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怪异之谈

  • 悬夜
  • 海韵hy
  • 2469字
  • 2017-08-18 12:08:42

江晨芙一口气跑到了内科病房区,她停下来大口喘息,心依然在怦怦狂跳中。

肝脏区在五楼,她按了电梯的按钮,数字一直显示在七楼,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到了八点钟,接班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如果迟到主任刘石又该点名批判了。她决定选择走楼梯,这里的楼梯很长,比一般的楼梯多出了15个阶梯。

山林长大的女孩子哪会惧怕楼梯?不过是小菜一碟,十几年的山林生活,铸就了她一身登山的好本领,她抬起轻盈的双腿飞般登上了楼。

五楼的楼梯口窗户烂了半个,风吹过来的时候,玻璃在“咣咣”作响,白色的窗帘随着起伏,窗帘背后就像是有某种东西在操控。

一个梳着马尾,身穿牛仔背带裙的清秀女孩走上了楼梯。突然间,她的脸色变得煞白,手里的饭盒随着楼梯滚落下去,一双清澈的眼睛转向了白色窗帘,失声尖叫:“鬼……有鬼!”

这个女孩叫朱小昭,她的父亲是肝脏区住院的病人,她和母亲在这里陪护。

江晨芙帮她捡起地上的饭盒,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小昭,快别自己吓自己了,你看不见吗?这是风在吹动,后面的玻璃烂了,就会发出这种声响。世上本无鬼,所谓的鬼是在自己心中,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

小昭胸口剧烈的起伏,紧紧抓住江晨芙的胳膊,一副惊惶未定的神态,“晨芙姐姐,我不是自己吓自己,我也不是迷信,我说的是真的,这两天我从这里经过,总是会听到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就是从这个窗帘背后传来的,会不会是这个医院里有冤魂?听说前几天死亡的那个女人死不瞑目,死不闭口……”

关于周小雯死不瞑目,死不闭口的消息,当天就变成了一个新闻不胫而走,一时间医院的病人变得人心惶惶,提到手术就畏惧三分。江晨芙被小昭绘声绘色的描述震住了,小昭是一个高中生,聪明伶俐,成绩优异,有什么必要制造这种灵异空气?她的父亲和周小雯一样都是肝癌,需要做肝脏移植手术,少不了小昭是在为父亲手术的事而担忧,而后引发出来这种手术惶恐症。

“小昭,不要多想,不要怕,姐姐还是那句话,世上本无鬼,所谓的鬼是在自己心中,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

小昭的惊恐地摇着小脑袋,清澈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尘埃,她支起了耳朵,转向那副白色窗帘,仔细地聆听着什么。

忽然,她神经质地摇着江晨芙的胳膊狂叫:“我又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微弱,凄切,呜咽,难道晨芙姐姐你就听不到吗?”

除了偶尔经过的风声,哪里有女人的哭声?看来这个小女孩的确是被周小雯失败的手术吓怕了!

“小昭你看好了,窗帘背后有什么?”

为了打消小昭心里的疑虑和恐惧,江晨芙只能变身成勇士,她勇敢地来到窗户前。刷地一下掀开了窗帘,一共是九块玻璃,其中一小块是一个黑洞,这就是那块烂掉半个的玻璃。

“小昭,看清楚了吗?窗帘背后是玻璃,玻璃背后是外面的楼房,所谓的哭声就是风吹这半块玻璃的声音。”

岂料小昭看到后,表现的异常激动,她浑身颤抖,手里的饭盒再次滚下了楼梯,眼睛死死盯住窗户,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窗外……有张女人的脸……”

话音刚落,小昭眼睛一闭,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

五号病房。这是一间单人病房,小昭的父亲朱荣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目,神情安详,头顶上挂着一瓶黄色的液体,正一滴滴输入他的血管。

小昭躺在旁边的床上,婴儿般蜷缩着,由于惊吓她的呼吸还有些不稳。

床头边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她就是小昭的母亲,她抓着女儿的小手,在给江晨芙讲述一些往事:“小昭这个孩子在三岁以前不会说话,教她做什么都学不会,去医院检查过身体一切都正常,我和她爸干着急却没有办法,只有等待奇迹出现。有一年流星雨,我和她爸提前等在院子里,等待那个瞬间许愿,我们亲眼看到一颗流星滑过小昭晾着的衣服上。第二天,小昭就开口叫爸爸妈妈,她的智力完全超越了同龄的孩子,她的大脑就是一部厚厚的书,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凡是看过的东西都会记载大脑。”

江晨芙听得亦真亦幻,昭阿姨是机关干部,很有有修养一个女人,绝不是那种神神叨叨的女人。

“昭阿姨,小昭的经历很神奇,您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也曾经在流星下许过愿望,可遗憾的是没有一个能实现。”

“唉!”昭母叹了一口气:“小江,上苍待人是很公平的,并不是每个愿望都会实现,即使实现愿望,也会有得有失,凡事都具双面性,虽然小昭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智慧,可是困扰她的事情来了,她偶尔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四岁那年,她爷爷去世,按照老家的规矩,我们都要守灵三天。第三天晚上,大家都在忙着烧纸上香。小昭看我们叠元宝好玩,就拿起一张元宝纸折叠起了帆船,她的小手非常灵巧,折的帆船栩栩如生,她放在手心欣赏。突然间有什么东西惊动了她,她猛然抬头,小脸变得苍白,扔掉了手里的帆船,大叫‘爷爷不要打小昭,小昭再也不折帆船玩了。’我们被她吓住了,连忙问她怎么回事?她说看见爷爷站在面前,责备她为何用元宝纸折帆船?我当时只是以为是小孩子在胡说,可后来连续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真是如身临其境,江晨芙手里的温度计差点掉在地上。

昭母继续讲述:“我们老家的房子后面是一片树林,小昭和几个小伙伴经常跑到那里捉迷藏。有天他们又去玩,小昭蒙着眼睛,她摸到了一个人,以她手臂伸展的位置,应该正好摸到小伙伴的脸,可她却摸到一个女人的胸部。小昭摘掉面罩后,竟然看到刚死去的邻居刘姑姑,当时她还不知道刘姑姑已经死亡,还笑着给她问好。周围的小伙伴一蜂窝全笑了,说她在对着一棵树说话……”

江晨芙听得入了迷,她辨不清这是故事,还是小昭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

“类似这类事情还有不少,小昭能看见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她刚才说,在窗帘背后看到一张女人的脸,以她小时候的经历她是不会说谎的。”

“昭阿姨,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小昭应该是心理作用,她听说周小雯死在手术台上,难免担忧朱伯伯的手术,所以她就产生了幻觉。”

“唉!小江啊,别说小昭担忧他爸的手术,我比她更担忧,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下,周小雯肝脏移植手术失败让我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可不做手术生命就会有危险,我现在是进退两难。”

江晨芙急忙拍着她的肩膀安慰:“昭阿姨,我理解您的心情,上次周小雯事件纯属意外,她癫痫病突发影响了体内的新肝脏。手术一定要如期做,肝脏移植手术的成功率在95%以上,昭伯伯没有其他的病原,手术的事情您就尽管放宽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