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处处春色

  • 悬夜
  • 海韵hy
  • 2023字
  • 2018-04-25 22:20:52

祥和医院的早晨来临,金色的阳光早早铺满了窗台,散落了一地的旖旎。江晨芙的指尖划过窗棂,与轻快恣意的晨风撞了个满怀,睡了半夜她的精神有些欠佳,她用冷水拍打脸部,顿时精神提高了三分,

早晨九点钟,查房的时间到了,王辉带领刘石和一群实习医生浩浩荡荡到达了病房。

五号病房,小昭一家三口正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观看着一本影集。

王辉慈眉善目,头发花白,一副稳重干练、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形象展现在面前。看到病床上的朱荣,他额头上小溪般的皱纹舒展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朱,在看谁的影集啊,这么开心?”

“我和老伴结婚19年纪念照片,在入院前提前就拍了,当时还怕手术不成功,说句不好听的,我都当成了最后的遗照。现在多好啊,顺利完成了手术,还看到了这本影集,这都是王教授的功劳,我们一家人感激不尽。”

“老朱,不用这么客气,我的手术是一方面,重要的是你心态好,不像其他病人,一听手术就闻风丧胆,提前把自己给判了死刑。”

朱荣可是王辉的荣誉,通过这起移植手术使他的名声大噪,他关心地按着朱荣的胸部,在他身体的几个部位检查一遍,兴奋地说:“恢复的不错,继续努力。”

王辉拿起朱荣的新拍的X光片,举起来观看,新肝部的一切情况都正常。

朱荣乐呵呵地说道:“手术终于成功完成,伤口虽然很疼,可是心里可轻松来着,我正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出院,找我那帮老战友下棋呢!”

“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要着急,任何的手术都会3到6个月的恢复期,慢慢在医院休养几天再做观察。”

小昭发话:“爸,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什么时候王医师批准您出院,您才可以出院。”

昭母打趣:“赶明我让老战友把棋盘端到医院来,先陪你玩两吧。”

“哈哈哈哈……”朱荣一家都笑了,几个医生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有什么比癌症边缘的人绝处逢生更开心的事呢?

他们又去了其他的病房,挨个询问病人,给学生讲解病例。

任伟驰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手里拿着一个黑皮笔记本,他的眼睛漠然地从江晨芙脸上滑过,转移到病人身上。

于小曼的眼睛一直都跟着刘石转悠,刘石也时不时暧昧地看她几眼。

“走火入魔。”江晨芙在心里嘀咕。

对面一双寒星扫射过来,碰撞到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很快各自归位。

王辉的医学造诣不比郑航宇低多少,他的讲解很到位,对待病人也很负责,没有一点教授的架子。

后来查房的几个病房,王辉把讲解的机会留给了刘石。走了郑航宇还有王辉,刘石始终要排在他们后面,不过刘石非常敬重王辉,因为他是王辉最得意的门生。

几个实习女生似乎对刘石都抱有好感,不知道是在听他讲解,还是在欣赏他的风姿?特别是一个大眼睛齐刘海的女生,眼睛几乎寸步不离刘石,刘石也送给她几个目光,看的于小曼直翻白眼。

查房过后,刘石来到了主任室,于小曼紧跟着进来,她双手叉腰,气咻咻地说:“花心大萝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你看见漂亮的女孩就动心。”

“小曼,你无缘无故吃什么干醋?人家盯着我看,我不过是礼貌地回敬人家两眼,你也有意见?你怎么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在我眼里也都及不上你十分之一。”刘石望望外面没人,趁机在她的小蛮腰上捞了一把油水。

“我们在一起都两年了,你准备让我等多久?我做小三做的很累了,这种偷情生活我也厌倦了,女人的青春很短你知不知道?”

“小曼,你不要着急,欲速则不达。人活着要有良心,离婚的事我不能提,她家里对我帮助很大,她任劳任怨跟了二十几年,我不能甩了她。小曼,对不起,我暂时还不能给你名分。”

“刘石,你根本就没有真心爱过我,你一直都在玩弄我的感情是不是?”

“我一直都是全心对你,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小曼,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你就走,免得耽误你找男朋友。”

“刘石,我终于看清你本来面目了,原来你根本就没想着要娶我,你也从来都没动过和你老婆离婚的念头?”

于小曼的眼睛里涌出泪水,像受了莫大的委屈,这个时候,要是稍说一句不如意的话,那眼泪就会稀里哗啦瀑布般飞奔而下。

“小曼,你可是误解我了,不是我没有产生过离婚的念头,实在是我不能离婚啊!”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离婚,要么离开我。”

“你明明知道我根本就离不开你,还故意这样说?”

刘石望望外面没有人,他不顾青天白日拉着于小曼进了里屋,将所有的热情都给了她,一切怨恨都随着他的吻飞散到九霄云外。

虽然是尘世烟火,但依然竖起一片美妙仙山,相爱的人如在云端飞,飞到了云里雾里九天之外……

外面人来人往,一片繁忙景象,里面却春色满屋,暗度陈仓,别看是医院,照样处处春光无限好!

十几分钟后,刘石若无其事的出来,看看外面正常,于小曼也跟着出来,一对男女神不知鬼不觉在医院值班室里完成了最原始的情感。

刘石快速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哄劝:“小曼,以后可别胡思乱想,快回去工作,当心引起别人注意。”

“石,明天晚上我等你。”

于小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主任室。夜班是他们最期待的,可以在值班室里无尽地缠绵,通常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他们不放过每个都在一起的机会。

刘石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刘石的神色变得紧张,说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