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同归于尽

  • 武圣世家
  • 白马出淤泥
  • 2086字
  • 2011-09-23 11:26:10

同样的花奴娇一时也赶不上,毕竟三人的实力都是伯仲之间,她要阻止施天狼带走关莫涯自然是不想施天狼得到那神火。要是被他们得到神火,那他们的实力将更加强大,这是她不希望见到的,这点她和童义迁是一致的。不过她内心也有些怀疑,这童义迁内心是否还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对于现在来说,童义迁的其他想法倒是其次的,这些以后可以慢慢求证。

关莫涯望了满脸得意的施天狼一眼,吃力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怀中。要是这施天狼现在就逃出去,先不说自己无法逃脱,就是刚才先走一步的季常昱等人恐怕也会受到波及。现在的大厅早已没人,那些高手早就撤离了,毕竟有这样的变态高手在,他们也不敢在此逗留。

“臭小子,你死了挣扎的心吧!”关莫涯的小动作逃不过施天狼的神识。

关莫涯脸色微微一笑,他知道施天狼以为自己想要逃跑才做这个举动,实际上~~~~

“臭小子,你做什么?”施天狼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急忙喊道,“住手!”

就在施天狼有些惊恐的脸色中,关莫涯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了‘轩辕令’,而当他将这令牌握在手中的刹那间,就猛地将其按向了施天狼的胸口。

“不要!”关莫涯的举动怎么可能逃得过童义迁的眼睛,他也是惊恐地喊道。

而花奴娇则是停下了脚步,对于关莫涯的举动,她的脸上倒是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她就将注意力放在了童义迁的身上。只见童义迁还是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施天狼,脸上那担忧的神色表露无疑。见到这样的情景,花奴娇的嘴角微微一翘,口中喃喃了一声,只是谁也未听到她在呢喃什么。

“哈哈~~接招吧!”关莫涯大笑道。

现在的关莫涯已经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了,之前季常昱也是说过要是一个人有两块‘轩辕令’的时候,始皇帝陵中的阵法禁雷就会发动。刚才的一幕,关莫涯还历历在目,自己现在对施天狼已经是无能为力了,那么现在只能借助始皇帝陵的力量了。至少自己得保证,季常昱他们能够安全离开这里。

施天狼知道自己拦不住关莫涯,因为关莫涯将手中的令牌紧紧按在了自己的胸口,而自己之前得到的那块也正好放在自己的胸口。

两块令牌一接触,在施天狼和关莫涯的上空顿时电芒闪现。

关莫涯虽然被被施天狼制住了功力,但是感觉还在,那电芒的出现,他还是发现了。这个时候,关莫涯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心中不由暗道:“芸曦,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如果还有来世的话,对不起~~~”

施天狼心中焦急万分,要是自己没有压制实力,这点雷电算什么,可是现在却是非常时刻,自己的实力只有地级巅峰。即使自己拥有丰富的阅历,恐怕也会在这禁雷下尸骨无存。

没有时间让施天狼多想,只听到他大吼一声,身上的气息顿时暴涨。

施天狼身上出现的气息,让还在飞奔中的童义迁猛地停下了脚步,他惊恐地喊道:“你疯了啊!快住手!”

童义迁实在是没有想到施天狼竟然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禁止,这么一来,他的实力就恢复了在外面的水平。

施天狼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其中的凶险,始皇帝陵中出现天级以上的高手,那么对于这个人来说就是灾难,其凶险程度更甚两块令牌产生的阵法禁雷。

不过,对于现在的施天狼来说,两者没有什么区别,毕竟这阵法禁雷之下,自己要是只依靠地级巅峰的实力,也是无法接下。

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在恢复实力的瞬间击溃这道阵法禁雷,而马上压制自己的实力,使得自己的实力恢复地级巅峰的水平,或许这样还能逃过一劫。

那阵法禁雷猛地轰响了施天狼和关莫涯,只见施天狼手一撑,一团血云出现在了手中,而后迎向了那道禁雷。

施天狼脸色有些惨白,那道禁雷终于是被自己挡下了,但是自己消耗的力量也是不小。

“快,快压制实力!”童义迁急忙喊道。

施天狼当然不会迟疑,只是,为时已晚,就在他挡下那道禁雷的同时,他和关莫涯所立的位置突然一阵扭曲,两个人顿时消失无踪。

“不~~~”童义迁愣愣地望着空空如也的大厅,就是刚才,那里还有两个人,眨眼间就消失无踪。虽然当施天狼解开自己的禁止恢复实力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这个结局,但是人总是有那么一点期望,总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花奴娇走到了童义迁的身旁,淡淡地望了两人消失的地方一眼,娇笑道:“咯咯~~这样最好了,施天狼完蛋了,那神火也没了,很好,很好~~~”

听到花奴娇的话,童义迁猛地瞪了花奴娇一眼。

而花奴娇毫不在意地说道:“童义迁,看起来,你比施天狼还在意他的安危!”

“你想多了!”童义迁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地说道。

“是吗,希望是奴家想多了,这次始皇帝陵之行还真是有趣,咯咯~~”说完,花奴娇就走向了那道出口。

童义迁望着花奴娇的背影,眼中充满着杀意。

而花奴娇虽然看似随意朝着出口走去,但是她的心头还是仅仅防备着童义迁,身后传来的那股凛冽的杀意,还是让她觉得有些心惊胆跳。

不过当她迈进那道亮光的时候,童义迁也并未出手。

“童义迁,这件事,奴家总有一天要弄清楚,现在只差证据,哈哈~~倒时这戏可有的唱了~~~”花奴娇心中冷笑道。

当花奴娇离开了,童义迁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刚才他想对花奴娇动手,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要是两人真的斗起来,自己也讨不了好,再说,即使杀了眼前的花奴娇,那也只是分身罢了,她知道的,怀疑的,本尊还是知道的。反正现在她也是怀疑,就让她怀疑好了,没有证据,那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自己该如何向殿下说明一切呢,这点真的是让他头疼无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