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五天后

  • 武圣世家
  • 白马出淤泥
  • 2050字
  • 2011-03-24 21:31:55

万流青没有理会万流苏,只是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见到自己哥哥的样子,万流苏心中也是恼怒,也是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好似和万流青赌气。

段如峰和关莫涯一见,两人对望一眼,无言地摇了摇头。

“话又说回来了,隐龙老弟,这几个月你过得如何?”段如峰挑起了话题,希望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其实~~”关莫涯想了一会,最后还是说道,“其实我这次是逃婚出来的!”

‘啪啪~~’

听到这话,不论是段如峰还是刚才独饮的万流青都是碰翻了自己的酒杯,吃惊地望着关莫涯。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关莫涯被两人看的发毛,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面具,面具还在。

“咳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段如峰干咳了几声,然后说道:“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啊,我们三兄弟之中竟然是隐龙老弟最早成家立业啊!”

“是没想到,不过老弟,你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喊上兄弟,实在是不够意思,今天怎么说你也得自罚三杯以示赔罪!”万流青一把抓起酒壶递到关莫涯的面前道。

关莫涯接过酒壶爽快地说道:“这酒该罚,不过家是成了,立业却是遥遥无期!”说完,关莫涯连饮三杯。

这个时候,万流青来到了关莫涯的身旁,用手肘轻轻抵了他一下,挤了挤眼睛暧昧的问道:“是哪家的小姐,说不定我们还认识!”

“是啊,新娘子是谁啊?”万流苏突然来了兴趣,兴奋地问道。

关莫涯不由苦笑道:“各位还是饶了我吧,这是家中从小定下的婚事,我也无法推脱,至于是哪家的,还请见谅,小弟实在有些苦衷!”

“哼,这么小气,不过问下这新娘子漂不漂亮总没事吧?不过我想,这新娘子一定不漂亮!”万流苏说道。

“苏小妹,你怎么知道?”段如峰急忙问道。

“段大哥,你怎么这么笨呢,你想啊,要不是那新娘子长得不美,他会逃婚吗?”万流苏指着关莫涯道。

万流青有些同情地望了关莫涯一眼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弟,木已成舟,你受苦了!”

“哎~~”段如峰也是为关莫涯的不幸叹了口气。

“喂,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要说起来还不是你们这些男人贪恋美色。不管新娘子漂不漂亮,你既然娶了她,那你就得负责。凭什么你们男的可以在外面风流快活,而让我们女子要三从四德,从一而终!”万流苏见几人的样子,实在是看不过眼。

“小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你就不要再说这些有伤风化的事了,还好这里没外人,不然我看你以后谁要你!”万流青叹道。

“我才不稀罕!”万流苏嘟囔道。

“万老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苏小妹怎么可能会没人要呢,我~~呵呵,总之呢,我是说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事的!就是这个意思!”段如峰被万流青盯着有些不好意思道。

“其实,虽然我和她拜过天地,但是还真没见过她的容貌,所以是美是丑,我真的不知道。但是万姑娘的话也有道理,毕竟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或许我这么做太自私了,丝毫没有顾及她人的想法!”关莫涯有些感触道。

毕竟关莫涯多了一份记忆,而那份记忆中的世界是男女平等的。因此,关莫涯经万流苏这么一说之后,还真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孟芸曦。自己这个世界是男尊女卑的世界,也就是像另一个记忆中的封建社会。孟芸曦竟然嫁入了关家,那么她生死关家的人,死是关家的鬼,她这一辈子注定是要依靠自己。

另一份记忆中,有关这些的内容有不少。当然他都是从那些电视中看到的,但也差不多。自己当然可以不理会孟芸曦,但是有了那份记忆后,关莫涯的心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感染。

“这次回府后,或许真的得好好和她沟通沟通,木已成舟,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关莫涯心中感叹道。

五天的报名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今天就是‘江湖论道大会’举行的日子。等到关莫涯,段如峰和万流青等人来到会场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早已人山人海。

这些人中有来参加大会的,更多是来看看到底谁能夺得最后的前十名,毕竟这可是三年一次的江湖盛事。

半个时辰后,中间早已搭建好的高台上出现了不少的人。其中领头的就是关莫涯见过的大皇子朱昌泰。

这些人一上台,台下的江湖人士纷纷开始议论。

“安静!”朱昌泰边上的一个大汉吼道。

“好深厚的内力!”万流青脸色微微动容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朱昌泰是大皇子,深受皇帝的喜爱,太子之位迟早是他的。他身边的护卫岂能简单?”段如峰道。

见底下的人都安静下来了,朱昌泰上前一步,笑道:“今天是三年一度的‘江湖论道大会’,本皇子有幸代表朝廷主持这届的大会。本皇子希望在场的诸位能够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取得好名次。”

“哎呀呀~~江湖上的事何时轮到朝廷指手划脚了!”突然台下传来了一句声音。

这话声音虽然不响,但是在场的都是武功了得的江湖人士,这句话自然听得清清楚楚。虽然自从朝廷掌控‘天下武阁’后,大家都对朝廷不满,但是这话大家也只能放在心中,绝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指出。

听到这句话,朱昌泰的脸上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他边上的护卫猛地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台下众人,想要找出刚才出声之人。但是即使这些护卫的实力不弱,想要在台下这么多人中找出那个出言不逊之人简直就像大海捞针。毕竟那个人敢这么说,自然有办法不怕被人找到。看来这算是对朝廷不满的一些江湖势力所为,只是现在还不敢正面和朝廷交涉罢了,谁让现在的朝廷强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