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贤师临场

  • 武圣世家
  • 白马出淤泥
  • 2064字
  • 2011-05-06 20:13:53

那数十人扫视了周围一眼后,一人走到老人的面前问道:“老人家,你可曾见过一个年轻人,十五六岁的年纪!”

老人盯着这些人看了一眼,缓缓说道:“老头子在这里许多年,你们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人。”

那人眉头紧锁,而后转头问自己身旁的一人道:“你不是说应该在这里的吗?”

“属下也是无意间得到的消息,还未曾确认!大人恕罪!”

那个大人瞪了他的属下一眼后,而后再次对老人问道:“你真的没见过?”

“没有。”

“那这里就你一人了,是吧?”那人继续问道。

“没错。”

“那边的两份碗筷作何解释?”那人指着老人身后的一张破桌道。

老人眉头微皱,自己竟然忘了收拾。

“说吧,是不是他来过,他叫关莫涯。”那人继续问道。

见到老人还是默不作声,那人又说道:“你不需要有什么顾虑,我们是兴安尔山的人,奉贤师之命前来寻找关莫涯,并没有恶意。”

说完就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一块腰牌,以此证明他们是兴安尔山。

“兴安尔山?贤师?好像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老人听完后,喃喃了一声。接着他看了看那人手中的腰牌,只见腰牌上有个‘贤’字,说道:“虽然你说的我感觉熟悉,但是不好意思,老头子记性不好,实在是想不起来你们到底是何来头。因此无可奉告!”

“你!”

那个大人急忙制止了自己属下,说道:“老人家,我们此行是想找到关莫涯,然后护其回大明,你大可不必担心。”

“哈哈~~”老人大笑一声后,说道,“看在你们对老头子还算尊重的份上,你们走吧!”

“那就得罪了,还劳请老人家随我们走一趟吧!”那个大人说完后,他身后的两个属下就朝着老人走去。

当两人靠近老人的时候,突然间,他们的身子飞了出去。那个大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望了远处狼狈爬起的两个手下一眼,而后对老人说道:“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那么,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吧?”老人问道。

“实在抱歉,前辈,关莫涯的下落事关重大,因此要是前辈不答应晚辈的话,那么晚辈只好得罪了。”那人摇了摇头道。

“哦?”老人眯着双眼望了他们一眼,道,“这倒是有趣,那么老头子就陪你们玩玩!”

杜璇茵近段时间很烦,这么多人派出去竟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两个多月了。

“贤师大人,不好了!”突然一个属下跌跌撞撞地跑到杜璇茵的面前跪在地上道。

杜璇茵脸色一寒,冷声道:“赶紧说!”

“哈尔大人遇上麻烦了,他们~~~”

“他们怎么了?”杜璇茵有些诧异地问道,难道在这大漠上还有人敢向兴安尔山挑衅?

“哈尔大人得到有关关王爷行踪的消息因此就赶往那里,可是在那里~~”

这人还未说完,杜璇茵脸色一变,打断他的话道:“在哪里?”

那人愣了一下,不过既然贤师发问,他也急忙答道:“离此处不足十里的北边。”

“什么事路上再说,走!”杜璇茵说完就朝着北边而去。

十里对于杜璇茵这样的高手来说,根本花不了多少的时间,当她来到目的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她愤怒不已。

“住手!”她大喝一声,身子化作道道残影冲向了老人。

当杜璇茵出现的时候,老人就有所觉。不过他也没想到这出现的女子的脾气有些暴躁,竟然不说一句就杀向了自己。

老人将脚下的一个人踢到了一旁,而后盯着冲向自己的女子。自己刚才也只是稍微活动活动下了筋骨,这些人看着凄惨,但是也只是一些皮外伤,回去过个三五天也就没事了。毕竟他不能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会对关莫涯不利,但是从他们的作风上看,也不似那些大恶之辈。因此他也只是教训了他们一下。

杜璇茵心中是憋了一肚子的闷气,现在竟然还有人不将自己兴安尔山的人放在眼中,简直是罪不可恕。

‘轰~~~’杜璇茵的一掌击在了老人原先所立之地,而那个老人的身影早已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杜璇茵双脚一蹬,身子再次冲向了那个老人。

那个老人脸上带着一丝的微笑,对于杜璇茵的攻击不住的躲闪。

“贤师大人真厉害!”

“那当然!”

杜璇茵的属下将那些之前先到被老人放倒的同伴扶到了一旁,看到杜璇茵猛烈的进攻之势,不由感叹道。

“哈尔大人,你感觉如何?”一个属下扶着那个领头的人问道。

“不要紧。”哈尔苦笑了一下道,没想到这老人的实力如此的深不可测,自己这些人在他面前根本就像三岁的小孩,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

“大人,你可以放心了,有贤师大人在,那个老头讨不了好!”那个属下见哈尔有些走神,不由安慰道,“大人?”

“哦!你说什么?”哈尔收回自己的目光,问道。

“属下说,这回那个老头可有罪受了!”

听了自己属下的话后,哈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深思之色。他的那个属下见自己的大人未再说什么,那他也沉默了,转头望着远处交手的两个人。

“这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哈尔的实力这些人中是最高的,因此他看到了他属下们没看到的东西。现在看上去是贤师大人占据着上风,毕竟贤师大人的攻势如狂风骤雨般。但是,当他看到那个老人的身形时,他震惊了,因为那个老人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退避,但是他的步伐依旧是那么的有条不紊。

“呀!”哈尔突然惊呼一声。

“大人,您怎么了?”他身旁的属下急忙问道。

“腰牌,我的腰牌没了!”哈尔不经意间一摸自己的腰间,才发现自己的腰牌不见了。

“大人,肯定是刚才和那老头交手的时候掉了,等贤师大人收拾了这个老头,属下再去替大人找腰牌。”

“也只能如此了。”哈尔点了点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