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午夜疯子

  • 悬夜
  • 海韵hy
  • 1639字
  • 2011-09-01 14:23:30

午夜,凄厉的风呼啸而过,风拍打着树枝的声音就像魔鬼在恶吼,隐隐约约传来女人凄切的哭声。

江晨芙下了小夜班,忐忑不安地往宿舍方向走。前面就是那片灌木丛了,她已经做好了百米冲刺工作。一声“开始”过后她的脚底就像踩着一个滑板,嗖地一下滑了过去,她一路目不斜视,不敢看身边高低起伏类似女鬼周小雯身躯般的灌木丛。

两边的灌木丛紧跟着她的脚步颤抖,里面发出阵阵“簌簌”的声响,还伴随着一阵凄厉的野猫叫声。

接着,一个毛茸茸的黑影跳到她的胸前,两颗黄眼睛在暗夜里发出幽幽的光。

这是一双黑煞的眼睛!

一只和黑煞相似的黑猫,就这样大摇大摆从江晨芙胸膛前跳过,长长的黑尾巴从她的脸上扫过。

她捂住狂跳的胸口继续向前跑,终于跑出了灌木丛。当她气喘吁吁地扶住了电线杆,眼睛接触到的是什么?

暗红色的雕花月牙门,在黑夜里显得诡异阴森,江晨芙望着那道禁门,仿佛看到一群幽灵般的疯子,正一路狂笑对着她走过来。

这个是非之地她一刻也不想多停留,偏偏这个时候鞋子不争气,碰到一块砖头,鞋跟折断是小事,重要是扭到了脚踝。

江晨芙哭丧着脸捡起断了的鞋跟,硬着头皮穿上,忍着痛瘸脚向前走,一只脚深一只脚浅的感觉就像美人鱼在学走路,幸好是在夜晚可以不用顾忌淑女形象。

她一边走一边鼓励自己,宿舍大楼就在前面了,再走几步就到家了,加油!

她的眼睛停留在蓝色的宿舍楼前,停住了脚步,以前她只注意到楼的顶端很像女人丰满的曲线,现在从整体角度出发,她忽然发现大楼的造型是一个字。

好奇心上来了,她在正在研究像什么字的时候,胳膊却被一个手臂挟持住,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她的耳边传过:“安安,我一直都在原地等了你好多年,头发都等白了,你终于来了安安,跟我回家吧。”

江晨芙惊愕的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怪人,看不清他的年龄,也可以后说是50岁,也可以说是60岁,他的衣服很古怪,一件黑色落地长袍很像神父的衣着打扮。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不像来自人间,脸颊像被刀削过,眼睛像是风沙吹过,浓密的胡子在胸前飘啊飘。深更半夜,这个怪人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黑色的灵。

江晨芙想逃跑,可是脚部不给力,被扭到的脚踝动一下就难忍的疼痛。

怪人伸出瘦骨嶙峋的手臂,扳住江晨芙的肩膀,眼睛里放射出惊喜:“安安,我的安安,五年不见,你还是那样的年轻美丽!你可知道,我等你等得好苦,老天可怜我,终于把你给送回来了。”

江晨芙被这个突发事件搅得浑身直冒汗,脚底打颤,她使劲地挣脱,“快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安安!”

不料对方却把他拉得更紧,“安安,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像以前那样任性?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只有我对你最好,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都愿意为你长出一对翅膀。安安,看在我苦等你五年的情分上,跟我回家吧。”

江晨芙急得眼泪汗滴一起往外冒,她跺脚,大声辩解:“我告诉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安安不是!”

她的声音淹没在呼啸的风中。疯子根本听不进她的话,他伸出手掌在她的脸上摩挲,语无伦次地说:“这眼睛,这脸蛋,这头发,不是我的安安又是谁呢?安安,这五年中我每日每夜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安安,你想了他五年,也该回到我的身边了,快跟我回家吧。”

“疯子,你弄痛我了,快放开我!”

估计是疯人院的大门没有锁好,一个男疯子跑了出来,最难对付的就是疯子,拳打脚踢根本无尽于是,反而令疯子更加疯狂。

疯子那双铁钳般的手把她拉到了怀里,那道茂密的胡须在她脸上抖动,刺激的她只想打喷嚏。

“救命啊!救命啊!”

“安安,不要叫,我是你的丈夫,我不是坏人,求你跟我回家。”

疯子不由分说拉起她的胳膊就往前走,江晨芙身不由己,脚步已经不受自己掌控,只得任由他挟持而行。

“你这个疯子,神经病,我告诉你我不是安安,你没有听到吗?”明知道他是个疯子,江晨芙还是撕破了喉咙辩解。

疯子的语气怪异又坚定:“你就是我的安安,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救命啊!救命啊!”

江晨芙撕破了喉咙大叫,多么希望有下夜班的同事从此路过将她救走,她的嘴巴被疯子的手掌堵住。

“嘘!安安别叫,被坏人听到就麻烦了,他们会将我们关在黑暗里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