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做天看

  • 悬夜
  • 海韵hy
  • 2365字
  • 2017-08-21 21:52:30

出来墓地,夫妻俩心事重重地走在街上,久久都没有说话,他们朝着儿子学校的方向走去。

郑航宇休假的时间到了,一想到午夜祥和医院里的女人哭声,他浑身的毛发竖起,身体似乎又陷入那个异度空间之中。

郑妻心有不安的地望着丈夫,说道:“航宇,你明天就要去上班了,我总觉的心里不踏实,要不你辞职换家医院吧?凭你的实力去哪里都受欢迎。”

郑航宇摇头:“不行,我和祥和医院有三年合约,人家高薪聘请我来,我绝对不可以违约另起炉灶。”

“航宇,我总觉得心里不安,预感要发生什么事情?”

郑妻的神情越来越不安了,她害怕失去丈夫,怕失去这个家。

“恶有恶报,怕也没有用,该发生的事情根本就躲不过,该交代的事情我都给你交代好了,就是我死了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不许胡说!你命大福大,一定躲得过。”

郑妻抬手堵住他的嘴,正午的阳光阳光给他们周身镀上一层金光,郑航宇从来也没有注意过生命会如此灿烂,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个一直都守在她身边的女人,他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而她却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着。

他们随着拥挤的人群穿过十字路口,前面是一条小街,一个挂着“马大师”的黄旗引起了郑妻的注意。她就像看到了暗夜的光明,语气变得激动起来:“马大师?原来马大师在这里?久闻他的大名,你知道他有多神吗?上一年,我同事怀疑他老婆和别人有染,他老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一年,通过警方找遍,连个人影都没有,马大师掐指一算就知道她所在的方向,说的是准确无误,一个月前他们夫妻已经和好,原来他老婆去广州打工了。今天既然我们碰到了,就去占卜一卦。”

郑航宇摇头:“我不相信这类占卜,去了也没有意义,我不去。”

“我不忍心你被周小雯这件事所折磨,我们去找马大师帮忙,他一定有办法的。”

郑妻硬是拉着丈夫来到了马大师摊子前,马大师依然是一身道观模样,正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郑妻弯下腰说道:“马大师,我们要卜卦。”

马大师睁开眼睛,打量了他们一眼,他的眼睛在郑航宇脸上怔住,顿时,他的脸色大变,额头冒出一层汗,低头念叨:“罪孽!罪孽!老朽不做你的生意,施主二人请回吧。”

郑妻恳求他说:“马大师,请你给我丈夫卜上一卦吧。”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施主,好自为知,我帮不了你,请回!遇到罪孽深重之人,我会三天都没有生意。”

马大师弯腰收拾摊子,他的店面就在街道的旁边,挂着“马大师事务所”的牌子,“咣当”一声把他们关在门外。

郑妻在门外苦苦相求:“马大师,求你开门,你的宗旨不是与人为善,普度众生吗?不能看着我们有难而绝之门外?”

马大师抛下最后一句话:“做人要行善积德为根本,善恶只在一念之间,一步走错就会全盘皆错,恶人会下十八层地狱,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恕老朽无能为力!”

“马大师,我丈夫不是天生的恶人,无奈他一念之间做了错误的决定,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求你帮他一次吧。”

郑妻哭着用力拍打门,屋里面死一般的沉寂,空气中都漂浮着绝望的气息。她无望地蹲下身体,靠在门上放声大哭。

人在做,天在看,错有一念起,便无法回头。郑航宇的神情变得平淡,他为妻子擦干了眼泪,含着笑说道:“该来的总归会来,躲也躲不掉,伤心也没有用,不如勇敢的去面对。老婆,我们一起去接儿子放学,然后一家人去吃海鲜。”

这个时候,郑航宇强烈的感觉到妻子的珍贵,为什么以前没有感受到呢?他拉着妻子的手奔向茫茫人海,不知道他的生命里还有多少个明天?

郑航宇回到了祥和医院,他心神不宁,孤言寡语,常常是一个人对着白墙壁呆坐,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小心谨慎,从不多看谁一眼。

查房的时候,他不小心接触到江晨芙的眼睛,又浮想起那个异度空间的灵异景象,手里的X光片掉落在地。

“郑医师这是怎么啦?”学生们纷纷议论,不解地望着他。

刘石在心里冷笑一声,郑航宇一直都是他最大的绊脚石,本院最有资历权威的医师除了郑航宇就是王辉,而后才能排到他。郑航宇对他的威胁最大,他还占了一个主任之名,否则刘石的副主任早就升级了,现在郑航宇两次手术失败,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估计他坚持不了多久就会下台。

郑航宇重新拿起病人的X光片讲解,刚说了一句,他的舌头就僵住了,他拼命在想下面该说什么?他心急火燎,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一双双大大小小的眼睛盯着那张嘴,等待着下一句讲解,病房里的病人也都纷纷傻眼,医学造诣较高的教授为何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任伟驰脸上的两道寒光射向郑航宇,他冷峻的脸上带着一种琢磨不透的神情,这是江晨芙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

“郑教授最近生病,身体不好,还没有恢复就来上班了,我们不能累着他,否则以后的手术谁做?”

刘石有些虚伪地昂头一笑,他接过郑航宇手里的X光片,畅通无阻地给大家讲解。

“对不起,我有些头晕。”

郑航宇的眼神不小心又触到了江晨芙,他紧张的撞到病床上的输液杆,身体跟着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

“郑教授,你没事吧?快去休息,这里有我。郑教授这种带病工作的精神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刘石更加得意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就凭现在郑航宇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配担当起高级教授的重任。

于小曼偷偷送给他一个暗示的眼神,刘石立即会意,回了她一个不让人发现又很暧昧的短笑。

学生们似乎更加喜欢听刘石讲解,目不转睛地跟着他的目光游走。其中有两道寒光如两道利剑,在刘石的脸上划过。

郑航宇心不在焉地来到办公室,他在桌子上拿出一盒咖啡,他每天的习惯就是喝三杯浓咖啡。最近咖啡里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似乎带着血腥感,又带着一种原本的咖啡苦味,说不好是什么味道,总感觉怪怪的,他懒得去追究这个问题,端起咖啡不顾烫喝了一大口。

头晕乎乎的,眼前的景物变得恍惚,看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感觉就像在看一部晃动的宽荧幕电影。

杂乱的脚步声很说话声响起来,查房结束了,刘石赢得更多学生的认可,瞬间威望升腾。

郑航宇像落汤鸡一样使劲的摆摆头,他急于要调整自己的状态,他把脸浸泡在冰冷的水里,感觉神情气爽了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