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血脉觉醒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751字
  • 2011-02-27 18:14:48

沉浸在其中的亚汉,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直到手中的册子突然消失,他才恍然回过神来。

他站了起来,心中有些遗憾,时间还是太少,如果有个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那就好了。

不过这五种基础丹药,他也已经是掌握了,当然仅仅只是理论上的掌握,至于具体如何,还要实践才能知道。

他走出藏功殿,快步向山下走去。

一路上他无比警惕,时刻注意着是否有人跟踪,不过这一次倒没发生意外,直到到了水潭边上,他都没有发现被人跟踪的痕迹。

他脱去衣服,迅速的跳入水潭,水潭荡起了一股巨大浪花,逐渐的平静下来。

亚汉刚走进石洞大厅,小兽就一路轰隆隆的跑了过来。转眼就到了他的跟前,摇头晃脑的向他身上添来。

小兽对于气息异常敏感,哪怕深处在岩浆里面,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里面所有的气息。

亚汉摸了摸了它的头,心中就观想风暴空间。

转眼一个水镜似的空间镜面,就出现在前方。不用任何的提醒,小兽飞快的朝水镜跑去,轻轻一跃,就冲入空间镜面消失不见。

亚汉失笑一声,也快步走了过去。

小兽已经躺在小岛的中央,巨大的尾巴,在空中摆了摆去,在空气中发出一阵阵的厉啸。

小兽的成长实在是太快了,才短短一天没见,小兽似乎又长大了一圈。也不知道再过个数年,小兽会长大什么程度,还能不能进入这个奇异的空间。

他看了一圈小岛,小兽的头尾连接起来,已经有四米接近五米左右。而小岛最狭长的距离,也不过……

他突然轻咦了一声。

他骤然发现风暴空间似乎比第一进来的时候要大了许多,刚进来的时候,风暴空间的面积仅仅只有数十平米,最狭长的地方也不过十米左右,而最窄的直径,仅仅只有三四米左右。

但是如今却绝对不止这些。整个空间起码有百来平方米,即使最短的直径,都有七八米左右,最长的直径已经有十五六米。

小岛似乎在慢慢的变大。

只是这种变大循序渐进,无声无息,以至于他身在其中,先前根本就察觉不到。

他眉头微皱,小岛慢慢变大,这自然是件好事,只是这个空间实在太神秘了,哪怕是这个空间的主人,他对此也是所知甚少。

他心中隐隐感觉,这小岛变大和他绝对有关系。

毕竟这空间,早在他之前已经存在,至少在他发现金字塔之前,它已经在孤寂的石窟中躺了无数个岁月,而以这样的成长速度,这么多年过去,绝对不会只有这般大小。

难道和自身的实力有关,实力越强大,这里的空间就越大。只是不知道起到影响的到底是精神力,还是体内的灵元。

他心思电转,怔在那里。突然他被一阵骨碌碌的响起吸引。

他回过神来看去,只见小兽的正不断的摆弄的那颗红色的巨蛋。把巨蛋从左边推到右边,又右边推到左边,玩的不亦乐乎。

亚汉心中一急,连忙快走几步,把那颗巨蛋拿来起来。这可是灵兽的蛋,而且还是中级甚至中级以上的灵兽。如果被小兽一不小心打碎了那颗就糟了。

小兽见亚汉拿起巨蛋,不满的轻叫了一声,也就不再在意。又开始拨拉地面的晶石,一颗一颗的把它埋在自己的身下。显然它把这些晶石,都当成它自己所有的了。

亚汉见小兽对颗蛋没什么兴趣了,也就松了口气。

巨蛋摸起来有种温热的感觉,表面蛋壳满是蜘蛛网般的神秘花纹,蛋壳非常坚硬,粗糙,就像是一颗卵形的石头。

不过里面却传来一阵阵律动,犹如心跳一样,里面显然有着一个强大的生命。

亚汉走到一边,放下巨蛋,钢刀瞬间出鞘,发生一声轻吟。

小兽好奇的抬起头,不一会又低下头摆弄身下的那些晶石。

亚汉拿起钢刀,刀尖小心翼翼的往蛋壳捅去。

卡擦,锋利的刀尖毫不费力的插入蛋壳,蛋的表面立马就出现了一个小洞。

他捧起蛋壳,顾不上是生是熟,嘴巴对准蛋壳往嘴里倒去!

灵兽产卵之后往往元气大伤,实力退步,因为灵兽产卵之时,能量大量被卵吸收,甚至连灵兽的本源也被吸去了一部分。所以灵兽的卵里面富含庞大的能量精华。

如果是一般人,拿到灵兽的卵,会选择驯养。但是亚汉却不需要,他有了小兽,已经无需多余的灵兽。

温热的蛋液顺着喉咙滑入胃中,转眼之间,蛋液的能量精华在体内爆炸开来,胃部一阵火烧火燎。

亚汉却不管不顾,继续吞咽着。

全身的皮肤迅速的变得通红,丝丝缕缕的红色的雾气,从他身上散发,他身体仿佛烧熟了一般,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红色的水泡从皮肤中冒出,转而又重新干瘪下去。

短短时间,他身体就结了一层厚厚血痂。

这种仿佛烈焰炙烤般的痛楚,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但是亚汉却恍若不闻,仿佛疼痛根本就没作用在他的身上。

他忍着全身的剧痛,大口吞咽着蛋液,蛋液越来越少。

“啪!”巨蛋掉落在地上,摔成了数片。

此时庞大的火系元力,在胃部剧烈的翻腾,整个身体仿佛要燃烧了一般,连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他甚至感觉,自己快要喷出火来。

他迅速的盘膝而坐,开始一遍遍的运转灵元。

事实上火云灵元,早已在经脉中急速的流转,但是经脉的吸收速度远远比不上蛋液能量精华在体内的爆开速度。

除了一部分被肉体和经脉吸收之外。大量的能量精华无处可去,只能在体内剧烈的沸腾,横冲直撞,体内温度进一步上升。

皮肤渐渐的变得漆黑,红色的蒸汽,袅袅升起。

小兽这时也停止了摆弄晶石,疑惑的看向亚汉。它偏着脑袋看了一会,就起身爬到亚汉的身旁,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身体,眼中带着一丝焦急。

脚在原地不安的踏来踏去,它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点温度,他就无法承受了。

它突然凑到蛋壳的附近,舌头一卷,就把一片蛋壳卷入嘴中,嚼了几下,就被一口吐出,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忽然它眼睛一亮,锋利的爪子凑到胸口,掀开其中一片颜色不太一样的鳞片。

强烈的剧痛顿时让它发出一声咽唔之声,它眼中露出一丝退缩之色,爪子伸了又缩,缩了又伸,显得无比的犹豫。

过了一会,它终于下定决定,爪子在裸露的粉红色皮肤中轻轻一戳,顿时一股红色的带着青烟的浓稠的血浆从它胸口喷出,瞬间洒遍亚汉全身。

“啊!”即使刚才的剧痛都没有发出一丝吭声的亚汉,此时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浓稠的血浆刚一洒到他身上,就迅速的消失,紧接着身体就立马燃烧起熊熊的火焰,周围温度迅速的上升。

不仅是体外,而且在身体里面,也开始燃烧起来。

血浆疯狂的渗入每一个细胞,在这种强悍血脉力量面前,亚汉的身体固有的基因结构简直不堪一击,一些基因被迅速的调整替换。而且被这股力量刺激,原本沉寂的基因,也开始逐渐的苏醒。

痛,痛不欲生!

不仅肉体,甚至连大脑,骨髓,都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剧痛。他感觉自己身体仿佛被打得粉碎,然后又重新组合。每一秒时间,他都犹如在地狱中度过。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难以形容的剧痛逐渐消失,灼烧之感也渐渐退去。

不过体内的能量还是依然庞大,它们横冲直撞,把体内的内脏搅成了一团。但是这样的疼痛,和刚才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时所有的能量,仿佛收到了某种信号,疯狂的朝大脑涌去。

亚汉吓得魂飞魄散,一旦等能量冲进大脑,即使不用想也知道结果。他拼命的控制那庞大的能量,但是却犹如蚍蜉撼树,没有任何效果。

突然他眉心一阵发痒,紧接着庞大的能量瞬间从眉心倾泻而出。

他猛地睁开眼睛。

但是他什么都没看到,只有一种毁灭一切的气息,在空间中弥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