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最强学历与最低工种

  • 最终原形
  • 雨水
  • 3499字
  • 2012-12-19 10:19:09

冰冷的训练基地,是无法体会得到都市里的繁华气息的。

一种截然不成的感官接触,让王学山有如陷入到梦境当中,几天之前,他甚至连一丝念头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自由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可以行走在普通人的中间。从进入训练基地开始,王学山以为这一辈子会呆在训练基地,直到战死在战场上。

战斗机器的含义,除了训练基地,就是战场,永远的两点一线。

人才市场不远,王学山到的时候,大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相同目的的人,正三五成群地聊着天,天南地北的人闻,还有攀爬着老乡的关系。更多的,还是围在一排公告栏上,上面张贴着一些企业的招聘信息。

一条巨大的横幅上,写着某某集团,某某公司将在某某时间点,在这里进行专场招聘。

王学山看了看日期,发现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了。

人才市场也是商业化的,没有将这横幅拆下来,就是想要告诉所有求职的人们,他们这里也是有好工作,有好企业到来招聘的。这类广告效果,确实是有的,这些龙头企业的震撼力,会让无数人飞蛾扑火地涌上来。

公告栏上,招聘的企业很多,工种更是数不过来。

王学山有些皱着眉头,他发现一件让他尴尬的事情,这就是他找遍了整个人才市场,最低要求的是普工,要求是初中以上学历。略高一些的,则是一些技术职位,最低要求是高中、中专以上学历。最普遍的学历要求,却是大专以上……

在人才市场里招聘的,大多是一些比较好的职位,像文秘等等,可是学历要求却很高。

论起学历,王学山从小就是流浪儿,然后被带到了训练基地,从六岁开始接受最残酷的训练,一直到现在,历经十五年,才终于成就Z级。他学到的东西很庞大,但却不是被外界所承认的,因为他并没有学历证明。

杀人是王学山最强的技能,其次就是语言。

看看这里的企业,做为内陆城市,安扬市的企业对翻译的需求极低,王学山看了一圈,根本没有出现需要到翻译的工作。

少数需要到很强的外语能力的,却是一些高深技术职业,需要看懂设计图纸等等。

9点……

人才市场里的企业招聘代表们,终于是到场,招聘的大门随之对外开放。在入口处,数以千计的人纷纷向着里面涌进去。办有会员卡的,出示会员卡,在上面次数里划了一下,就可以进去。而没有会员卡的,则是需要交30块的入场费。

王学山有些犹豫了,还是交了钱,随着人流挤了进去。

人头涌动的招聘展台,无数揣着个人资料的人将一份份简历给放到自己看上的展台上,但效果如何,谁也不知道。这个投简历,仅仅是一个开始,只要招聘方认为你的简历符合要求,才会通知面试,在过关后,才有可能获得这一份工作。

两手空空的王学山,望着一个个年轻人他们手中的简历,一个个的高学历,让王学山处于茫然中。

转了一圈,没有找到翻译的工作,王学山试着问了几个自己勉强有做的职位,但在学历这一关中,直接被人翻着白眼给扫了出去。04年,还是处于认学历不认能力的年代,管你多有能力,没有学历,也是白塔。

……

“宙斯,我需要中国的驾驶证、学历证明。”

从人才市场出来,王学山平静的心态,也有些波动,他总算是见识到了一些企业僵硬的管理机制,第一关必定是学历,然后才会谈论你的能力。在他们看来,只有高学历,才会有高能力,你再高的能力,没有学历证明,他们会认为是一种欺骗。

呆在人才市场不远的一条街道上,王学山见到街道边上很多人呆坐着,也跟着坐下。

“中国驾驶证细分为A、B、C、D、E、F、M、N、P级别,Z1,请确定你所申请的驾驶证级别。学历证明,以下是可以提供的学校,请选择。”

随着宙斯的声音响起来,先是驾驶证的资料一排地出现,呈现在王学山的眼孔上。这种细分,并没有什么好选的,像M、N、P三个级别对自己没有用处外,王学山只是扫了一眼,就选了A1,毕竟A1已经包括其他的级别。

但是提供的学校,王学山就有些犹豫了,上面罗列着的学校,无一不是世界级的学校。

像北大清华,在罗列出来的学校上,只是排到了末尾。

王学山考虑了一下,北大清华毕竟是国内的学校,谁知道宙斯提供的毕业证是不是写入档案的那一种?万一碰上从这些学校里出来的人,到时候人家都不知道有这一号人,到时候就难办了。

但国外的不同,根本没有这一个担心。

“选择UniversityofCambridge剑桥大学。”

“请选择院系!”

宙斯传输过来的,又是剑桥大学的院系细分,王学山当然不可能选择太过于专业,或者说自己不懂的专业,最合适的,就是英语系。以自己的英语能力,毫无破绽可言。

选择完毕,宙斯的合成声传来:“20贡献点扣除完毕,预计15个工作日内可以抵达,请注意查收。”

“宙斯,这些证件是否是写入个人档案的真实证件?”王学山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证件全为合法化,植入真实档案。”

有了宙斯这个回答,王学山总算是放心下来了。这个社会不是要求学历吗?自己给弄一个真正的高学历,还是海归派。对于其他人来说,弄一个很困难,特别是能够写入档案的。但是对于王学山来说,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唯一让王学山心痛的,就是20点贡献点,收费还是一如既往地昂贵。

退出眼孔显示的王学山,眉头还是有些拧成一块,证件抵达还需要15天,也就是说,15天内,是不用指望找到一份什么好的工作了。

直到现在,王学山才注意到,这一条街道边上坐着的人,在他们的前面,都是放着一块纸板,上面写着一些字。就算没有纸板的人,也在街道的路面上,用粉笔写着几个大字。

“水泥工,搬运工,钳工,电工……”

望着这些字,刚开始王学山还有些莫名其妙,他怎么见识到过这种情况?

一辆面包车停到了街道边上,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夹着黑色公文包的瘦高男子,穿着西装,头发上了一堆的油腊,在阳光下甚至反射着光。他的出现,王学山能够感应到这一排和自己一样坐着的人,全都是呼吸急促了一些,眼光带着期待地看着对方。

这瘦高男子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才走过来,看了看这里的人,用夹着烟的手点着:“你,还有你,你,你,对,说的就是你,工钱80包吃,是的上车。”

被他点到的人,没有犹豫地站了起来,然后脸上带着喜色地跟着对方上了面包车,又是一溜地开走了。

没有被点到的人,多少有些叹息,望着这离开的面包车,有着一丝的忌妒。

王学山迷惑:“难道这是一处露天的招聘地?”

还没有等王学山搞清状况,又是一辆私家车停了下来,在后面跟着一辆加长的微面。一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从私家车里下来,在这里的人当中看了看,在确定自己满意的人后,这才走过来,开始选人,只要被他一点到的人,不需要多说话,就站了起来。

“你,还有你。”

黝黑皮肤的王学山,结实的肌肉,配上他古板的脸,在这位中年男人看来,就是一位最好的苦力,肯定是闷头只知道干活的人。请人,谁不想请这样的人,没有怨言,不挑吃不挑住,给钱就拼命地给你干活。

王学山见到对方点到自己,有些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说道:“我?”

中年男人没好气地看了王学山一眼,说道:“对,就是你,看你的体格,工钱是100一天,包吃包住,一个星期左右可以完活。”没有再和王学山多说,又是走向另外的人,他要的人有些多,一口气点了十几个。

此时的王学山,没有其他人满心的欢喜,反而是反应不过来。

不过想到如今的处境,仅仅是一瞬间,王学山就想了许多。

身为一名原形,组织培养出来的最终战斗机器,目的绝对不是让自己这些人自由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正如在离开训练基地时一样,黑人教官所说的,当有任务时,就是需要到原形们的时候。

一份正式的工作,需要的是每天上班打卡,对于王学山来说,不是他想要的工作,因为一但组织需要,他就必需无条件地服从。有可能任务就在国内,有可能任务在国外。需要的时间也没有固定,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半个月,甚至是几个月。

这种情况下,王学山不合适正式的工作。

但是临时工性质的工种则不同,他完全可以没有任务的时候去体会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无任何牵挂地离开,回来的时候,还可以继续找一份。钱,王学山不知道缺不缺,但更多的还是体验一种在训练基地未曾体验到的生活。

王学山也可以什么也不干,可是他希望用这一种方式,接触这一个社会。

一瞬间,王学山从之前在人才市场里的困惑中走了出来。

这时候,略为肥胖的中年男子向着自己的私家车走去,而被点到的人,自觉地向着微面过去,100块一天,在当时的工钱来说,算是比较高的了。像这种阔主,有可能一个月也未必能碰上一个。被点中的人,自然是欢喜。

想明白后的王学山,马上站起来,几步跟着这些人,一头就挤进了微面里面。

(在码字之余,我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不断地刷新书的页面,看看涨了几张推荐票,可是悲剧……有时候一个小时也不涨一张,亲们,打击人情绪的有木有?真心求推荐票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