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资料解封
  • 最终原形
  • 雨水
  • 3440字
  • 2012-12-23 23:01:21

大学路上满是商铺,学生们巨大的消费,充满的商机让这里变成了黄金地段。

找了一间咖啡屋,里面装饰很有浪漫气息,出入的学生中,几乎是成双成对的。王学山倒没有什么,可是许秋柔却脸色有些红晕,这咖啡屋的主题可是针对情侣。

要咖啡的时候,王学山还是要了一杯白开水,让服务员有些惊讶,进这里消费的学生当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要一杯白开水的人。

许秋柔就正常得多:“给我一杯咖啡,谢谢!”

等到服务员离开,许秋柔小声说道:“为什么不要一杯咖啡,这里就算你只要一杯白开水,收费也是按一杯最便宜的咖啡计算的。”

“咖啡有些喝不习惯,还是白开水好一些。”王学山回答道。

话题一到了这里,两人顿时奇怪地沉默下一来,相互间竟然找不到什么样的话题。毕竟两人可以说是陌生的男女,如果不是发生了一次偶遇性,两人的人生,未必会有什么样的纠葛。

许秋柔的性格是文静,却不是胆小,她也是第一次如此打量着一个男生。

王学山的相貌不能说是帅气,只能说是刚阳,黝黑的皮肤,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没有年轻人一样的青春气息,有的只是一种少见的沉稳冷静,偶尔间才会流露出来的一丝活力,和这一份沉稳冷静混合,产生的气质非常的特别。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男生。

具体哪儿不一样,许秋柔说不出来,却感觉得到。

王学山知道许秋柔在打量着自己,他平静地小口抿着水,脸上无波,事实上面对有着一丝神似爱丽丝的许秋柔,王学山的内心,可不会像表面这么平静。从小就没有正常接触过女生的他,在这种环境下,内心紧张无比。

给王学山的感觉,此刻反而是像自己的执行任务时,正潜在某个狙击点,等待着目标出现的刹那间。

也许是感觉到彼此的气氛有些古怪,许秋柔最先打破:“我爸爸想和你见个面,当面好好谢谢你。”

王学山放下手中的水杯,轻摇着头说道:“这个还是不需要了,如果人人救人,都是如此的话,这救人的出发点,就变了味道了。”

什么叫兵王,首要的就是心里无波。

对于他人的生命,王学山看得很淡,无论是谁,只要他不愿意,就算是一国元首在他面前,也和其他人一样的平等,一颗狙击子弹,会让他的脑袋变成破碎的西瓜。

对生命的漠视,王学山不是抱着某种目的去救的人。

“可是……”许秋柔不想放弃。

王学山摇着头,少有坚决,他说道:“和你见个面,不过是想让你放下心来,不需要再为我担心。”王学山见许秋柔的原因,就是想让这一个神似的女孩放下心来,好好地生活。

现在面也见了,而且这里的气氛不是王学生喜欢的。

站了起来,王学山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许秋柔有些发呆地望着王学山,她没有想到王学山面对自己,毫无其他同龄人急于接近的表现,就好像自己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吸引力一样。对于自己的美貌,许秋柔还是很自信的,只是她从来不以美貌表露出什么来而已。

见到王学山想要走,许秋柔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将带着的袋子递到王学山的面前:“这是一套衣服和鞋子,那天你为了我和力叔将衣服和鞋子都弄破了,这算是赔给你的,请一定要收下。”

王学山想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说道:“谢谢。”

人也见了,也算是让许秋柔放下心来,王学山没有什么好多留的,略一点头,就大步离开了咖啡屋。

许秋柔望着离开的王学山,内心有些复杂。

“也许我们的人生,将不会再产生任何的纠葛。”

……

离开大学路,王学山提着衣服上了公交车,还是坐到后排上,抱着袋子,平静着自己的心情。和许秋柔,就像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只会在交错的时候擦出一丝火花,然后一去不复返。

将袋子打开,里面是一条裤子,一条白色衬衫,还有一条皮带。

无论是裤子还是衬衫,摸到就能够感觉到指法上传来的丝滑质感,看了看牌子,王学山并不认识,却知道这一套衣服绝对不便宜。而鞋子是一双皮鞋,皮鞋内有着Berlut的字样,王学山一样对这个品牌没有什么印象。

王学山只是看了一眼,又是将袋子合上。

信阳路距离大学路有不少的距离,公交车不停地进站又离站,迎来送走一批又一批的乘客。

“信阳路正宁小区到了,请您带好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报站的声音响了起来,惊醒了正沉思着的王学山,他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几步就到了后门,在下了公交车后,却一直站在站台上。

公交车缓缓驶离,王学山的心情却很复杂。

望着站台不远处的正宁小区入口,不时有着车辆进入,行人更是多,看他们的神态,大多是这里的老住户。透过正宁小区的大门,可以看到里面的绿树成荫,每栋住宅楼与每栋住宅楼间,有着一些休息的石椅,更空阔的地方,则是一片片的园林式休闲场所。

在安扬市高速发展下,正宁小区是少有拥有比较复古园林的生活区之一。

王学山现在的脑袋有些乱,他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走进去,他身份证上的住址,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宙斯仿造出来的。如果住址是真实的,哪么里面是否生活着自己的家人?

一切,王学山真的不知道。

对于家人,王学山渴望,却害怕着。

孤儿身份的他,渴望着拥有亲人,同样也害怕他们不会与自己相认。二十余年前可以将自己抛弃,显然他们已经不想要自己这个儿子,现在还会相认吗?

王学山同样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恨他们,毕竟他们当初抛弃了自己。迷一样的17栋302房,让王学山的心提了起来。

小区的大门有着门卫,是一位老大爷,他正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巴巴地抽着烟斗,对于进出的人与车辆连一眼也不去。正多地,这里的门卫,只是一份福利而已。

进了小区,里面的住宅楼几乎是相同的,很难从建筑上区别。“大妈,请问17栋往哪儿?”

王学山直接问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她的神态让王学山知道,她绝对是正宁小区的住户,而且还是相当升的一段时间。兵王需要时时做出判断,像一个人的神态和举止,都是判断的一种信息来源。

“17栋啊?你一直往前走,在走过第六栋后,向右转第三栋就是了。”

得到大妈的指点,王学山很快就找到了17栋,它的位置很好,处于一处园林休闲地边上,四周全是木棉树,上面布满了荚果。九月份,正是荚果陆续成熟的时候,将会一直持续到十二月份。

望着眼前这一栋普通的住宅楼,王学山却止步没有办法前进。

良久,王学山才深吸了一口气,迈出步子,向着楼梯走去。几乎每迈一步,都显得沉重。楼梯有些阴暗,走在这里面,有一股冰凉感。三楼,王学山只是一分余钟,就步到了302房前。

302房,一扇老旧的防盗门,上面铁锈斑斑,一看就知道长期没有人开过门的原因。

王学山整个人处于一片混乱当中,仅仅从防盗门上判断,就可以知道自己期待和害怕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亲人,一样是孤独一人。

一股失落感涌上心头,让王学山呆呆地盯着防盗门,这种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Z1,欢迎你回家,钥匙位于防盗门顶的第三条细缝内。”

宙斯的声音响了起来,吓了王学山一跳,他走到防盗门上,在第三条细缝内果真找到两根钥匙。

从细缝中取出钥匙,王学山打开了这一扇防盗门,随着吱嚓的声音响起来,掉落了一堆的锈斑。又是用另外一根打开了防盗门后的木门,一股浓重的霉气扑面而来,让王学山眉头陡然一皱。

“这里就是我的家?”

这是一套三房两厅的标准房间,面积在一百二十余平左右,里面的家具,还保留着80年代的风格,客厅上放着的还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厚厚的灰尘,让王学山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连串的脚印。

在电视边上的两盘花盘,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护理,枯死在盘中。

浓浓的霉臭味,闻起来很闷。

王学山站在客厅上,眼光却最终被死死丁在客厅的墙壁上。

墙壁上,挂着一张全家福,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妇女前站着一个小男孩,只有二三岁左右,依稀间,还可以看到一丝王学山的样子,此时的他,正露出祝福的笑容。

“这个就是我,那么……”

王学山浑身激动起来,一身的肌肉在失控下,纷纷异化,手臂变粗了尽一倍,上面布满了细小的鳞片。粗壮的大腿,撑破了裤子,让王学山变高了近20公分,如同一个小巨人一般。

“他们会是我的父母亲吗?”

如果是,王学山还是第一次目睹自己父母的尊容。他走过去,将这一个全家福给取下来,用袖子将上面的一些灰尘擦去,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样。他丝毫不顾自己此时的异化,就这么盯着这一张全家福在看。

“Z1个人资料解封,文件传送开始,请确定接收。”

宙斯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让失神的王学山反应过来,毕竟兵王,经过最残酷的训练,适应力和情绪控制力,不是他人可以相比的,他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声音变得平静无波:“确定接收。”

脑袋微微一痛,产生了一阵波动,生物芯片开始接收来自宙斯传送的资料。

(本应该爆发一下的,奈何儿子周六日不用上幼儿园,我要尽量多倍他,我希望他能够走出自闭症,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另外,求一下推荐票,感谢大家的支持,本书因你们而精彩。)(刚更新的时候,排版出错,现已修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