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背后有人

  • 悬夜
  • 海韵hy
  • 2257字
  • 2011-09-14 12:00:42

祥和医院太不祥和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三个人陆续跳楼自杀,引起了有史以来的慌乱,值班医生对夜班谈虎色变,近来这里入住的病人少了许多。

传闻,这对殉情男女不是自杀,而是被周小雯的鬼魂索命而去!

深夜,祥和医院一片寂静,病人都在沉沉入睡,值班医生检查完病房各回值班室。江晨芙连日休息不佳,天天晚上做奇怪的梦,不是梦到于小曼和刘石就是梦到周小雯,还有郑航宇,她快要被折磨疯了。

她的头昏沉沉的,眼皮禁不住折腾,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身边好像进来一阵风,她以为是柳芸或者钱灵,困得她眼皮都没有抬起来就又接着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江晨芙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白床单,柳芸在她身边看一本言情小说,钱灵快速地拨弄着手机键盘,看样子又和千里之外的人网聊。

“柳芸姐,这床单是你给我披上的吗?”

柳芸全神贯注地盯着书本,她正看到高潮处,头都没有抬;“这不你自己披上的吗?”

江晨芙奇怪地说道:“我没有啊?钱灵是你给我披上的吗?”

钱灵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来的时候就发现你披着床单,我当时还奇怪你怎么会拿了条床单披上?”

“什么?你们俩都没有给我披床单?那这床单是谁为我披上的?”

一丝凉意从脚底散发到全身,这件冰冷的白床单在灯光下很刺目,使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手术类的东西。

现在五楼只有四个人,她们三个和王辉,王辉的办公室在走廊的最西头,就是刘石原来的值班室,他不可能过来莫名其妙给江晨芙披条床单。

钱灵吓得脸都变了色,她放下手机,恐惧如潮从心底涌上来,她惊恐地回头望,白窗帘波浪般起伏,窗帘的布料太薄,就是轻轻的呼吸一下也会跟着飘动。

“不是我们三个人会是谁?难道王教授这把年纪,还有此雅兴深更半夜过来给小女生盖被子不成?”

“这个不好说,估计是王教授,他貌似个有爱心的老头,看到小女生睡着,帮助盖点东西很正常。”

“也可能是小昭,她没事爱找我聊天,看我睡着她就悄悄给我披上床单。”

“不会是小昭,我去查房的时候她就已经睡着了,朱伯伯说她今天感冒,吃了药后就睡了。”

“那,是幽灵。”

“闭嘴钱灵,不许在深夜制造这种气氛。”

“柳姐,晨芙,我最近总觉得不对劲。走路的时候总感觉背后有人,回头虽然是什么也没有,总觉得气氛很诡异,好像无形当中有东西跟着我,我甩也甩不掉。早晨快起床的时候,我仿佛看到有个黑色的影子压在我身上,那时候我的意识非常清醒,可身体却不由自己使唤,动弹不了,浑身像被什么东西裹住似的,想说话说不出来,眼睛怎么都睁不开,无论自己怎么挣扎,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你们说这不是被鬼缠身是什么?”

“钱灵,你感觉背后有人是出于心理作用,于小曼和刘石的死亡给你带来了阴影。你描述早晨那种状况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这是因为你精神过度紧张,想问题太多所至。”

“不全是心理作用,你看看我这里,我今天早晨起来就发现了。”钱灵抬起腿,卷起了裤脚,在小腿肚处有四块淤青。

“是不是你昨天不小心碰到了,当时没有注意?”

“不是,我记得很清楚,我昨晚洗澡的时候还没有,早晨起来就发现多了这四个淤青。小时候我听奶奶讲过,这是被鬼捏过的痕迹。”

“我们都是医生,这个你还能不知道?这是血小板减少引起的,明天你去查一下血常规就知道了。”

“我知道,可是为何四个淤青而不是一个?这明明就是四个手指斜着按上去的。”

钱灵伸出四个手指放在小腿上,基本和淤青吻合。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江晨芙无语,她不是多事的女孩,不想错误的引导钱灵。

医院楼顶的钟声重重地敲响了十二下,每一声都敲打在她们每个人的心头,似乎十二点在意味着什么?

凄厉的哭声划破寂静的夜空,灌入每个人的耳膜,毛骨悚然,像是从天上发出来的,又像是从远处。从白窗帘上下翻飞的速度,就知道三个女孩狂跳的心。

钱灵吓得变了腔调,她挤靠在江晨芙和柳芸的中间,身体瑟瑟打抖:“你们快回头看看,我的背后有什么?”

她的背后是窗户,窗帘就像一个鬼影在暗夜里飘摇。江晨芙她仿佛看到周小雯穿着白衣从墓碑里爬出来,她的五官都在滴血,伸出长长的血舌扑向她,狂叫:“一二三四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钱灵哆嗦着嘴叫道:“周小雯的鬼魂来了,她来索命了,她死前说过‘一二三四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参与手术的五个人已经死三个了,晨芙,接下来该是我们俩了,我们怎么办晨芙,我还年轻,真正的恋爱还没有开始,我可不想死……”

江晨芙和柳芸的情绪被她感染,三个女孩抖成一团,房间内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江晨芙的心被哭声搅的乱成一锅粥,哭声!又是这阵该死的幽灵哭声!郑航宇,刘石,于小曼的死好像都和这阵哭声有关。这个哭声到底来自哪里?地狱吗?

参与手术的五个人已经死了三个,还剩下她和钱灵两个人,江晨芙遍体通寒,心惊胆颤,她强迫自己调整心态,挺直了腰板,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鬼只在人的心里。

她拍打着钱灵的肩膀,用颤抖的声音安慰:“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能让莫名的哭声左右我们的意志,来我们一起来唱歌。”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唱歌?”

“唱歌壮胆,我们一起来个合唱。”

江晨芙想起中学时候,晚上有夜自习,必定要经过一个黑黑的窑洞,她总觉的背后有人,为了壮胆她就放声大唱,这招很灵,一切在黑暗中看来恐怖的东西,都被她的歌声压下去。

值班室里传来了歌声,声音有小变大,在黑夜里娟娟流淌。

鼓掌声响起来,王辉进来了,他似乎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笑道:“唱的好,三个丫头怎么有如此雅兴啊?”

柳芸笑道:“王教授,让您见笑了,我们也是为了打发时间。”

“王教授,您在这之前有没有来过我们值班室?”

“上班后我就呆在办公室研究答辩,看到巡查的时间到了,这不才过来吗?”

三个女孩一声冷汗,面面相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