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法奥港口

  • 最终原形
  • 雨水
  • 3145字
  • 2013-01-03 11:48:24

离开混乱中的巴格达并不困难,王学山开着皮卡,经过几个关卡的盘查,很容易就出了巴格达。

皮卡行驶在公路上,带起一股如同奔腾巨龙的尘土。

战事才刚刚平静不久,公路上的难民还是很多,对于他们来说,零星的枪声,都是致命的。从美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以来,死亡的平民数量不断地增加,只有像他们这种土生土长的人,才会知道战争的残酷,还有美英两国所打着的人道主义是什么。

在巴格达战斗最剧烈的时候,只要发现目标,就是一枚精致导弹进行毁灭性打击,造成的平民伤亡,难以估计。

王学山当然不会这么好心地载上他们一程,皮卡呼啸而上,向着巴士拉港口开去。巴格达距离巴士拉可不近,但已经是王学山想到最近的路线了,在巴士拉的法奥港口,有着大量的油轮。

离开巴格达数十公里后,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在行驶着。

所看到的地方全都是茫茫无际一样的黄沙,偶尔才会看到一二个绿洲,公路边上的树林并不多,有时候半小时也未必会碰上一样。沿路的村庄,当地的居民并没有因为战争而躲了起来,还是像平常一样劳作着。

王学山的车速不变,保持着均速80公里在公路上飞驰。

“原形基因的晋升,需要的就是吸收吞噬吗?”

开着车的王学山,他所想的就是这一个,抵达伊拉克,他一共吸收了三个人,一名士兵,一名上尉,一名上校。吸收完成后,王学山总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基因传来的热感,就好像摄入了大量的营养。

随之而来的反应,让王学山感应到自己的力量似乎有所增长。

这种力量的增长很微小,王学山却可以清楚地感应得到,并不是一种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感。

这个发现,让王学山似乎寻找到了原形基因晋升的秘密。

身为兵王,习惯了人的生死,生命的脆弱,对于残忍地吸收掉同类,王学山内心没有任何的负担感,生命在他看来,和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十五年来的残酷训练,生存的淘汰,早就教会了王学山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一但这个原形基因的晋升是依靠着吸收他人的精血来代价,王学山不介意像魔头一样。

……

花了一夜的时间,一连开了十三个小时的车,在清晨中,终于是抵达了法奥港口。

十三小时的劳累,王学山还感觉到很轻松,强悍的体质,远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从皮卡中下来,王学山提着两个箱子,先是找了一家餐馆,吃饱肚子,这才是向着码头走去。

法奥港口上处处都是美军的士兵在巡逻着,大量涌到这里的人将这里变得拥挤无比。

在法奥港口上的人,大多是一些在伊拉克工作的各国人员,虽说战事相对稳定,但他们还是响应国家的政策,撤离伊拉克。做为最后一批撤离伊拉克的人,他们所携带的东西很多,很多是公司的一些重要文件资料。

法奥港口同样是美军的一个重要的补给港口,大量的运输船进入到波斯湾,最终是抵达这里。

伊拉克的石油开采,从战争一开始,就因为美军的封锁而停止,大量的油轮停在码头上,一眼看去,处处都是它们巨大的身影。

王学山询问了一下,花了一些小费,很容易就从当地人的嘴巴里弄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在第12号码头上,王学山找到了一条六万吨级别的油轮,上面印着海安运输四个字,后面上还有着一个巨大27的编号。像这一种油轮,一般是意味着它属于某个海运公司。但事实上,王学山却知道,这是一艘私人的油轮,不过是挂靠在海安运输集团下而已。

这样的好处很多,是双赢性的。

油轮主会在每一次出航时,上交一定的税费,而且运送回来的原油,海运公司会拥有优先采购权。

对于私人老板来说,挂靠在一个海运公司下,可以省去无数烦杂的手续和一大堆的证件,这些玩意儿有时候没有关系单有钱,也没有办法弄到。只需要上交一些税费,绝对的划算,就是海运公司拥有优先采购权,更不成问题,原油运回来,就是为了卖的。

互利下,一些有强大关系的人,只需要注册一个空壳公司,就可以大捞钞票,一个个私人老板,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扑上来。巨大的利润空间,让原油海运人人相争。

伊拉克是中国最重要的原油进口国之一,往来的油轮也是各国最多的。

想要在法奥港口找一艘中国的油轮,实在是太简单了。

不过伊拉克战争的打响,让大量的私人老板损失惨重,毕竟很多人并非是自己的油轮,而是租来的,按每个月多少来计算租金。顺风顺水,一趟下来,就可以赚个几百万,从波斯湾回国,有大半个月就可以完成。

风险是有的,比如天灾人祸。

就像现在,伊拉克战争一打响,美军就切断了波斯湾的原油线,强制地截留了各国的油轮。从开始到现在,历经数个月的时间,对于租借的油轮主来说,连跳海而死的心都有了,几年赚的,都不够几个月赔个精光。

背地里,他们早就操光了美国佬的祖宗十八代。

挂靠海安海运集团的27号油轮前,数十个水手正在搬运着一些箱子,边上有一个脸色憔悴的中年男子正在大声地吼叫着:“全他.妈的动作快些,是不是娘们操得太多了,没有力气,要不要将你们全留在这该死的伊拉克?”

面对这中年男子的吼叫,水手们没有一个人敢吭上一声,全都是加快了动作。

老板正在气头上,谁敢去触摸他的霉头,就等着变成出气筒吧。

在法奥港口上一困就是六个半月,换了谁这一趟白跑不说,还要亏损几千万,倾家荡产,谁还会有好心情?这几个月来,老板过的日子,看看他憔悴的脸,就知道清楚。

现在好不容易美军的封锁解除,老板不是马上离港,而是发疯一样接取所有能接到的生意,他已经是铁了心只要油轮能装得下,就算是装满人回去,也再所不惜,他已经是去顾什么海运的法规了。

而现在,就是帮一家在伊拉克设有分公司的集团,将这些东西给运回到国内。

到了这里,王学山将蒙着的面巾除掉,露出了一张东方人的脸。

正在喝骂着的中年老板见到王学山时,只是扫了两眼,根本不用王学山开口,他已经是冲过来,说道:“是不是要回国?我这船中午就走,你只需要支付2000美金就可以。”

破产是肯定的,至少也趁着这一趟回去,能捞多少就是多少。

2000美金有些贵,平时的船票不过是几百美元。

见到王学山脸无表情的样子,中年老板急了,说道:“你可以到其他地方问问,我这里的价格是不是最便宜的,现在的行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片混乱,被放行的船只又少,价格自然就上来了。”

谁知道王学山仅仅是答道:“好。”

执行任务时的2万美金,王学山几乎没有动,从里面数了20张交给对方,中年老板手一挥:“你自己上船,会有人安排你住的房间。”收下钱,他不再理会王学山,而是在这人来人往的码头上搜寻着下一个目标。

还别说,华人在伊拉克的数量可不少,在王学山登船时,又被他拉到了几个人。

上到油轮上,有一个水手接待着王学山,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用普通话说道:“是到伊拉克来工作的吧?现在这个世道,可不好混,跟我来,我带你去房间。”

这是一艘油轮,并不是邮轮,读音是一样,但事实上却是天地之差别。

油轮除了甲板上层建筑物有房间外,甲板以下全是一个个油仓。所以油轮上能够提供的房间,只有水手们休息的房间了。抠门的老板,清出了所有水手们的房间,用于招揽生意。

水手们意见虽大,却只能私下抱怨,他们几个月的薪水,还捏在老板的手上呢。

房间很小,有着两排四个床位,除了卫生间外,就剩下两个小衣柜。

安排王学山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住着三个相貌普通的人,应该是在外派到伊拉克来的工作人员,他们见到王学山被带进来,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看了几眼王学山,又是继续闭上眼睛,趟在床上。

王学山将两个木箱放到床上,然后坐下。

带着王学山进来的这名水手见到气氛有些不好,摇头说道:“大家都是同一个国家来的,又是在这里混口饭吃,往大里说,都是老乡。好了,你们聊,我还要招待其他的登船的人。”

也许是水手的话起到了作用,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人从床上坐起来,说道:“我叫郭勇,搞电力基建的,苦活。”

“徐家强,中石油驻伊拉克分部的员工。”

“赵世铭,光伏维护员。”

王学山见到他们全都介绍了,只能说道:“王学山,前来伊拉克旅游的,想感受一下战火连天的气氛。”像王学山的名字,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在公安局里有着详细的档案。

(求点票票……外加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