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热带雨林
  • 生存法则
  • 纷舞妖姬
  • 3719字
  • 2019-01-14 22:28:10

正午的太阳就悬挂在头顶,拼命照耀着这片辽阔而又宁静的世界,随着一团团水雾蒸腾而起,空气中随之到处弥漫着浓重得几乎无法化开的潮湿气息。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拥有上百年历史,足足有六十米高的参天大树,它们尽力将伞状的树冠展开,将代表温暖与希望的阳光,彻底隔绝在自己领域之外。在它们的封锁下,就连水蒸气都没有办法逃逸出去,在树叶上遇冷重新凝结,在不断积蓄后,又变成水珠重新滴落下来,打在足足半人高的地表植物上,发出犹如下雨般“哒哒”的轻响。

如果没有人在前面用开山刀劈开遍布整片大地,足足半人多高的植物和带着倒刺的坚韧树藤,走不出两百米,全身的衣服就会变成碎布条;如果没有扎紧自己的裤脚,并做好驱虫措施,最多十分钟,足足有手指粗的蚂蟥,就会顺着裤管爬遍你的双腿,在不知不觉中,把你的鲜血和生命力,偷偷吸走。

这里到处都是水,但是你绝不能口渴了,就随便走到一个看起来干净得没有半点杂质的小水坑前取水饮用,因为水坑底部,那几朵看起来美丽而无害的红色小花,也许就是含有致命剧毒的棘昙花。

这里到处都是看起来分外诱人的果实,但是你绝不能把它们摘下来就往嘴里放。有很多人,就是因为无法抵挡饥饿,吃了大量自己也叫不出名字的水果,结果他们像发疯一样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在到处都是荆棘,到处都暗藏了各种致命危机的大地上又笑又跳又喊又叫,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最后倒在这片大地上,用他们的尸体,让周围植物长得更加茁壮。

没错,这片由一片无尽的绿色组成,站在里面却感受不到绿色的温暖与生机,只会从心底扬起一片绝望的世界,就是比沙漠更可怕,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到处都是累累白骨的刚果热带雨林!

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自己穿着海军陆战靴的大脚,踩进松软的地面后,发出的“噗滋”声,走在队伍最前方,挥舞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刀,不断劈砍荆棘和树叶的奥尔登,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突然,奥尔登停下脚步。同时举起了右拳。

看到奥尔登的动作,跟在他身后的整支队伍,都立刻进入静止状态。其他人顺着奥尔登的目光方向看过去,几经辨认他们才看到,在一片距离地面将近二十米高的绿色树冠中,静静趴着一只成年猎豹。

在原始丛林中,这些身手敏捷可以轻松爬上几十米高大树,并借助皮毛颜色,成功掩藏起来的猫科动物,是最优秀的猎手。它们爬到距离地面二十米高的大树上,当猎物从它们的身下经过时,它们就会居高临下直接扑下来,借助下坠的力量,对猎物发起致命攻击。

不要说是人类,就算是一头成年野猪,被这样一头体重超过四十公斤的成年猎豹挟着下坠力量扑中,脊骨也会被生生砸断,只能哀鸣着任由对方对自己的喉咙再补上一下子,最终成为对方嘴里的食物。

在奥尔登身后的队员,身上都背着自动步枪,他们甚至还配备了在战场上,可以在短时间内对敌人实施高强度火力压制的自动榴弹发射器,和被称为“金属风暴”,每分钟可以打出两千发子弹的格林特单兵火神炮。以这种武器配备来说,他们绝对能站在这片原始丛林食物链顶端。但是看着静静趴在一根树丫上,用那双金黄色的眼睛,静静盯着自己一行人的花豹,却没有一个人开枪,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平静得犹如在电影院看一部描写自然景观的影片。

奥尔登也没有说话,他只是抬起头,静静的盯着那头准备以他们其中一个人为攻击目标的花豹。大概彼此对视了一分钟后,奥尔登向前走出了一步。

在大自然中,两头猛兽狭路相逢,它们就会彼此对峙,小心衡量彼此的力量。当其中一方主动向前迈步的时候,那就代表了它占据绝对上风,已经准备向对手发起进攻!

奥尔登的这一步,让趴在粗大树枝上的花豹变得紧张起来,就连它的喉咽中,都发出了充满警告意味的低声呜咽。

“我没有兴趣陪你玩游戏。”奥尔登盯着头顶的花豹,沉声道:“走开!”

花豹更紧张了。它在这片丛林中,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人类”这种动物,有一次饿急眼了,它冒险攻击了一个和同伴走失的人类,结果它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恐惧,从那个时候开始,它就把人类列入了自己食物范畴。

可是眼前这个人类,和它以前遇到的猎物绝对不同!这个人类只是静静在那里一站,一股有若实质的杀气,在瞬间就划破两者之间五十米漫长虚空,狠狠刺入它的心脏。长期生活在强存劣汰残酷大自然中,所培养出来的最敏锐直觉,更在提醒着这头花豹:小心,这个人类绝对危险!

再次向前迈出了一步,望着整个身体都弯成了弓状,就连背脊上的长毛都倒竖起来的花豹,奥尔登缓缓扬起了手中那把沉重的开山刀,“要么走,要么死!”

花豹撤退了,它滑下大树,转眼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气势在大自然中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直到确信危险彻底消失,奥尔登才轻轻的吁出了肺叶中的一口长气。

在湿气太重的热带雨林,很多动物的呼吸道,都会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所以它们的喘息声会比生活在其它地区的同类重得多,偶尔还会拉出一丝哨音,花豹之类的猫科动物尤甚。如果不是在战场上养成了面对危险最敏锐的直觉,在猝不及防之下,奥尔登带领的这支队伍,很可能就会付出鲜血甚至是死亡的代价!

“诺丁!”

随着奥尔登一声低叫,一个身高还不到一百七十公分,动作比猿猴更灵活的男人,快步走到奥尔登身边。他的全名是诺丁里文奇,是奥尔登的助手,也是这支队伍的副队长。

诺丁里文奇比身高两百一十公分,长的虎背熊腰的奥尔登足足低了两个头,就连体重也只是奥尔登的一半,但是只要看看他脖子上,被子弹直接贯穿喉咙的伤疤,还有脸上那条半尺多长的刀伤,就绝对没有人敢对这个在战场上受到过如此重创,却依然奇迹般活着的男人稍有轻视。

奥尔登低声道:“三点钟方向。”

诺丁里文奇扭过头,在树丛中略一搜索,他双眼的瞳孔就猛然收缩。在他们右侧不足三十米的位置上,有一块稍微平坦的土地,在那里,赫然以三角型,堆着二十多个人类的头骨。

诺丁里文奇打出几个手势,两名担任斥候任务的尖兵,迅速向前靠去和诺丁里文奇组成一个三三制掩护队型。在同时,一支火力支援小组,也在合适的地方,架起了班用轻机枪和自动榴弹炮。

“秃鹫一号就位!”

“秃鹫二号就位!”

奥尔登耳边的便携式单兵步话机里,传来两个压抑的声音,这代表着,两名号称“步兵死神”的王牌狙击手,已经进入火力视野最佳位置。从这个时候开始,无论是人还是动物,想要对诺丁里文奇带领的搜索小队发起进攻,就必然要遭到两名狙击手最凌厉反击!

在奥尔登沉默的注视下,诺丁里文奇带着两名斥候,小心翼翼的向那堆白骨接近。最后诺丁里文奇左手持枪,蹲下身体,用右手捡起一个头骨。

“这些头骨尺码比正常人类至少小两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它们应该是非洲土著,拜祭‘大瓦’的仪式上,死去的非洲黑白疣猴的尸体残骸”气管曾经被子弹生生打穿,诺丁里文奇说话的时候,声音中会有一种犹如拉动风箱般的呼哧声。

奥尔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大瓦?”

“大瓦在班图语中,是神秘力量的意思。出现这样的头骨阵,就说明,在附近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当地居民一方面是用类似于此的仪式,来表达对神秘力量的崇拜与尊敬,一方面是用来警告其他人,不要冲撞了拥有无边法力的神,引发神的怒火。”

听完诺丁里文奇的解释,奥尔登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

他从来不相信什么神秘的力量,更不相信天堂地狱之类的宗教宣传。纵观人类文明史,任何一种科技或者力量,最先被应用的领域,必然是军事。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鬼神之类的神秘力量,早就应该被科学家们发现,并运用到战争领域,成为他们这些雇佣兵手里的武器。

经过这样一场小小的波折后,奥尔登继续用手中的开山刀,劈开满地的荆棘,带领队伍向前挺进,大概三十分钟后,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奥尔登,面前霍然开朗,一片巨大的空地出现在眼前,灿烂的阳光以一种放肆的姿态,照耀着整个碎石铺就的平坦地面。

在连绵不绝,终日不见阳光的热带雨林里,突然看到这么一片耀眼而灿烂的阳光,就连奥尔登这样一位铁血老兵的心里,都忍不住涌起了一种近乎骄傲的感动。

非洲原始部落的土著居民,曾经在这里居住过。这些连铁质工具都没有,还过着石器时代生活的人类,硬是用自己的双手和简陋工具,在浩如烟海的原始丛林中,硬生生开劈出一片足足有三百米长,两百米宽的广阔空间。

奥尔登简直无法想象,为了防止生命力过于坚韧的地表植物重新在这里生根发芽,那些土著居民,究竟带着什么样的心情与想法,从几十公里外的一条小河旁,找到大量石块,把它们搬运回来后,敲碎打散,层层铺垫在这片过于潮湿的土地上,划地为界,扬起了人类文明的旗帜!

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土著居民,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但是现在,这片可以被阳光直接照射到的土地,又因为一批新的客人到访,而变得生机盎然起来。

一排轻便但是坚固的金属栅栏,轻而易举的就在这片原始丛林中,划出一片属于人类的安全地带。在金属栅栏的拱护下,十二座表面涂成绿色,通体用最坚韧抗腐蚀尼龙材料制成的帐篷,在铺着碎石块的地面上,整齐排成了三列。

旁边有数十座较小的帐篷,是用来居住的,从它们的规模和数量上来看,整个营地里,大概有三十至四十座帐篷;一座较大的帐篷里面冒出青烟,隐约还能听到盘子和勺子碰在一起发出的轻响,应该是供应食物和热水的餐厅;至于最大的那座帐篷,外面竖立着一根绿色碟形天线,这根天线一直连接到帐篷里一台发射机箱上,不用问,它一定是整个营地的指挥中心和通讯中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