残暴的一面也有心软的一面,关键还是看他们的政治心智如何调整在适当的时候释放这两面。刘邦释放的就比较好,而项王似乎释放的就有些颠倒。

另外,历史既有必然也有偶然,运气什么的自然也不能忽视,如果刘邦的几次惊险逃生中有一次出了问题,那说不定天下真的就是项王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