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文王孔家

  • 武圣世家
  • 白马出淤泥
  • 2161字
  • 2011-03-06 23:13:57

“少爷,您这是生什么气?要不要老奴带人去教训教训?”一个阴霾的老头急忙跟上怒气冲冲从大殿出来的关天云道。

“教训?教训你个鬼?”关天云怒道。

那老头缩了缩脖子,道:“少爷,您到底是怎么了?”

“岂有此理,老赵,今天那小子竟然给我脸色看,你说我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关天云道。

“少爷,其实咱们毕竟是外来的,有些时候不妨让着点。”老赵低声道。

“哼,他关莫涯不就是顶着关家嫡传的身份吗?他会什么?一无是处,简直是关家的耻辱!”关天云大声道。

“嘘~~少爷,轻点!”

“怕什么!”

关天云之所以留在关家是关莫涯的父亲,也就是上任的关家家主决定的。因为关莫涯的父亲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体制特殊,无法修炼出内力。因此在家族旁亲中挑选了资质最好的关天云,万一关莫涯有个什么意外,关家总不至于大乱。

“老赵,我等不住了,咱们再试一次吧?”关天云小声道。

“别!”老赵脸色一变道。

“我就不信他还会有那么的好运!”关天云脸色发寒道。

“少爷,前几年我们下过毒,暗杀,可是那关莫涯都能安然无恙的避过,以老奴看,这事蹊跷,我们不可以贸然行动!”老赵低声劝道。

“老赵,你是我家的老人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实在等不及了,让关莫涯那个武学废人占着武圣世家的家主之位,真是天也不容他!”关天云咬牙切齿道。

“少爷的心情老奴很理解,老奴觉得我们以前的事恐怕瞒不住别人!”老赵道。

“什么?”关天云惊道,这事要是泄露,那自己不是一切都完了吗?虽然关莫涯是废物,但是他现在毕竟还是关家的家主,手中的权力还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

“少爷也不必过于担心,以老奴推测,那关莫涯数次逃出生天,恐怕都是那福老头的缘故!而且,他应该知道我们的一切!”

听到老赵的话,关天云沉思了一下,想起了福伯的身手,他心底不由冒出了一股寒气,急忙问道:“那他知道了,我们该怎么办?老赵,你有把握对付他吗?”

老赵摇了摇头道:“,老奴也在暗中观察过他,但是得出的结论是,深不可测,毫无胜算。”

“那可如何是好?”关天云有些手脚无措了。

“这点少爷大可放心,他只是为了保护关莫涯,其他的即使知道我们想要关莫涯的命,他也不会对少爷动手的。”老赵安慰道。

“为什么?”关天云奇怪道。

“以老奴看,福老头受了老太爷的大恩,因此上任家主交代的事情,他肯定会履行的。其中应该就有好好保护关莫涯的一条吧。其实明眼人都是知道,关家在关莫涯这样一个废柴身上肯定完蛋,而少爷您就不一样了,毕竟你也算是关家家主的候选人。他为了报答老太爷的恩情,是不会伤害您的。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您也是老太爷的亲孙子啊!”老赵解释道。

“真的吗?好像有点道理!”关天云点了点头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下人们不断的在跑来跑去,异常的繁忙。

“怎么了?”关天云拉着一个下人问道。

“云少爷,皇上封王的圣旨到了,现在大家都在准备呢。”那下人回答完后,就跑开了。

“封王!”关天云喃喃道,握了握拳头暗道,“关莫涯,咱们走着瞧,我看你这王位能够坐多久!”

书房中,关莫涯随手将手中的圣旨仍在了书桌上,而他身后的福伯没有丝毫的反应。

关莫涯坐在椅子上后,对福伯道:“福伯,你也坐吧。”

福伯躬了一身,就坐到了边上的一张椅子上。

“武王?还算吗?”关莫涯喃喃道。

“少爷,当然!”

“你要知道,打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闭关,见到的也就是寥寥几面。这期间,他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武王应尽的责任。现在武林中,关家早已没落,朝廷派人取代了我们关家的位置,担任一年一度的‘天下武阁’的主事人。”关莫涯叹道。

听到这里,福伯脸色微微一变,犹豫了一下道:“或许有些事不像少爷所想的那样。”

“哦,那是怎么样?”关莫涯问道。

见福伯一时语塞,关莫涯笑了笑道:“算了,不管怎样,我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夺回关家的一切,重振关家昔日的辉煌。”

“老奴相信少爷!”福伯道,顿了一下继续道,“少爷,既然已经封王了,那么有件事就得准备一下了。”

“什么事?”关莫涯问道。

“就是少爷您得去孔家提亲!”福伯说道。

“孔家?文圣世家孔家?”关莫涯喃喃道。

“没错,这是两家的万年约定,所以少爷得早做准备。”

文圣世家,始祖孔仲尼,创立儒家学说,被尊称为文圣。孔家传承至今已有上万年,比起当年却是更加的辉煌。

传承万载,多少皇朝被历史的大河淹没,一直屹立不倒。不论是谁坐上皇位,都会封孔家家主为‘文王’,就如关家家主为‘武王’。

孔家弟子遍天下,朝中门生故吏不知其数,新朝的建立离不开这些儒家士大夫,因此,孔家世代为王。

因此孔家和关家两大家族就有了约定,历来关家家主被封为王或者下任家主继承人满十八都要去孔家提亲。

“婚姻需要两情相悦,我看还是能推就推吧。”关莫涯说道。

“不行,少爷,这是祖上的规矩,您也不能例外!”福伯坚决道。

“福伯,你也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虽然我从小没有娘,但是我也知道娘并非孔家人,你说,父亲就已坏了规矩,我又何必要遵循?”关莫涯道。

福伯叹了口气,道:“少爷,虽然这事你或许一时难以接受,但是为了关家您不得不去,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关家势弱,孔家日盛。当年您父亲没有按照约定,因此孔家是一直耿耿于怀的。所以现在~~~”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我明天就出发!”关莫涯打断道。

看着脸色坚决的关莫涯,福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他知道关莫涯其实内心是不愿的,但是一切为了关家,现在不好再得罪孔家,关莫涯放弃了个人的想法,这是明智的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