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饕餮
  • 类神
  • 沁纸花青
  • 2409字
  • 2019-07-19 18:44:22

写在前面的话:故事的背景,是被我架空了的。最初的时间,是2013年,然而,你可将它当做是另一个世界。

因而书中使用的货币单位是“金元”,而非“人民币”,且币值偏大。所以在看到文中一些商品的价格时,请不要太过惊讶。

下面,请观赏正文。

============================================================

凌晨两点半,李真是被饥饿感惊醒的。好像全身每一颗细胞都在无声呐喊、伸出看不见的手来,急切地想要攫取些什么。

然而胃里是暖融融的。他很清楚地记得,两点钟上床睡觉之前,吃掉了母亲留给他的一块鸡蛋三明治,喝了一杯热牛奶。盛着那块三明治的小盘子还放在床边的暖气片上,盘底有余温,提醒他一切并非仅是幻觉。

算了,不去想那些。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过了十七岁生日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几乎每晚都要被这种蛮横的饥饿感折磨。并非从胃里传出来的感觉,而是从身体当中——这有些难以理解,然而事实如此。

他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趿拉上床边的拖鞋,打开门去厨房找吃的。

另一间卧室里传来母亲带着睡意的声音:“看书别看得太晚啊——”

“嗯。”他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看到自己的面孔在走廊的镜子里一闪而过。昏暗的灯光下,就好像一只食尸鬼。

冰箱门被打开了,冷气化作白雾扑面而来。他找了找,拿出半根火腿肠来,蹲在地上大口地吃了。嚼得太快以至于脸颊生疼,然而他只想着快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落到胃里。

好饿啊……

有一个声音在身体里无声呐喊。

胃里终于更充实了一些。然而……还是饿啊!

想要吃啊!

吃!

李真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被塞进了一个枕头,浑浑噩噩,就好像通宵背书之后的感觉。但身体确实清醒的,仿佛每一颗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在催促着他:吃掉,全部吃掉!找到,吃掉!

他晃了晃脑袋,又拉开冷冻室的门。更加浓重的寒意冲了出来,冰得他膝盖有些疼。然后他抽出了一个屉子。

里面有……冻着的生肉。

鲜红的肌肉纤维,用白色的脂肪镶着边儿,裹在透明的塑料袋里,在白色的冷气中若隐若现。

真吸引人。那呼喊忽然变得强烈起来。

就是它!

李真又晃了晃脑袋,试图抵抗身体里的那些声音。然而……双手却伸出去,抓起那塑料袋、打开,送到嘴边。

喀嚓。

“哎!”这一下他彻底清醒过来了。冷冻肉的硬度和低温使他的牙齿尝到了苦头,咬合肌的强大力量令两排雪白的牙在滑过肉块表面之后狠狠地撞在一起,又酸又麻又痛的感觉像是给他打了一支兴奋剂。

他忽然看到了自己映在冰箱内灯上的样子,又看到了手里正捧着的东西,心里没来由地一惊,猛地站了起来,连着退后了好几步,只觉得双手在发抖。

这是第几次了?他大口喘着气,就像是刚刚跑完了十个“一千米”,这是第几次了??

母亲在卧室里听到厨房的声音,又喊他:“李真,你找什么呢?吃的在冰箱里。”

“嗯……哦,好了,我吃完了,我去睡觉了!”他连忙回答,然后一把推上冰箱的门,逃回了房间里。随着他彻底清醒过来,那奇特的饥饿感也不翼而飞了。像是身体里所有的细胞又重新被大脑接管,规矩地不再多嘴。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是病了吗?他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问自己。随后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一位小姐将书生藏在自己游船的床下,每天要双份的吃食,养活两个人。她的父亲请来郎中,郎中说,这小姐可能是得了一种怪病——消食症。

我也是得了这个病么?可是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啊……

他这样担心着。然后就在忧虑中再次入睡了。

饥饿感再次袭来。然而这一次,也许他实在太累,一直没有醒来,只沉浸在一个又一个噩梦里。

早上五点半。

又醒过来了。这一次不是被饥饿感吵醒,也不是被闹钟吵醒,而是……被胳膊上的痛楚弄醒的。痛感来自深处,似乎发自骨髓,牵牵绊绊、盈盈绕绕,并不强烈,却实在让人心烦。

这感觉倒是熟悉。从小到大,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会这样痛一阵子。他不是没有查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得出的结论仅是正常的“神经痛”而已,于是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然而随着这段时间那种奇特饥饿感的出现,这种痛楚也变成常客了。

既然已经是这个时间了,索性起床。反正闹钟也会在五点四十的时候响起来。

厨房已经传来母亲弄早饭的声音,李真在床上披着被子坐了一会儿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穿衣洗漱、吃早饭。

临出门的时候,母亲看着他的脸色,想了想,然后才说:“最近压力别太大,离高考还有半年呢。考不好……”她说到这里停了下,觉得这样说会刺激到儿子的情绪,于是改口:“我和你爸早跟你说了,只要你努力了就行。”

李真“嗯”了一声,推门出了屋。一股寒气迎面扑来。

他知道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

连着两次月考,他的成绩一路下滑,离原本预期的目标越来越远。倒不是他因为别的事情分了心,也不是考前压力,而是最近的注意力实在集中不起来。脑袋里像是被塞进了什么东西,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浑浑噩噩,就好像提前得了老年痴呆症。

北方的城市春天来得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天还没亮。道路两旁的路灯发出昏黄色的光,寒风吹得枯树枝哗哗作响。他骑着自行车,在几乎没人的街道上飞驰。

野猫和野狗缩在阴影里,在他经过的时候飞快地逃开,然后各自寻找食物。

真奇怪……李真的脸缩在厚厚的帽子里,鼻孔呼出白气来,想道:我怎么忽然想要养一条狗了。

刚才看到那些野猫野狗的时候,心里的确生出了强烈的占有欲。莫名地就觉得它们很可爱,简直想要抱在怀里,用脸狠狠地蹭一蹭,恨不得……

恨不得……吃下去。

啊!这个念头一跳出来,李真心里一惊——怎么又是这种想法?怎么又想到了吃?还是吃那种活生生的东西?!

随后便听到一声刺耳的长鸣——“滴——”

重新恢复清醒之后便感到一阵劲风从侧面扑来。自行车像是忽然挣脱了地心引力的束缚,朝半空中飘飞,整个人腾云驾雾,在下一刻承受到猛烈的撞击……

一阵劲风啊,这是遇到武林高手了么?

这竟然是他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