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冤魂传说

  • 悬夜
  • 海韵hy
  • 2375字
  • 2017-08-22 15:58:53

郑航宇的自杀更加证实了小昭的心理感应,不选他做手术就对了。

新换的主治医师是具有多年实践经验的老教授王辉,他除了没有出国深造外,没有比不上郑航宇的地方。在郑航宇来之前他是祥和医院的台柱,来之后,他的光芒就被海归博士所取代,现在郑航宇自杀,理所当然他又成为了祥和医院的台柱。

朱荣的手术马上开始,江晨芙自愿做了医疗助手。小昭母女握着朱荣的手,随着担架一直跟到手术室门前,她们的心紧张的悬在空中。

朱荣笑呵呵地对着她们母女说:“我不过是做个肝脏移植手术,做好后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样生龙活虎,这是好事,瞧瞧你们母女紧张成什么样了?小昭给老爸笑一个。”

小昭的嘴角蠕动,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

“这就对了,等老爸做好手术,下一年带你去XZ采风。”

江晨芙拍着她们的肩膀,送给她们一个安慰的笑容:“昭阿姨,小昭,你们就放心吧,王教授所做的手术当中还没有出现过意外,朱伯伯是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

手术室的门重重地合拢,这是一道生死门,生还的人多,死的人也有,生死门只在一墙之隔。

小昭母女在墙外等待,她们如坐针毡,不断的合十祈愿。

四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母女俩紧张的都要蹦出来了。王辉第一个走了出来,他摘口罩露出满是汗滴的脸,对着她们点点头。手术车从后面推了过来,江晨芙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小昭欢呼雀跃,母女激动地围了过来。

“病人现在很虚弱,不要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

王辉很成功的完成了这起肝脏移植手术,从今天开始他将成为祥和医院的神话。

江晨芙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值班室,四个小时的手术,她的心跟着悬空,那沾染着血腥的气味的手术服搅得她胃里翻滚,时刻提醒着她刚才手术的余悸。她脱掉手术服,拧开水笼头,用双手拍打着脸,冰凉的水喷射到脸上显得很惬意。

钱灵跟着进来,她脱掉手术服往椅子上一扔:“海龟不见得就是最好的,像王教授人家从来也没有留过学,水平不照样做的很好?我有预感,如果郑航宇不死,如果朱荣这个手术还让他做,必定会失败。”

“钱灵,你何以见得?”

“我发现郑航宇这几天印堂发黑,满脸晦气,定有大祸临头。”

小昭也说过同样的话,有的时候不可忽视第六感,事实证明的确是这样。

“关于你的见解只是一种由事实造成的感觉。郑教授是个很要强的人,他的名气已经创出去了,责任重于山,容不得有一点失败,连续两起手术失败使他有了压迫感,一个人若是一直背负着沉重的思想包袱,迟早会崩溃,他一时之间没有想开,就走上了绝路。”

江晨芙陷入深思中,她总能理性的分析每个人不同的立场。

“鬼节那晚的气氛的确很诡异,狂风暴雨夹击,我真听到了一群冤魂的哭泣声,大概是郑教授听到后心神不宁,联想起死去的周小雯……晨芙,我突然得出一条论证,郑教授不是自杀,而是被周小雯的鬼魂索命去了。”

“小曼,我发现你最近言行举止都很反常,常常在深夜打扮一番,幽灵般失踪,等回来时候你妆面都花了,还真像是和幽灵约会。你还常常疑神疑鬼,说一些有关于周小雯灵异之类的话。”

江晨芙之所以故意点她的痛楚,是想提示她不要陷入到无望的爱情中以免惹火烧身,而于小曼却明显已经深度痴迷。

“我是和人去约会,一个我愿意和他一起死的男人,你还真当是我和幽灵约会啊?我不是疑神疑鬼,关于午夜女人的哭声,和周小雯死前那句话的的确是发生在我们周围啊!”

于小曼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若有所思地说:“我记得周小雯临时下的毒咒,她当时的眼神好恐怖,我现在想来身上就发冷,从她死后经常在午夜会听到女人的哭声,明显是她阴魂不散?”

“我不相信这些,人死后不过是黄土一捧,哪有什么灵魂?”

江晨芙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她不想把自己卷入到不健康的漩涡当中去。

钱灵咽下一口茶,给她们讲了一个不知道的传说:“有些东西不可不信,我给你们讲一个关于祥和医院的故事。五年前,院长爱上了一个比他小二十几岁的漂亮女孩,女孩的父母是医院的病人,因此她结识了院长。女孩家境贫寒,父母治病需要花费一大笔钱,她哭着去求院长,用婚姻做了赌马。很快,他们在最豪华的饭店举行了婚礼,老夫少妻引来了一大堆羡慕的眼光,也招来无数的非议。新婚之夜,院长还没有来得及把美丽的新娘抱在怀里,就听到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女孩的情郎追了过来,院长大怒和情郎大打出手,情郎年轻力壮占了上风,把院长打倒在地,他拉起女孩就走。院长抱住女孩的脚,祈求她不要走,女孩说这个婚姻是个错误,她根本就不喜欢院长,求他放她走。院长是真心喜欢女孩,他流下伤心的泪水,他不想失去女孩,可硬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正在院长犹豫之间,情郎趁机一脚跺在院长手上,院长恼羞嗔怒,爬起来和他做最后的搏斗,情郎失足落下了楼顶。女孩绝望,当即跟随情郎从楼顶跳下了去……从此,每逢初一十五的深夜,总会听到一阵冤魂的哭声,从此,院长再也没有娶妻。”

江晨芙自从来到祥和医院就从来也没有见过院长,听说这里的好多医生都没有见过院长,都说院长是一个神秘人物,轻易不会被人见到。这个故事太震撼了,听完后她的鼻子酸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想不到院长还有这样一段震撼心灵的故事?没有爱的婚姻都是悲剧,只是他们的悲剧当时就发生了。这个女孩太可惜了,为了给父母治病而嫁给院长,又为了情郎而殉情。”

钱灵叹了口气说:“我们院长很讲情分,虽然女孩不是真心想嫁给他,可是在法律上他们还是夫妻,院长就把女孩的父母接到大房子住,对待他们就像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

于小曼摇摇头,发出一声长叹:“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老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女孩的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在人间不能爱,去阴间一样可以做一对快活爱侣。”

“小曼,我看你是鬼迷心窍,思想被驴脑袋替换,你这是什么病态观念?”

“如果有必要,我情愿和我心爱的人一起去死,就像院子娶得那个女孩一样,若是不能在人间爱,就到地下爱去。”

“完了,于小蔓这个傻丫头已经陷进泥潭,为爱疯狂,无可救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