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风声鹤唳

  • 最终原形
  • 雨水
  • 3214字
  • 2013-01-06 12:23:36

杀人会内疚和惊恐吗?

这个问题,只会出现在普通人的身上。王学山这种杀人机器,从来都不会有内疚和惊恐的感觉,有的只是达到目的时的不择手段,对于像豪哥这样的人,只能说是社会上的败类人渣。

豪哥他们罪不该死,按照当时的法律,顶天也就是判个几年就会放出来。

但王学山的眼中,永远只有死人和活人。如果不是身为人类的一丝良知,为了原形基因的进化晋升,王学山介意拿普通人开刀,吸收吞噬掉他们。正是这一丝良知,王学山才将目标定格在这一些犯罪份子的身上。

相比起普通人来,吸收吞噬掉这些犯罪份子,王学山的内心压力会低上许多。

至于王学山是否拥有审判他人性命的权利,身为杀人机器,从小就被培养灌输了满脑子杀杀杀的王学山来说,法律在他的眼中,是很可笑的东西,只要实力足够强大,你完全可以贱踏法律。

训练基地里,黑人教官曾经说过,法律只是强者们订下来的规则,并不合适强者们身上。

王学山是不是强者,王学山自己不好下定义,毕竟这个强者可以是最强的战士,也可以是最强权势的人,这一类都可以归为强者。宙斯的存在,让王学山知道,就算自己真的获罪,只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贡献点,照样可以无罪释放。

当然,前提是国内的公安们,能够将王学山绳之以法。

身为兵王,每一步都会冷静地考虑清楚,王学山极少会犯下这一种错误。

一口气吸收了六人,王学山只是小心地尝试着。

从小巷里离开,王学山先是到旁边自己藏着的一个袋子取出来,然后换上带来的衣服。

吸收吞噬有一点让人讨厌,这就是每一次都会毁掉一条衣服。筋肉可以将血肉吸收干净,但破碎的衣服上,还是会染上不少的血迹,如果不换衣服的话,太过于引人注意。

黑暗中,王学山迅速地将衣服换上,将破碎的衣服装回到袋子里,然后出到街道上,伸手拦下一辆的士。

先是乘坐着的士出到郊外,将袋子里的衣服扔到垃圾桶里,再隐入到黑夜中,转过二条街道后,又是乘坐着的士离开,在城市中转了半个圈,这才是兜回到信阳路自己的家中。

回到家中,王学山洗了一个澡,这才是笔直地坐在床上。

身上的原形基因在获得了这些血肉后,变得无比的活跃,力量也随之变大。虽说没有想象中的增幅,可是吸收了6人,力量增加了1人的人力。

王学山没有异化前的力量,只有15人力左右。一但异化,会增幅十倍,达到150人力。而二进异化出铁拳,150人力又会增幅双倍,达到了300人力。

这么计算下来,铁拳的力量,达到了30吨,非常的恐怖。

看似力量只是增加了1人的人力,但这是原始增幅,让王学山的力量变成了16人力,按每个人的力量是100公斤计算,王学山的力量就达到了1600公斤,再,如此推算下去,王学山二进异化后的铁拳砸出去的最大力量,就达到了32吨,增加了2吨的杀伤力。

力量越到后面,每一吨的增幅,带来的效果,绝对不会是1+1这么简单。

正是感受到了这一种力量上的澎湃,王学山终于是寻找到了原形基因解锁的奥秘。只是不知道到底需要吸收多少人,到达多少的力量,才会解锁下一个能力?

对于原形基因,王学山知道的极少,但在注射的当初,就有一个预想,原形基因可以异化出来的能力到底有什么。

但预想终归是预想,像这神奇的吸收能力,并没有听提醒过,甚至的原形们并没有拥有。

目前的铁拳,已经达到了32吨,可是王学山还是不太满意,要巴格达的时候,他对付一辆装甲车时,击出了数十拳,才终于是摧毁了这一辆装甲车。在王学山的想象中,最好二三拳就可以将一辆装甲给摧毁,五拳内摧毁一辆坦克。

想要办到这一点,铁拳的力量,必需达到数百,甚至是上千吨以上。

“上千吨?”

按照现在的增幅方式,很简单就可以达到,只需要王学山没有异化时达到百人之力,就可以办到。

只是王学山还是苦笑,因为这一种方式的对象不是阿猫阿狗,而是人类。每吸收吞噬5人才有可能获得1人的力量,就意味着,王学山还需要吸食4、500人才有可能将力量增幅到百人。

在战场上,王学山杀死4、500人,眉头皱也不会皱一下,但在生活中,不是单纯地杀死,而是用最残忍的方式吸收吞噬掉。就是王学山这个战斗机器,内心也在挣扎。

也许被这个恐怖的数字给吓了一跳,王学山坐在床上,也感觉到细汗不断地冒出来。

……

经历了一夜的侦察破案,呈现在众多公安面前的,却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死亡的人,已经确认,正是混迹这一带的豪哥六人。

通过对血液还有残余碎肉的鉴定,完全确认这一点。让人想不明白的,还是这些残余的碎肉,有些是肌肉表层的肉碎,有一些则是内脏部位上的,就好像他们被什么重力的东西给绞碎。

但现场中,哪怕是四周,也没有寻找到多余的残肢之类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只剩下这么一点碎肉?

不过发现还是有的,在小巷的建筑物中,找到了一个个两指宽的凿洞,像是有什么东西攀爬在上面。从这些凿洞的痕迹上,不难确定出它与小巷所发生的命案,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些凿洞光滑没有裂痕,可以判断凿击的东西非常的锋利坚硬,而且力量巨大。”

这个判断是正确,但从事这么多年的侦破工作,周彦军却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工具,才会造成现在所看到的。水泥和砖石的墙壁,就算再锋利坚硬的东西,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凿击出如此光滑的凿洞来。

煎熬了一夜,但周彦军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你确认你隐约听到有人喊着恶魔魔鬼?”

这已经是周彦军第十一次询问着王法雄,而王法雄熬了一个晚上,早就困到不行,偏偏没有办法睡觉,他肯定地说道:“周队长,我已经说地十次了,真的听到他们是这么喊的,声音说不出来的恐惧和绝望。”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恶魔这一种生物?”周彦军动摇了,但唯物主义的他,最后却坚信犯罪份子肯定是利用什么东西,才造成现在的一切,他是在迷惑着自己这些人。

周彦军点燃了一支根,在现场苦苦地思索着。

这一带连一个摄像头也没有,询问了附近的居民,听到惨叫的人是有,但却没有人出来看一个究竟。这也意味着,根本没有看到小巷里所发生的一幕,这完全是一个迷一样的命案。

像这一种命案,自然是要封锁的,否则会引来居民们的恐慌。

一直折腾到中午,将小巷清理掉,针对小巷的封锁才解除。

此时王法雄他们几个已经是顶着一对熊猫眼,两眼无神,随时会睡过去的样子。

周彦军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一点了,这才是挥手让他们全都散了。不过周彦军还不能休息,他需要将报告送到局长的办公室中。一次六条人命,而且手法残忍,这是一起情节严重的命案,容不得马虎。

送完报告,周彦军才是吃了点东西,安排了一系列的工作内容后,才在公安局的休息里休息。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上七点,吃过同事送来的快餐,周彦军又是投入到工作中,他总感觉这一起命案不简单,带着太多的迷题,能够引起他强烈的工作欲望,要将这一个凶手给寻找出来。

结合现场,还有法医的鉴定,一些同事的推断,一个大概的云廊出现。

等工作到十一点的时候,周彦军这才打算回家。

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周彦军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紧,但还是接了过来:“喂,我是周彦军。”

电话的一头里,一个同事的惊恐的声音传了出来:“周队,万步区的9号街,快来。”

周彦军二话不说,直接扣了电话,然后就是冲出办公室。叫上司机小邓,向着万步区的9号街拉响着警笛在街道上疯狂地狂飚着。花了不到十分钟,赶到了现场。

五六辆警车已经提前一步到达了现场,周彦军在车一停,快速地打开车门,然后大步向着里面走去。

9号街是一条小巷一样的街道,现在已经被封锁。

周彦军走进来的时候,所看到的东西,完全是一样的,满地的血滩,还有血滩上的碎肉,大量被绞碎的衣服残渣。在小巷边的建筑物墙壁上,同样有着一个个被凿击出来的凿孔。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一次发现的血滩有11处之多。

这也意味着,至少有11人在今晚被人用相同的手法给杀死。

周彦军有一种预感,安扬市的黑夜,将会变得风声鹤唳,恐怖会席卷整个城市。

(真心求点票票,大家周末愉快!)(上面的力量计算有失误,现在已经修改,大家见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