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分封的问题

  • 天汉八十年
  • 轩辕之秋
  • 3033字
  • 2014-03-07 13:29:51

第五年:汉高帝元年,公元前206年

和陈王一样,为了体现对项羽曾经功劳的尊敬,后文我们称呼项羽的时候都会客气一些,叫项王。

项王大封十八路诸侯,威风八面,可其实在分封的过程中犯了很多很多的错误,对后来楚汉之争形势影响很大,接下来详细的说一说。

第一个错误,对刘邦:

项王将刘邦封到蜀地,本是有意为难刘邦,将他赶到那偏僻之地,让他失去争霸天下的机会,可其实蜀地是一个极其富饶的地方,而且还易守难攻,反而成就了刘邦后来的霸业。

蜀地在秦统一之前其实是比较独立的,不在战国七雄的领地之内,和中土联系较少,所以那时的人们对蜀地的情况还不太清楚。秦国在统一六国之前先打下蜀地,从此才算慢慢让人们认识到这块地方的价值。

只可惜项羽分封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这一情况,所以犯下了大错,轻易把这块地方送给了刘邦。等到四百年后,诸葛亮和刘备隆中对的时候就可以看出,那时的人们已经对蜀地的价值非常认可了,不然也不会有“川中之地,天府之国,沃野千里,高祖因之以成天下”的说法。

其实如果项王当时只是把蜀地封给刘邦也就算了,毕竟那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地方,很难打出来,这也是三国时刘备为什么非赖着荆州不还给孙权的重要原因之一,光有蜀地只能防守,缺乏出头的平台和跳板。

张良非常有远见,分封之后重金贿赂了好友项伯(就是鸿门宴上那个二五仔),给项王说了好多好话,最后生生把汉中也要了过来给刘邦。

项王也是糊涂之至了,汉中这种军事要地怎能随便给刘邦?

关中之地本是堡垒一座,极难攻打,但如果占了汉中,一切就不同了,基本就是和后来诸葛亮打曹魏的形势一样,机会大增。不同的是,刘邦张良曹参这帮人不一定比诸葛亮差多少,而对面却绝对没有司马懿这样的人物,而且双方国力的对比也大大的不一样。

第二个错误,谁王关中:

项王在分封诸侯的时候,有一个书生曾经建议他把自己封在关中之地,那里是秦王朝发家的地方,“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引用一下班固《两都赋》里对长安的描述),可以说地形非常适合作为帝都。

只可惜关中再好,项王也不肯留在那儿,理由非常可笑:“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就是说他现在富贵了成功了,如果不回老家,那么就好像穿了好衣服在夜里行走,有谁能够知道呢。

于是项羽把自己的都城定在老家彭城,也就是现在的江苏徐州,在这么一个无险可守四面受敌的地方,等待他的只能是无尽的战争。

书生对项王非常失望,说了句“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意思就是“人们都说楚国人就是猴子带了帽子,看起来像人,其实不过是装样子罢了,虚有其表”。此人一句话就点出了项王空有一身万人敌的功夫和西楚霸王的身份、其实却还是目光短浅的小人物本质,非常有水平。

当然说出这种话,项王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就把这个书生给烹了。

项王自己不王关中也就算了,好歹派个合适的人到关中来对付刘邦啊,结果他选择了最不该选的人,项王把关中之地封给了以章邯为首的三位秦朝降将。

章邯本是能战之将,从他之前带领秦朝的残军屡败起义军主力就可以看出,可能项王选他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况且章邯三人本是秦人,对于这块地方也比较熟悉。

但项王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他忽略了战争中最重要的人心。

章邯等三人当初率领秦军最后的主力三十万部队和项羽僵持,后来选择了投降,而项羽在接受了他们三个人的同时,为了防止自己管不住降军,将之尽数活埋。

这三十万人可都是关中子弟,你让三个用活埋三十万关中子弟来换取自己王位的人去王关中,关中的百姓能服吗?这个王位他们坐的住吗?

第三个错误:驱除原主

前文提过,在对待齐国、赵国和燕国的态度上,项王都采取了同样的方式:重用跟随自己一起打钜鹿之战的将领,而把他们原来的君王给迁到了别的地方,人为的造成很多矛盾。

当然,有人说这是项羽有意而为之,他想借此机会来动摇各国的实力,让那些将军和原来的主子对着干,在互相内斗之中削弱实力,为项王以后的统一天下做准备。

可是,事情都是有两方面的,矛盾产生了,可项王这一下得罪的人有点儿多,很多人都把这仗算在了项王头上。尤其是那些六国后人的支持者和六国贵族的残存势力,比如张良。

第四个错误:漏封能人

项王不但封的不公,还漏封,漏了几个特别重要的人。

张耳和陈馀本是差不多的功劳,陈馀在劝降章邯的事情上贡献还颇多,可项羽只封了张耳为赵王,却根本没有给陈馀什么封赏,让陈馀非常不满。

齐国的田氏家族里,项王一共封了三个人,却没有田荣和田横兄弟的份儿,这是因为当年田荣忘恩负义,在项梁让他们出军的时候百般要挟最后还闹翻了,所以项王怀恨在心,要整治他们。

可是,田荣兄弟虽然道德品质一般,但确实能打仗,是齐国诸田里头最厉害的,项王没有想去拉拢他们,反而大大的惹怒了他们,他们俩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虽然以田荣和田横的本事也不可能真的打败项王,但是以他们闹腾的劲儿,也够项王折腾一阵了,而他们牵扯了项王的精力,其实就是间接给刘邦时间来发展。

最后还有一个关键的人没有封王,就是能战善战的彭越,这也是个很厉害的主。

项王分封完没多久,陈馀、田荣和彭越三个人就联合在一起闹了起来,用不同的方式对抗项王。,

田荣听说项王让田市迁到胶东,而让田都来做齐王,大怒之下立刻发兵,击败了田都,把他赶出了齐地。可田市却害怕了,不敢违逆项王的意思,偷偷的跑到了胶东。田荣一看,当年哥哥田儋是何等英雄,他的儿子田市却如此胆小,真是没用。田荣干脆直接带人追到胶东把田市给杀了,自己来当齐王。

杀了田市之后的田荣又联合彭越,合兵杀了项羽封的另一个齐地的王济北王田安。就这样,三个月的时间,田荣就把项王封的三个齐地的王全都收拾了,占有了全部齐国的地盘,自立为齐王。

项王派萧公角去攻打田荣,半路却被田荣的盟友彭越给截杀,打的大败,楚军只得暂时撤出齐地。

赵国那边,张耳刚回到赵国,在黄河边上打猎的陈馀就怒了,说:“我和张耳,功绩一样。项羽给张耳封王,却只封我侯,不公平!”于是他派人联系田荣,让田荣资助他兵马反项王,田荣一听非常高兴就派了一支兵马给陈馀,陈馀就用田荣这支兵马在赵国闹了起来。

陈馀确实厉害,又利用原来的威望发动三个县的兵,和自己合军一起围攻常山,张耳实在打不过只得放弃了王位和赵国去投奔了刘邦(后面要说,此时刘邦已经攻出了蜀汉,占有关中)。陈馀重新立了一个赵王,那个赵王投桃报李就封陈馀为代王,可是陈馀没有回代国,而是留下来成为了赵、代两国实际的控制者。

项王分封之后三个月,齐赵两个大国纷纷出事,实在是给他结结实实的一记耳光。

刘邦在分封之后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本来一开始他听说项王要给他封到蜀中,非常生气,差点儿就想直接和项王开打,后来好不容易被萧何和张良给劝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入蜀。

因为张良是韩国的后人,所以此时不能跟刘邦入蜀,必须跟着韩王韩成。但韩王韩成一直被项王扣在身边,不让他回国,所以张良也只能暂时跟着项王一起回楚国的都城彭城(就是现在的徐州)。

张良离开刘邦之前除了帮刘邦要到汉中地,还反复叮嘱刘邦要忍住,入蜀的时候得把栈道给烧了,以表示无意再染指中原,放松项王的警惕。

自古出入蜀都是走的栈道,十分险要,李白就有著名的《蜀道难》的诗篇,烧了栈道基本上一年内是修不好的,所以项王真的被这一手给骗了,以为刘邦暂时没什么威胁,就先集中精力去解决齐地田荣的问题。

其实刘邦虽然烧掉了栈道,但还是趁着项王和田荣纠缠的这段时间成功从蜀汉打了出来,因为他得到了恐怕是天下唯一一个可以和项王对阵的将军,韩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