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神秘羊皮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080字
  • 2011-01-18 12:33:24

躺在床上李然辗转反侧,没有丝毫的睡意,漆黑的眼睛望着头顶的茅草棚,肚子还是鼓涨涨的难受,不过相比先前要好上了许多,至少肚子已经不再作乱。

此时这一世的阿姆阿爸已经在熟睡了,隔壁的房间不时的传来雷鸣的呼声和金属交加的磨牙声。李然突然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悄悄的打开小屋,朝外面走去。

这个村落位于森林的附近,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一片黑乎乎的森林。从那些巨大而又狰狞的野兽,就可以看出这片森林的恐怖。

李然走出小村,不敢走远,在一处偏僻的空地中,停了下来。

他小心查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任何的异状,才放下心头。

他双腿微躬,自然放松,形成了一个松垮垮的马步。手指在丹田部位结成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全身精神放松,想象着脚下和大地连接起来,心头渐渐的一片宁静。

李然祖宗三代,都是土夫子,可以说是盗墓世家。但是盗墓这东西历来承担着巨大的风险,这不仅是一种灰色行当,而且盗墓的本身就代表着无数的意外。结果,他的父母在一次出远门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来。三个月后,一份国际快递传到他的手中,里面有着的一张残破的羊皮,还有一份遗书。

从此他的父母就渺无音讯,再也不见踪迹。

当时他不过十八岁,正读高中,这次的意外,也直接改变了他的人生。从此从鼠道走上了官道,就读了考古专业。

那张残破的羊皮,除了一些神秘的符文之外,就只有一副站立在星空中央的做着古怪姿势的人体图案。符文他一窍不通,一个不识,但是那副图案,他直觉上感觉,应该是一种修炼的方法。

对照着羊皮卷断断续续练习三年,虽然没有飞天遁地的神通,但是比一般人,力量却要大的多。而且每次练习过后,除了脑袋发晕外,全身发烫,仿佛洗了个热水澡,通体舒坦。这练习的几年,他就从没有生过什么病。

不过可惜这张羊皮卷只剩下一角,只有一个图案而已了,而且连旁边的符文也一个不识。每一次想起他都感觉到一阵遗憾。

在这陌生的,而且没有法制的环境,让他没有任何的安全。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让他安下心来。

丹田附近的手印不断的做着细微的调整,脸上无喜无悲,突然手印似乎和某种力量产生了契合,他身体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震,脸色渐渐的红润起来。

如果有人在附近的话,那么就会发现,他全身的肌肉正以一定的频率微微的震颤,连带着血液,内脏都在发生轻微的蠕动,不过幅度却要比皮肤要弱上不上。

头顶散发着袅袅的蒸汽,汗水一滴滴的从身体渗出,他全身仿佛煮熟的虾子一般,红的妖艳夺目。几分钟后,他突然停了,身体微微一晃,脸上带着一丝疲倦。

不知为何这次的修炼,比前世坚持时间长了不少,像以前,他最多只能坚持个一分钟,就会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冒金星,难以为继。但是今天却足足坚持了大概五分钟之久,全身烫的犹如一个火炉。

他想了一会,没有丝毫头绪,只能归结于,这个身体远比前世要强悍。

此时,肚子却已经不再鼓胀,似乎身体蕴含的能量已经全部被肉体吸收,或者通过身体产生的高温散发了出去。这种修炼能起到消食的作用,而且修炼过后往往胃口大开。

不过唯一的后遗症,就是修炼过后的一段时间,就会头晕目眩,精神不济。所以李然一般都是晚上修炼,睡过一觉之后,就会恢复。他怀疑这个修炼似乎要消耗传说中的精神力,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李然的猜测而已。

他仿佛醉酒一般走回小屋,身体往床上一躺,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整个村子就如同沸水般翻滚起来,这里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无论是彪状的汉子,还是同样肌肉结实的妇女,都天生一副大嗓门。

在这种环境想睡个懒觉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在阿姆惊异的目光下,李然用粗盐随意抹了一下牙齿,洗了把脸,这里根本就没有刷牙的习惯,但是作为身体拥有现代人灵魂的他来说,不刷牙简直就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

“娃,身体还有没不舒服,如果还没好,俺跟你阿爸说了,今天就休息一天,明天再练力气。”

“阿姆,我已经没事了,还是去练力气吧!我不能给阿爸丢脸。”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这个没有丝毫安全感的世界,唯一能保证自己的生存下去的,只有力量。而族中的训练,他当然不能松懈,而且还要更好的完成。

阿姆无奈叹了口气:“好吧!记得要小心一点,不要像上次昏迷不醒了,要不是祭祀把你的魂魂招来,你早就没命了。”

李然心头一跳,心脏怦怦跳动。心中念叨着两个字“祭祀?招魂!”

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自从他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后,他就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上次灵魂被拉扯附身,显然是那个快要咽气的糟老头的功劳。心中对那老头,不由生出了一丝神秘和敬畏。

“娃,你脸色怎么了!”看自己的娃脸色难看,这位没有名字的可怜妇女,慌乱的说道。

“阿姆,没事,我肚子好饿。我想吃肉!”

这话倒是真的,一觉醒来,李然就感觉肚子就开始咕咕直叫。这是修炼后的后遗症,一旦醒来,就会发觉饥饿难忍。

这时一个大嗓门突然从隔壁传来:

“娃,吃肉好,吃肉长力气哩。以后娃每天早上也都要吃上一堆肉!”话音未落,亚力从隔壁房间走了进来,眉眼都带着一丝喜色。

李然暗自哀叹一声,早知道就不说了。像昨天那个分量,吃下肚,等会还怎么训练啊。

不过所幸亚力很快就拾起一把巨大的黑色金属砍刀和村中的狩猎队进山捕猎了,李然也就简单的吃了四块风干的肉块和一堆古怪的水果,就匆匆向村中的训练场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