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诡异卫生间
  • 悬夜
  • 海韵hy
  • 2387字
  • 2017-08-22 17:57:40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几只黑鸟在祥和医院的上空盘旋,俯视着这个个孤零零的城堡。

江晨芙巡视完病房来到卫生间,这里的灯是感应灯,她剁了好几次脚灯还是不亮,估计是灯坏了。

隔着窗户,她都感觉到外面呼啸的风,正从缝隙间一点点渗透过来。卫生间的窗户没有窗帘,对面那幢大楼是门诊大楼,那零零散散的几处灯光,就像是一双双没有神采的病人眼睛。

人很奇怪,若是窗户有窗帘,总会在想窗帘背后匿藏着什么东西,若是没有窗帘,可以赤裸裸地看到外面的黑暗景象,心里会产生莫名的压迫感。

这个卫生间是医生和病人通用的,卫生条件不好,那种难闻的气息呛得胃里翻滚。

突然,江晨芙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在深夜里突发这样的举动难免会让人心里发毛。原来是小昭,这个女孩的脚步也太轻了,就像猫,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晨芙姐姐,卫生间里的灯还是不亮啊?”

“这里的感应灯不好用,常常是不亮。”

“晨芙姐姐你是不知道,昨晚才奇怪呢,我来的时候是灯亮着的,我一进去那灯就灭了,怎么跺脚灯都不亮,等我走了,灯又亮起了起来,你说怪不怪?”

“看来这个感应灯慢了半拍?”

“医院也太不责任了,怎么没有人来修?”

“电工来检查过,这里电路开关一切正常。”

“这也叫正常?真是怀疑这些电工的水平?”

“小昭,怎么还没有睡啊?”

“晨芙姐姐,我刚才在看一本恐怖小说,里面的情节太吸引人了,我一口气看完,要不我借你看看?”小昭的样子很兴奋。

在这个令人诡异的医院已经够令人悬心了,若是在看恐怖小说岂不是更加心颤颤?

江晨芙摇摇头:“小昭,姐姐喜欢看健康阳光的书,那些阴暗的书姐姐不喜欢看,你小小年纪少看这类书为好。”

小昭歪着脑袋说:“我从小就对这类书感兴趣,从初一我就开始看这类书了,平淡的书我不喜欢看,还是恐怖的书具有挑战性。”

卫生间里黑暗一片,江晨芙打开了手机,借助于亮光推开了第一间门,她平日里都是习惯打开第一间,她抬起右脚踏到了阶梯上,另一只脚眼看就要跟着上去。

小昭立即拉住了她,奇怪地尖叫:“晨芙姐姐快下来,你的眼睛花了吗?里面有人你也敢进?”

江晨芙望了望里面空空如也,她不解地说道:“小昭,是你眼花了吧?这里面根本没有人啊?”

小昭不由分说把她拉了下来,用一种惊恐的眼光望着那个位置:“这里面真的有人,晨芙姐姐你疯了?快下来!”

江晨芙的脚退下来,关上了第一间的门,莫名其妙地望着小昭:“那我去另一间总可以了吗?”

小昭的眼睛瞪得溜圆,问道:“姐姐,你刚才真的没有看到人?”

“没有人,空空如也。”

“此地不宜久留,快离开这里!”小昭拉起她的手疯了一样跑出了卫生间。

江晨芙的胳膊被她拉的好痛,她放开小昭的手叫道:“小昭,你今天怎么了,疑神疑鬼的?”

小昭喘着粗气说道:“鬼,刚才我看到的那个女人是鬼。”

“小昭,我看你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深更半夜说胡话?姐姐打你嘴巴。”

“晨芙姐姐,我没有胡说八道,我明明看到那里蹲着一个女人,她头发散乱脸低垂,我只看到一个侧面,我觉得她的脸有些像,有些像我在楼道窗口看到的那张女人的脸。我知道了,那张脸就是周小雯,她一直冤魂不散,还留在祥和医院里。”

小昭或许是个有超能力的女孩,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东西。江晨芙望着卫生间的方向,心里咚咚敲起了鼓,那片黑暗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她仿佛周小雯从里面探出了头,诡异地对着她招手。

卫生间那片阴影忽大忽小,忽深忽浅。三号病房的门开了,一个女人走向了卫生间。江晨芙的心悬了起来,她捂住了嘴,小昭吓得扑到她的怀里,大气都不敢喘,似乎那里是死亡的边境。

只见,卫生间那个方向的灯亮了,两分钟后那个女人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紧跟着灯灭,一切都很正常,怪事!为何别人去等很正常,轮到她们去的时候灯就是不亮?

风声如泣,在深夜里不请自来,一阵的女人哭泣声从医院上空传来,凄切,呜咽,听不出是跟随风从遥远的地方呼啸而来,还是就在这附近?死亡的召唤来了,索命的女鬼来了!

小昭神色慌张,惊叫:“鬼来了,周小雯来了,她来索命了……”她慌乱而逃,“啪”的一声带上了五号病房的门。

哭声似乎是由远及近,卫生间那块阴影似乎变成了一个宽荧幕,上面清晰地展现出周小雯那张满脸血浆的脸,她在狞笑:“一二三四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鬼魂的头从宽银幕里伸出来,眼眶里汩汩冒着黑血,血红的舌头往外滴着脓液,手臂变成两只细长的黑骨架,对着江晨芙的脸抓过来。

江晨芙吓得魂不附体,她企图想找到一点生命的声音,却只听到自己加剧的心跳声,正在“扑通扑通”的跳跃个不停,她双腿发软,四肢无力地倒靠在墙上。那双黑骨已经牢牢抓住她的肩膀,尖尖的爪子深深第刺进她的皮肉中,鲜血争先恐后般往外挤,血腥的气味紧紧包围着她,魔鬼的爪子滑到她的心脏,她感觉到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她想到了远方的父母留下了两行泪,紧紧闭上了眼睛等死。

“怎么了江晨芙?好端端流什么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了你?”

这是任伟驰的声音,江晨芙睁开了眼睛,哪里有什么鬼魂?她的身体正完好无损的躺在任伟驰怀里,那双寒星仿似被烤热,闪着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光芒,那双结实的双臂有力量的拥着她纤细的肩膀。

江晨芙的心怦怦直跳,脸红到了脖子根,她诧异为何会躺在任伟驰的怀抱里?任伟驰说:“你刚才神色惊惶,连连后退,一头撞倒在我的怀里,我手里的药都被你震飞了。”

“我刚才,好像看到,看到……”江晨芙心有余悸,她不敢在午夜说出周小雯的名字。

“看到什么?”任伟驰的眼光咄咄逼人。

“没有什么,刚才是我的幻觉。”江晨芙知道刚才的灵异画面都是出自于她的幻觉,她不想说出那个名字来。

任伟驰的眉心拧起,不解地说:“真是想不明白你,明明怕却还要逞强,为何不趁早离开这个鬼地方,免得天天担惊受怕,去哪里不能挣这一点钱?”

“我刚在这里找到我的价值,我不会离开,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我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坚持到底。”

江晨芙的韧劲上来了,她就是一颗仙人掌插哪里都能成活。

任伟驰的眼神变得怪异,转身抛下一句:“一意孤行,你会后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