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炼体进阶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224字
  • 2019-07-26 15:00:22

周围一片漆黑,这个星球并没有什么月光,一到晚上就漆黑一片。不过据他这一世的母亲讲,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有月亮的,而且还不止一个。不过到了阿姆的爷爷的爷爷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亚汉当时也不过把这段话当成是神话传说罢了,一颗卫星,怎么可能就突然消失,除非数十枚甚至上百枚核弹同时击中卫星,那才有可能毁灭。不过这个物质文明原始的一塌糊涂的社会,怎么可能有这样强大的武器。

亚汉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四周,然后双腿微曲,双手在丹田附近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没过多久,他的精神就变得一片空灵。

对于入静,最近几年,他早已经驾轻就熟。

脑海中一个神秘的空间中心,一个人形的虚影安静的站在其中,虚影的周围放射性的布满着无数的细丝,每一根细丝,都透过空间,扎根在身体各处,虚影和细丝之间相互连接,形成了一个紧密的系统。

这时那虚影突然动了,他双腿微曲,双手结成了一个手印,赫然和亚汉的动作一摸一样。

紧接着,整个虚影开始正以一定频率剧烈的颤动,无数的细丝,也随着虚影的抖动,而随之发生震荡,随着时间的推移,连带着细丝附近的肉体也渐渐的蠕动。

不过细丝扎入的地方都是一切肌肉,对于皮肤,内脏,却非常的少,至于骨骼,骨髓,大脑。更是不见一根。

这些细丝事实上是一些扎根在身体中的精神力,而那个虚影则是亚汉的灵魂。盘踞在精神空间的灵魂,就好比一张巨网上的蜘蛛,通过这张巨网,控制人体的各种的动作。

而人类绝大部分动作,都是通过肌肉的牵引而完成,所以这些细丝大多在肌肉之上。至于皮肤,内脏等,一般人类根本无法控制,所以在这些部位,精神力细丝非常的少。至于骨骼,骨髓,大脑,更是绝不可能控制。

他皮肤里面仿佛有着无数的小虫,在钻来钻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肌肉的蠕动越来越剧烈,连带着附近的内脏,也被这种震荡影响,而发生共振。

通过食物摄取的能量精华,通过震荡不断的涌入这些肌肉,此外也有小一部分,涌入了内脏,甚至骨骼之中。不过和肌肉相比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他全身通红,浑身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不过今天这种热感,似乎特别的强烈。随着时间的推移,扎根在肌肉中的无数精神力细丝,渐渐的分出一个小小的岔道,其中一个柔弱的分叉慢慢的朝皮肤中伸去。

突然亚汉全身的皮肤仿佛突然通了电一般,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

过了几分钟后,亚汉手中的手印一松,疲惫的坐倒在地,红彤彤的滚烫的小脸,被寒风一吹,又飞快的又退成暗青色。

亚汉甩了甩脑袋,精神稍微清醒了一丝,感觉原本一片漆黑的周遭,似乎明亮了一丝,不过也没有什么在意,以为是精神恍惚之下的错觉。过了一会,他站起身来,摇摇摆摆,跌跌撞撞的朝自己家的小屋走去。

……

第二天,亚汉还正在做着自己的美梦,就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剧痛,身体砰的摔落在床下,脑袋嗡嗡作响,还没等他搞明白这时怎么一回事。一个巨大的嗓门,就喊了起来:

“娃,别睡了,还要赶路哩,不然今天就回不来了。”

亚汉睁开朦胧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胡须渣滓的大脸,胡渣子上,甚至还挂着一串带着血腥的肉末。对于这样的虐待,这两年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他骨碌的站了起来,摸了摸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脑袋,再看了看还漆黑一片的屋外,一脸奈何的说道:

“阿爸,现在走是不是太早了,太阳还没升起呢?”

“你知道啥,那小镇离这里可有很长很长的路呢,带上你,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到哩?”

“哦!”亚汉逆来顺受的点了点头。

要带的东西阿姆早已经在昨天晚上准备好了,除了十几捆的兽皮之外,还有一袋子的肉干。这些兽皮都是亚力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东西,这次为了自己的娃,决定把它卖了,然后换一把好刀。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一辆破旧的板车,板车的前面,一头高两米长三米左右的乌角兽,正不耐烦的打着响鼻,这头顶长着两个漆黑弯曲小角的巨兽,其实性格非常温顺。

不过它的速度非常的快,能追上他的动物非常的少见,也只有族长,才侥幸的抓到了一头,并且把它驯服了,成为了这个村落联络外界的主要交通工具。

听说有个传言,族长也就是凭借这个,才当上了全村的族长。

把十几捆的皮子,和一袋的肉干搬上小车,并用藤条扎结实之后,亚汉和亚力就跳上板车。亚力轻轻拍了一下乌角兽的屁股。

乌角兽,似乎收到了信号,鼻孔兴奋的喷了一口水汽,就跳跃着朝前面跑去。

对于这头已经失去自由的乌角兽来说,每一次的远游都是它最为兴奋的时候。

不过乌角兽是兴奋了,亚汉就痛苦了。那轮子,根本就没有什么轮胎等减震的玩意,完全是三颗圆形的木球,中央穿插两根原木。再加上路面不平。亚汉在板车上,才坐了一会,就一脸痛苦的捂着屁股站了起来。

亚力则坐在板车上,屁股都没有挪上一下。一边按着那绑在一起的皮子和肉干,使其不至于因为板车的跳动而飞出,一边咧嘴大笑:

“娃,坐这样的大车,可不容易。就算是我,也才坐过三次哩。”

“阿爸,这车快是蛮快,也就是震得太厉害,屁股都碰成几块了。”亚汉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这个小娃,懂个屁,跑的快,哪有不震人。”亚力一副你不懂的看了亚汉一眼。

早就受过无数次教训的亚汉乖巧的低下来,不敢反驳。心中则暗自撇嘴:“前世的高铁比那乌角兽,还要快的多了,也没见这么震人的。”

当然这话,也就心里说说。

以前曾经有一次看到论坛上有个帖子说的是原始社会的美好,但是当亲身经历时,才发现那根本就是狗屁,网络,电视那种奢望的东西那别提了。每天遭受的折磨和痛苦,亚汉这两年也能忍受了。

但是一想起以后要取一个十几年不刷牙的且肌肉发达的大脚婆娘,然后跟这个婆娘日夜耕耘,生下一堆的小野人。他就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