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午夜哭声
  • 悬夜
  • 海韵hy
  • 1986字
  • 2017-08-18 17:22:37

值班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半扇,一个人影迅速闪了进来。悄悄地走到了床前,把温热的胳膊搭在江晨芙的肩膀上。

“晨芙,谁欺负你了,哭成这样?”

是于小曼回来了,她走时候一脸彩妆,回来的时候脸上的妆面已经花了,变成了一张不均匀的素颜,眼睛里挂着疲惫的色彩。

看到她江晨芙就像见到了亲人,扑到于小曼的怀里哭了个酐畅淋漓。折腾了十分钟她才停下来,洗过脸她平静下来,不管于小曼如何追问,她绝口没提郑航宇非礼之事,只推说母亲身体不好,十分挂念家里。

于小曼狐疑地望着她,女人敏锐的眼光在她身上扫射,发现她的长发凌乱,吊带裙的带子断了一根。

她关切地问道:“晨芙,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他是谁?姐们为你出气。”

江晨芙不想招惹是非,她摇头回答:“谁能有这个胆,在医院里欺负我?”

“那就好,有事千万不要瞒着我。”

于小曼的性格火辣,对待朋友仁义,有人敢欺负江晨芙她可是不饶。

小昭急匆匆闯了进来,她圆圆的红苹果脸变成了惨白色,惊慌失措地说:“晨芙姐姐,我刚才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哭声了,好凄切,好吓人啊!”

“小昭,你是心理作用,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虽然刚才的哭声解救了江晨芙,可她不能让这种灵异的气氛在午夜蔓延。

“晨芙,小昭说的没有错,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在楼道里也听到传来一阵哭声……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周小雯来报复我们了?我至今都记得她临时前的毒咒,我觉得她不会放过我们五个人。”

于小曼和江晨芙一样,胆子都比一般女孩大,她当时听到哭声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灌了水,一听小昭说出来,她的神经惊悚到了极点。

听到于小曼也提到了哭声,江晨芙浑身的血液凝固了,她强作镇定:“小曼,不要胡说,人死如灯灭,只剩下一堆黄土,关于鬼混之谈都是骗人的。”

于小曼的脸变青了,她哆嗦着说:“我听人说,祥和医院并不祥和,它的前身是一片大坟场,里面住着有很多冤魂,每到初一十五都会发出哭声……”

“啊!小曼姐姐你不要说了,我害怕……”

小昭尖叫着把小脑袋藏在江晨芙怀里,不停的抖索着。

“小曼,你是新时代的女性,还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别吓到小昭,她还是个孩子。”

呼呼的风声在午夜怒吼,像一头愤怒的龙在剧烈的喘息,白窗帘就像是一面狂摇的旗帜,哗哗的雨瞬间落下,在怒吼的风声中噼里啪啦的砸在玻璃上。

那个凄切的哭声又开始了,呜呜咽咽,断断续续,跟随着风雨声一起呼啸,似乎哭声隐隐约约化成那句,“一二三四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死亡的空气从值班室里迸裂而出,飞溅到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哭声还掺杂在风雨中,令人毛骨悚然,三个女孩尖叫,被吓得胆战心惊,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米,她们紧闭上惊恐的眼睛,惊弓之鸟般围抱在一起。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余音在她们心头回响,压抑的她们喘息不过来。

许久,哭叫声停止,风雨声还在继续,她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大家别怕,没事了。”

江晨芙拍着小昭的肩膀,她按住狂跳的胸口,定神。她的脑子浮现出在灌木丛旁边惊魂的一幕,她突然大笑起来:“小曼,小昭,我举得所有的鬼神论都不成立,完全是人的心理在作怪。我昨晚上夜班的时候,走到了灌木丛旁边,心里想着周小雯手术的事情,被突然跳出来的疯女人刘欣吓了一跳,我当时还差点把她当成是鬼魂,可见都是自己心理在作怪。”

于小曼按住胸口舒气,“提到刘欣我倒是很同情她,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入院半年了,非但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她的丈夫只管付医疗费,从入院后就再也没有来看过她,估计早就离婚另娶了。唉!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夫妻了?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东西,看来这话一点不假。”

“心病还需心药医,像她这种精神分裂症,药物治疗只是辅助,她最需要的是亲人的爱,这个疯女人是挺可怜,她没有其他亲人吗?”

“听说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

“那两个孩子也很可怜,得不到母爱。”

“啪”的一声,一块玻璃落地,白窗帘在狂风中摇曳的更加猖狂了,发出“呼呼”“呜呜”的音调。冤魂的哭泣声又接着开幕了,凄切,悲泣,呜呜咽咽,肝肠寸断……

小昭瞪大了惊恐的眼睛,咬住了嘴唇:“鬼,冤鬼来了,这个哭声就是手术中死去的女人周小雯。”

江晨芙和于小曼浑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她们同时想起周小雯临时前许下的毒咒,“一二三四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于小曼苍白着一张脸,结巴地说:“难道,真是周小雯的鬼魂来了?她要来找我们索命了?她那个毒咒不就是要我们的命吗?”

“别胡说,周小雯当时的身体产生了突发情况,手术的责任又不在我们。”

“可是,我听老奶奶说过,如果被死者怨恨那就会一世不得安宁,她就会纠缠你一辈子……”

于小曼浑身抖作一团,她想起了奶奶说过的话,临死前的人瞳孔放大,所记录的东西都会被收藏眼底,即便是喝了孟婆汤,她都也会记住你的模样。

“我们被死者诅咒了,我们该怎么办?”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不要怕。”

江晨芙嘴上在安慰心里也在不停的打着鼓,祥和医院的夜太邪气了,自从来了这里她的心就一直悬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