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征兵
  • 星际修士
  • 三少的刀
  • 3016字
  • 2011-12-20 16:48:58

合元市,北郊,有一栋占地达到一平方千米的十层巨型建筑,高高大大四四方方趴伏在那,建筑的下六层,有多条高架桥与之相连,一列列悬浮列车开进去吞吐后再开出来,好一幅忙碌的景象,而上四层,倒是没高架桥相连,不过建造在楼层周边与顶部的大量飞车停靠点,按照着领航安排、一次就有几十辆飞车降落起飞,看上去更加火热。

今天是九月五号,一个重要日期中的一天:从九月一号到十号,十天里都是国定征兵期。

每天都会有超过三十万的人来应征入伍,如此众多的人口,涌到巨型建筑、也被称为征兵楼这来,可以想象这场面有多么壮观。

一列八节列车正开向征兵楼,广泰区69中学的339名应届毕业生与18名带队老师占据了其中的四节。

广泰69中学,看这个排号,就知道这所中学不怎么样,因为广泰区一共是72所中学,不管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互相之间都是有排名的,69,怎么看都和重点没任何关系,是所标准的三级普通中学。

等级,这个词的运用真是无处不在,学校有等级,人也有等级,物品同样有等级,想要找出件没有等级与排名的事物出来,太难。

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等级,相应的等级会有相应的义务,当然,也能享受相应的权利与福利,这个道理已深入人心。

车厢里一排有六个座位,狄寒、钱方豪与刘希文三人坐了其中一排,此时三双眼睛都盯着座位前方的虚拟屏幕,上面正在播放征兵楼火热的现场实况。

“冰块,蚊子,你们说以前我看这场面没什么感觉,怎么轮到自个了,这心里,却有些毛毛的!”钱方豪嘴角微微抽搐,小声的说道。冰块是两人对狄寒的称呼,蚊子自然是对刘希文的叫法,至于钱方豪,本身的名字已经很有喜感,钱放好,不叫这个时,则叫他芳芳,一个男人被人这样叫,极度恶搞。

“废话,以前我们是看客,感触自然不深,现在是主角,怎么可能相同。”刘希文白了他一眼,扭动下身躯后接着道:“还别说啊,芳芳,我这心也有点静不下来,玛的,是好是坏就得看今天了。”

狄寒没说话,侧头朝两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微微笑了笑,可这笑容里,苦涩的味道怎么都掩饰不住。

他们都有理想,自己呢,这个问题实在让人难受。别人来征兵楼,都是主角,都是奔前程的,而自己,却是走过场,典型的陪太子读书。要不是法规明确规定了中学应届毕业生必须来这里进行检测,狄寒根本就不会出现。

至于原因,任何看到狄寒的人都会有直观的印象:这小子病的可真是不轻!

瘦,非常瘦,干巴巴的,毛重肯定没过一百斤;身高勉强算做一米六;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过度的消瘦让整张脸就只剩下皮包骨头;再加上干枯的头发与泛黄的眼白,说没病都没人信。

要知道在华国,成年男性平均身高都是一米九一,标准体重在一百八十斤左右,而中学毕业时一般为十八岁(四岁开蒙,小学七年,中学七年),有了正式的身份证,算的上踏入成年人行列,可狄寒呢,简直就是侏儒!

与坐在一块的死党比一下就能看出来,钱方豪还好点,发育较迟,体格偏瘦,目前只有一米八七,一百六十斤重;刘希文就较特别了,身高超过了两米,净重达到两百斤,能把狄寒装进去两个!而且刘希文并不显得胖,结实的身躯极具压迫感。

这简直就是悲剧!走到大街上,狄寒个个都需要仰视,无论男女;别人正常走路,自己需要小跑;更让他痛苦的是,经常被人不经意的一撞就飞出去,实在是苦不堪言。

狄寒到底有没有病?有,还肯定很重,但问题就是,从出生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这病根本就查不出来!

查不出来自然就没法治,身体素质上不去,想去当兵就只能是妄想。

列车减速进入征兵楼的一层,也是等级的缘故,普通中学的学生都在一二层里接受检测,对此倒是没有谁觉得奇怪或者愤懑,早都已习惯。

全部学生在站台上排好队,这个车站倒是不大,一次只能停靠四辆列车,但考虑到这是室内车站,还是一层楼中的一个,已经非常不错。征兵楼的一层就有八米高、上百万平方,内空巨大,放置下一个车站很有必要。

每个站台上有四块对称放置的虚拟屏幕,五乘七米的大小足够让所有人看到上面的内容。

“我们划在一块,先要到带队老师那领取登记表。”刘希文简略的对狄寒说道。这所有人里却没有包括狄寒,实在是他太矮了,在周围都是高出一两个头的人形大柱子中间,想要看到屏幕对他是件很困难的事。

“走了,带队老师是李频。”等待了一会,人群开始动起来,刘希文又说道,并与钱方豪一前一后护着狄寒。

站台周围就是一条条的传输步旅,这种类似运货物的传送带、能够大量带人移动的代步工具,很适合在面积广阔的室内使用,当然,在室外的步行街或者公园等地方也经常看到。

李频看着自己负责的十八名学生,把左腕的个人随身电脑(因兼有移动通话的功能,也笼统的俗称手机)打开,一块十五厘米大小的虚拟屏幕出现在手背上方。李频又按动一个键钮,把屏幕翻转到对面,抬起手臂说道:“这是我的号码,赶紧连上。”

十八人都连上后,李频就把登记表发到了每个人的手机上。手机是每个人的必备品,不但功能强大,有通话、视屏、记录、认证、控制等功能,还是个人身份证,个人银行卡等等的综合体。没有手机,在这个社会上可谓寸步难行。

“把登记表开启。嗯,很好,现在你们的手机,除了看到这份表格,能够接收关于这表格的信息外,其他的功能都被强制停止,记住,千万不要强行的去解锁,后果是你们承受不起的!明白了吗?!”

得到肯定的回应后,李频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人到步旅前。

步旅站口是一片特制椅,十九人都上去坐好,李频在自己椅子前实行控制,一排两张椅子,被串联起来形成一长条,再缓缓移动,通过一小段引旅带后并入了步旅中。

步旅的速度算不上快,每小时只有二三十千米,不过用在这里是足够了。

22区,硕大的几个字出现在狄寒眼前,串接起来的长条椅再次进入引旅带,减速停下。

“嗯,注意,都跟好喽。”李频转过身说道,还仔细的点了下人数。

不到站口就跳下来,有了步旅后经常出现这种状况,没法管,不过今天李频不担心这,只担心人太多而给走散了,问题倒是不大,但是多费功夫麻烦啊。

征兵时最重要的当然是身体上的检查,但这里与医院有很大不同,不但检查身体是否健康是否有病症,还要仔细检测身体的素质高低与潜能大小,因此,为了得到最为准确的数值,被检查的人会特别的累。

没人会在这时候隐瞒住自己的实力,那是傻瓜,拥有多少实力就拥有多少的好处,拥有多大潜力就能得到多大的权利与福利,相辅相成。

神经反应科,视力测验科,耳力监听科,……这些常规检查狄寒算勉强撑下来,无数双惊愕、鄙视、厌恶的眼神,狄寒已经早习惯。但是到了第二大类,也就是检测身体素质时,第一个科室负重极限科,狄寒就直接给累趴下了,接着到第二个竭力长跑科,狄寒更加的干脆,在勉强跑了五圈,也就一千五百米后,直接昏了过去。

“你是我见过的身体素质最差的,没有之一。”用手机接收了一名军医发过来的检测结果后,狄寒又一次听到夸张之极的嚷嚷,接着是此间科室里几百号人投过来的目光,在看到显示屏幕上的数值后,嘲笑声也不出意外的轰然出现。

“谢谢夸奖,我已经尽力了。”狄寒用很认真的表情回答。这类检测根本就不能有任何保留,否则查出来惩罚很重。狄寒之前就知道,所以才会如此的卖力到脱力、昏迷。

因为两项没达到最低标准,狄寒的征兵检查到此为止。接着狄寒快速的独自回到此层楼的总控大厅,在总台处那办理了等级证明。

煎熬啊,总算是完了。狄寒在心里松了口大气。

不是狄寒愿意到这里来出丑,而是没办法,不参加征兵检查的,等同于逃兵役,罪过大的很,最少是二十年苦役,狄寒有病身体差,可麻烦的就是,这病一直查不出来啊,查不出来那就是没病,没病就得来这里,很简单的因果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