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时空惊魂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484字
  • 2021-04-02 17:03:19

李然只感觉周围色彩斑斓,无数的流光,从眼前飞速的划过,形成一道道拉长的弧线。周围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通道,而他则在通道中,飞跃前进。

面对如此震撼且超越常理的景象,李然除了脑海一片空白之外,他甚至来不及恐惧。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能理解的范畴。

他呆呆的看着周围的景象,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景色变幻渐渐的慢了下来,他可以看到一个个远离的星系,一颗颗色彩绚丽的星辰。他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一颗庞大的星球跃入眼帘,他停止了前进。

这是一个黑暗的星球,他无法形容它的大小,因为他心中根本没有参照物能和他比较。

虽然他见过从空间站拍摄的地球照片,但是也仅仅只限于照片而已。

这时他才感觉到恐惧,他发现自己居然站在太空之中,来自人类本能的不安,不可抑制的从心底散发。

太空对于人类来说一直是一片死亡之地,哪怕乘坐飞船,遨游太空,也是步步危险,飞船随时都可能被飞来的陨石,甚至是宇宙尘埃击穿。更不用说,他此时没有丝毫防护的站在太空之中

不过很快他就诧异万分,他居然感觉不到置身于真空的窒息。

他不由朝手掌看去,他终于发现自身的异样,全身似乎成了一个透明的虚体,没有皮肤,也没有任何的器官。虚体的表面似乎有着一层淡淡的光膜,但是却若隐若现,看不真切。透过手掌,他可以看到太空的星辰。

“这,这是怎么回事?”骤然遇到如此的状况,就算再胆大的人,也会惊慌失措。

周围一片的黑暗,静谧,散发着一种神秘而又危险的气息。

突然他抬头看去,远处一颗庞大的黑色星球,正在缓缓的旋转,渐渐的星球的边缘散发出一圈蓝白色的光芒,只是短短的时间,光芒就越来越甚。黑暗的球体被蓝白色光线飞快的侵占。

看着那蓝白色光芒,他全身一阵阵的刺痛,身体的边缘,一丝丝的气雾,正离体而出。随着气雾的飘散,他这个古怪的身体感觉到一阵阵的疲惫,力量似乎被这些气雾带走了一般。

他本能的感到危险。

“绝不能被这些光线照射!”他心中暗道。

想要遮蔽这些光线,必须有一个大型的物体阻挡。他左右看了一眼,眼前只有那个巨大的星球才能挡住这般恐怖的光芒。

心中刚刚出现这个念头,身体就突然朝前面飞去。

能飞!这个诡异的身体,居然能够飞行。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当务之急,先躲过这场危险再说。他飞快的朝那颗星球飞去,此时那星球大部分还处于黑暗之中。倾泻而下的蓝白色光线,正飞快的在星球表面攻城略地,黑暗和光明之间,形成了一条壮观的弧线。光线所到之处,无数的乳白色的气流,从大地上缓缓的升起。美丽却又带着致命的危险。

李然很快就穿越了厚实的大气层,向星球表面飞去。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虽然处于黑暗中,却也不难分辨。

“没想到这是一颗拥有生命的星球。”李然惊惧交加的心中,填充了一丝喜色。

顺着森林飞行没有多久,他看到了一丝火光。

这是一个位于森林边缘的村落,村落的一块空地上一个腰间围着一圈兽皮老的随时都会咽气的老头,正疯魔般的跳动着。他胸口画满了神秘的图案,口中不时的大声说着什么。老头的附近,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躺在一块巨大的兽皮上,全身也同样画满了无数的图案,只是脸色苍白,生死不知。

他们的周围,数百个同样穿着兽裙的汉子跪倒在地,一脸的虔诚。整个场面显得异常庄重肃穆。

看着那老头和小孩身上的图案,李然隐隐的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正在这时,老头突然停止跳动,从摆放在地面的一个瓦罐中,掏出一把黑乎乎的物事,塞入了那小孩的口中。

突然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从下面传来,他的身体被用力一扯,不受控制的朝下方飞去。

李然感觉身体骤然一沉,再也没有先前那般轻松自在,身体仿佛凭空压上了一块巨石。于此同时,一种腥臭,苦涩,带着恶心的味道,直冲味蕾,肚子不由一阵翻江倒海,直欲呕吐。

沉重的眼皮,猛地睁开!他突然愣住了!

一个只剩下两颗黄色门牙的老头,滴着口水,正笑呵呵的看着着他。一股陈年积累的口臭,直冲他的鼻孔。正是刚才那个疯魔般跳舞的老头,而老头的背后,两个中年男女一脸狂喜,竭力的想要过来,但是却强行的抑制了,不过脸上的关切却怎么也无法掩饰。

李然只感觉大脑一片紊乱,头痛欲裂。手微微一抬,眼中看到的是一双肉体的小手。再也不是先前的虚体状态。

突然一股零散的记忆,霸道的涌入他的脑海,头痛欲裂。只持续了一秒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木床之上,床上垫着一张兽皮,屋内装饰简陋,几根巨大的牙齿,放置在附近,另外屋角边上还有一大叠足有数百张的兽皮,每一张兽皮,小的一两平方,而大的足有四五个平方,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装饰物。

他眼中有点茫然,他此时已经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在这个小孩灵魂破散之时,占据了他的身体,同时也接受了这个小孩一些零散的记忆。自己这么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如今居然转世到原始社会了

他长叹了一声,他明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先前那个虚体的状态,如果没有猜错,应该已经是灵魂状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到了这个地方,并占据了这个肉身。

这时门吱呀一声,一个胡乱裹着兽皮,露出半个***的朴实妇女,提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植物编织而成的篮子,走了进来,看见他已经醒来,就立马走到他的床边,双手胡乱摸着他的身体,口中说道:

“娃儿,你总算是醒来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阿姆,你先忙吧,我没事了!我已经好了。”李然暗叹一声,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已经是他这一世的母亲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多休息一天。今天等你阿爸打猎回来,好好的跟族长说一说。就算是练力气也不能要人命啊。”说着说着泪水就哗啦啦的滴落下来。

“练力气!?”破碎的记忆飞快的融入他的脑海,他不由生生的打了个冷战。

族规规定,凡满三岁的小孩就要进行基本的力量锻炼。虽然说是基本,但是这种残酷,就算是一个成年人,见之也是毛骨悚然。

今年五岁,族内的训练已经有两年左右,在捉对训练中碰上对上一个四岁的小孩,结果被一脚击中,差点魂飞魄散,那凌厉的一腿,就算是前世的他也是惊心动魄。

正不知道如何应答之时,他这一世的母亲再次说道:

“娃,你饿了吧,我给你拿吃的来。”

他这才发觉,肚子咕咕直叫,早已背脊贴肚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