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剑道真解
  • 滚开
  • 4177字
  • 2020-09-22 16:40:31

“嘟嘟嘟~~~~~”

一阵短暂刺耳的闹铃声突然从寂静中响起。

黑暗中,林菲的意识逐渐从死寂和绝望中缓缓苏醒过来。

豁然睁开双眼。

这是一间狭小的卧室,右边是两层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

左边是一张摆着黑色台灯的书桌,平整的桌面上随意的散着一本翻开的数学。

边上紧挨着是一个写了一部分的作业本。

书桌上方明亮刺眼的阳光从外面穿透进来,撒在他的脸上。一阵温暖的触觉从被照到的皮肤处传入林菲的大脑中枢。

他有些茫然的眼神顿时稍微清晰了些,有些迷糊的伸出手挡住耀眼的阳光。

“我....不是.....死了么?”他呢喃着。大脑最后残留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无数的火焰飞舞的炼狱瞬间。

父亲母亲毫无声息的倒在厨房的血泊中,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身穿怪异服饰的尸体散乱的倒在客厅。

妹妹和两个陌生人浑身是伤,和一个有着火红色长发的男子对峙着。

男子穿着黑色的风衣,风衣下摆在周围无数火光中微微轻扬。

自己正巧刚刚下班回到家,发现家中失火,冲进火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情景。

“这是什么?拍电影么?”脑海中前一瞬还是不敢置信。但下一瞬间,那红发男子忽然转身,身形瞬间消失。

紧接着便是一声熟悉的尖叫声,林菲能够分辨出那是妹妹林攸的。然后便是无尽的黑暗。

一把掀开身上的被褥,林菲满身大汗的从床上翻身而起,坐在床边,在被杀的一瞬间,那种错愕,没有痛苦,没有悲伤,只是完完全全的错愕。

“啪。”一把按住还在不断作响的闹钟。林菲在额头上轻轻一抹,满手都是汗水。忽然他发觉有点不对劲,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白皙了。

在大学毕业后自己因为经常外出旅游,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彻底变成了小麦色。而且.....

林菲一把重新拿起被止住声音的闹钟。

闹钟是圆形的白色外壳,上面还贴着一张机器猫的卡通贴花,一些白漆已经因为使用时间过长而开始慢慢脱落。

“这个是我高中时候用的闹钟?”

林菲看着这个熟悉的事物,再看了看周围所处的环境。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穿越?重生?”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大脑混乱,前一刻的死亡还历历在目,之后马上就是重生?

林菲连忙站起身走到书桌前,上面摆放着的正是自己高中时候的数学课本。

边上的本子上,作业满是被涂成黑色的一处处印记。这是高中时的林菲在做题出错后,随意涂黑,然后重新开写的证据。

他再疑惑的打开房门,印入眼帘的是一幕幕熟悉的景象。

有些狭窄的客厅里空无一人,地上还是那种类似鹅卵石花纹的地板砖,这个在那个年代还是很常见的。

客厅摆放着一簇棕色的沙发,一些皮革已经脱落了,能够看到里面露出的布制材料。

沙发对面是一台黑色的电视机,打开着,里面正播放着一幕幕熟悉的画面,只是被静默了没有声音。

身穿古装的许仙和白娘子正相互站在断桥上打着一把油纸伞。正好是结尾的画面。

厨房的方向隐隐传来一阵切菜声。温暖的空气中飘来一阵煎蛋的香气。

“是小菲啊,终于知道起床了,赶快去洗漱,马上就开饭。”

妈妈蒋凤的声音显得年轻而有力,完全不是记忆中年近五旬的带着厌倦的音色。

林菲感觉着一切恍若梦中,使劲捏了捏大腿上的肉,一阵剧痛传入大脑。

“看来不是梦!冷静!冷静!过度情绪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先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菲在心中反复重复着这句话。有些激动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

快速的扫了眼边上摆着的台历,2004年5月13日,黑色的大字下还有一行小字:华国农业银行赠品。

“首先确定,如果是真实的话,我应该是回到了刚刚上高二的时候。”

应了声母亲的话语声,林菲走进边上父母的卧室,站到家中唯一的一面穿衣镜前。

镜子中显示出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头男生。

男生瘦高瘦高如同竹竿,双眼清亮,脸上还残留着枕巾上的点点花纹印痕。唇边已经有了一些青色,身上穿着奶白色的背心,还有一条四角短裤。

林菲沉默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如此年轻,如此青涩,脑海中的无数记忆不断重放流转。

“华国?不是中国么?”看了无数网络小说的他已经有些猜测了。不过脑子还是有些混乱。

足足站在镜子前十多分钟。

“小菲?”一个关切的声音从林菲身后响起。突然将其打断,从沉默中惊醒过来。

林菲打了个激灵,连忙转身。正是母亲蒋凤微微有些发胖的面容疑惑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你这孩子,怎么还没有换衣服?马上吃饭了,赶快!”

蒋凤一把推了推林菲的后背,“快点收拾,一会还有事要办。”

“哦……”

匆忙穿上高中时候的黑白相间的校服,林菲几乎满是怀念的解决了饭菜。

直到蒋凤出门办事,他才终于有些清醒过来。理清了一部分线索。

一边坐在沙发上随意的换着电视看,一边有条理的理出现在所掌握的信息。

“首先,我回到了高二的时候,也就是说应该是七年前。这点无容置疑,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符合高二时候的情况。

其次,现在应该不是完完全全的原来的世界。”

林菲无语的看着电视中异常清晰的华国记事四个大字。

这个节目名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刚才林菲从台历上看到的疑惑。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年轻毕业生,刚刚参加工作没几年,出身一所二流大学,上的是普通初高中,小学也不是什么重点。

几乎是最为标准的凡人模式产物,没有波澜,没有曲折。一切就这么平平淡淡。

父亲林建国是一名普通的小书店老板,母亲蒋凤是一所学校的小学老师。

妹妹林攸却是优秀耀眼到极点的人见人爱无敌美少女。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应该就会这么平淡的毫无特色毫无波澜的度过。

没想到最后临死的时候,却突然遭遇到那种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景。

回想起那个火红色长发的男子,林菲这才回忆起。

当时惊鸿一瞥中,看到的妹妹三人,和那名男子之间的空气间,有着一大团火焰和冰蓝水雾相互纠缠。

这也是自己第一时间被镇住,以为是拍电影的原因。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到极点,喜欢看小说,偶尔有点小幻想的平凡人。

在那种情况下,明显妹妹林攸不可能是普通人。

首先,满地的死尸,为什么唯独就林攸能支持着活下来?

为什么偏偏惨剧发生在自己家中,不是其他地方?

还有那种奇幻般的水雾火焰又是什么?

一切的根源都可能在于,妹妹林攸极可能不是普通人。

或者说,就算是普通人,也应该和那些不普通的家伙,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这种联系很可能就是害了父母亲和自己的罪魁祸首。

“或许有些偏激,但是,林攸那时的叫声,给我的感觉,就是她肯定知道什么。

那么,假如林攸不是普通人。”

坐在沙发上,林菲心中快速分析起来。他原本就智商不低,只是一直很懒没有人生目标而已,现在全副心思集中起来,顿时很快就思路清晰起来。

“记得高三那年,林攸有段时间忽然变得异常兴奋,情绪活跃,在学校时还有人传言说是看到她和一些不认识的陌生大人走在一起。

学校的老师也几次给家里打电话告诫,不过这一切在母亲蒋凤将林攸叫来单独训话后,一切就不再出现了。

林菲至今都记得当时妹妹的那句话——我知道了。

仅仅只是这一句话,之后任凭蒋凤怎么询问,她都只是沉默。之后学校就再没有不好的传言出现。

“我高三临近高考时,妹妹临近升高中的那段时间,应该就是变化的开始。这种可能性占比很高。”

林菲仔细回忆着。对于这个远比自己耀眼优秀了无数倍的漂亮妹妹,他其实也在很多时候默默关注着。所以这些记忆还算清晰。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还存在着我以前完全不了解的里世界?

那种火焰和蓝雾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是错觉。能够让曾经练过一段时间格斗的自己毫无反应时间的高手,哪里是那么容易碰到的!”

要知道以前的自己可是专门为了强健体魄,而锻炼过防卫散打格斗之类的护身术。

平时ko一两个同龄人也不在话下。毕竟是从大学起就苦练了四年的实战技术。

确定了死前所见的真实所在。

林菲忽然之间觉得原来的整个世界观轰然倒塌。

“连我也有重生的一天。那么那些不可思议的电影场景是真实的,也是可以接受了。”

他闭上眼感受着这幅身体瘦弱却充盈的生命力。

“按照惯性,如果我依旧毫无所觉不做改变的话,或许这辈子依旧是死前那个情景的重现。

距离我死,还有七年,就算上天让我重生到了七年前,我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资格挽回一切?”

他自嘲的询问着自己。

“不过这个无趣的世界终于有了些新花样了。

那些火焰和水雾是什么?异能么?魔法?还是仙术?

算了,不管它是什么,还是老老实实努力生活,孝敬父母。

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本身依靠父母养活,长大,这是亏欠。所以偿还这部分责任是我应该做的,也是必须做的。

之后如果有机会,再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扭转。

毕竟是要死啊……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都不容许我后退。”

面对未知的世界,林菲有些惶恐,也有种隐隐的兴奋。那是一种刻印到骨子里的不安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兴奋,按道理说,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是害怕?

可惜没等他回过神来。

一股莫名的庞大冲击,轰然从脑海里一涌而出。

刚才的那股兴奋如同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开启某个不知名的开关。

无数的信息洪流瞬间冲进林菲的脑海。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重生。

重生的真正原因。

就是那本曾经得到,却又莫名消失的旧书---剑道真解。

那本不管每次拿出来,总是又莫名其妙不想打开的怪书。

仅仅只是在网上的淘宝店里无意间翻找到的一本旧书。原以为是气功热时代的残留产物,但这瞬间冲入脑海中的无数信息却又让林菲知道,这本书很明显有问题。

“剑之极为斩!斩断一切!!置之死地而后生!!凡阻我者,无思!无念!无想!斩!!斩!!斩!!!”

一连三个斩字,气势磅礴,藐视一切,

这是涌入大脑中的信息第一段。

林菲仅仅只是回想一下就浑身气血翻滚。连忙撇开这段,往后继续查看起来,后面气息温和的部分要轻松不少。

“剑道真解,王廷至高剑术,有缘者慎习!此剑极度偏激极端,吾特以附加练气术一篇辅以调和。”

看到这里,林菲莫名的缓过一丝气息来。

刚才的剑道真解开篇,那股斩杀万物,俯视一切的气势让他如陷渊海,差点窒息而死。

全身机能都完完全全的停滞了一瞬间。最后这部分看样子是另外一人留下的练气篇,则很大程度上调和了他的气息。

文字者,组词则会自然产生联想。仅仅只是这种联想,就能够从精神上影响到林菲,从而停滞全身机能一瞬间。

不得不说这部剑道真解无疑是诡异恐怖到极点。光是看看就这样了,要是真的深读起来,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麻烦?

“或许,这就是我重生的真正意义?”

林菲平复了气血,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联想那本导致他重生的秘籍。否则又会被里面的内容激得气息不稳。

重生,莫名出现的庞大记忆信息。

剑道真解……或许有了它,他将不再是普通的毫无反抗之力的凡人。

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这个重生后的世界无疑让林菲早已暮气沉沉的心中掀起了无数狂风巨浪。

他回想起先前临死的那一幕。

那个身穿黑色风衣,留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男子的影像,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