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基础刀式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238字
  • 2011-01-21 20:12:42

自从那晚见识了祭祀神秘的力量后,亚汉就一直对此念念不忘,那种力量实在是太神奇了。而且威力惊人,那条巨大的角蟒,在祭祀的力量下,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对于一个来自地球的人来说,显得如此的不可思议,和祭祀的力量相比和他战斗的亚熊就不值一提了。

每一个男人,都梦想成为超人,每一个男人,都有一个武侠梦。

虽然当亚汉灵魂附身为这个种族的时候,他的力量在地球就已经是超人般的存在,如果回到地球的话,在地球那微弱的引力下,他甚至不需要使用全力,速度就能轻松的突破音速。但是这里不是地球,这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他在这里就像地球上的普通大众。

他心中一直都有一种危机感,特别是当看到祭祀强大而又神秘的力量后,这种危机感就越深了。

这个世界太神秘了,他的了解也就仅仅只限于这个村落附近而已。姑且不说别的部落有没有比祭祀更强大的存在,单单看狩猎队每次回来身上都会挂着恐怖的伤痕就知道,这世界的恐怖。短短三年的时间,五个族人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生命,被森林中的野兽杀死。

在这个未知而又神秘的世界,唯一能保证他安全,而且最为可靠的凭证,不是智慧,也不是各种来自地球的知识,而是力量,强大的力量。

虽然他现在已经比同龄的小孩强大的太多,但是稍微一个强大的成年人,就能轻松的把他毫无反抗之力的杀死。

所以自从投生到这个世界,他没有一日停止对于手印的修炼,整整三年半的时间,每天风雨无阻,和前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截然不同。

在还没有接触正式修炼方法之前,他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那个同样来自地球的手印修炼方法,而且随着修炼,他惊奇的发现,他身上已经渐渐的出现了神奇的能力。

不仅自己身体的力量正在飞快的增长,连带的耳目也变得聪敏无比,即使一片漆黑的晚上,他也能清晰的看到远处的景物。夜晚族中阿叔的鼾声和吵骂声,他也能一丝不毫的听到。

而且他对于肌肉的掌控越加的灵活,每一次的挥拳,他都有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仿佛所有的肌肉都凝成了一股。

但是单单手印的修炼却远远不够,他必须变得更强,而不是坐等时间一年年的浪费。

亚汉相信哪怕是以后的那种神奇的修炼,对于身体素质也是非常的重要。因为他明白无论怎么样,肉体才是根本,是所有一切的容器,容器有多大,能容纳有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以后能走的多远。

幼年正是身体可塑性最高的时候,这一段时间无疑是黄金时间。

所以祭祀日结束的第二天,刚从村中训练回来,简单的吃了点肉干后,下午他就拖着那把沉重的钢刀,走出村落,来到偏僻的山脚下,打算进行刀法的锻炼。

不过他并不知道什么刀法,在地球的时候,也没有练过什么刀。在这个世界,虽然他曾经玩过一把骨刀,不过也就是随意的挥舞,根本没把他当成一回事,毕竟来他自和平时代,对于这种危险物品,有着本能的排斥。

仗着力大刀轻,那把骨刀倒是舞的有模有样,如果碰到一个外行,也能糊弄过去。

但是这一次他思想却发生了剧变,他突然意识到,在地球被管制的刀具,再这里很有可能是吃饭的家伙,对于刀的修炼势在必行。

虽然他不知道什么刀法,不过前世经常看武侠小说的他却也明白一些关于刀法的理解。

无论多么复杂,多么厉害的刀法,都是有一些简单的基本招式搭配糅合而成,如果能把这些简单的招式融入骨髓,成为自己身体的本能,一旦遇到危险情况,就能刀随心走,信手使来。

不过他也明白但是要达到那种境界,没有过人的毅力,根本无法成功。

招式融入骨髓,成为本能,没有数万次,数十万次,乃至数百万次,一个姿势的劈砍,根本不会出现多大的成就。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招式,想要所有招式融入骨髓,更是要付出经年累月的艰辛。

不过他根本没有刀法和老师。想要在刀上有所成就,他只能采用这种土办法。

想到这里,他脸上一肃,嘴唇紧闭,举起钢刀,使用全力朝前面劈去。

一次,两次……,他劈砍的速度越来越慢,砍了不到十五次,他就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把刀非常的沉重,也不知道有多少斤,挥动不到二十次,就手臂无力,肌肉酸麻,不得不停休息一会。

休息了一段时间,亚汉又站了起来,重新开始劈砍。

这一次坚持的次数更少,只坚持了十次,就已经脱力了。他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总感觉自己的姿势似乎有问题,劈砍的时候,动作生涩不说,全身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仿佛身体也会随着刀,甩出去一般。

亚汉以前挥舞是骨刀,质地轻便,再加上他力气大,从没感觉到那种别扭,但是如今一碰到这把沉重的钢刀时,这种感觉就体现出来了。

“似乎自己使刀姿势用错了!”他皱眉苦思,不知道他那个地方错了。

这时他灵感迅速的降临,前世关于刀术的一句话仿佛一道闪电突然在他的脑海划过:“身随刀走!刀劲势猛!刀快法快!”

如果在这之前,他根本无法理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有了切身体会之后,他突然之间就悟了。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顿悟,而是理解这个句话的意思。

他再次拿起刀,一次次的比划,在这过程中,他挥动的姿势,正缓缓的发生调整,每一次的劈砍,脚步也紧跟而上。牢牢谨记,刀随身走这四个字。每次挥砍的时候,精神注意身体的感觉,直到感觉到淋漓尽致时,才满意的保持这个姿势。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劈出了第二十刀。而且身体居然还留有余力,他又继续劈了十刀之后,才气喘嘘嘘的停了下来。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自己先前的姿势完全错误,那根本就是凭借着手臂的蛮力在劈砍,除了手之外,身体其他部位,根本就没有配合,怪得会不感觉如此的别扭吃力。

他累了就休息一会,休息完后,又重新劈砍。蓝白色太阳,渐渐的西斜,渐渐的,他刀光挥舞之间,那种生涩的感觉正在逐渐的消失,刀锋划过之时,居然已经产生了一丝刀劲势猛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