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挑战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215字
  • 2011-01-21 20:11:47

周围的大汉唯恐天下不乱,一阵的起哄。连他阿爸,也兴匆匆的站起来拿起一个大勺,从大土罐中舀了一勺果酒,倒在他面前的陶罐上。然后直接拿起土罐,朝他口中灌去,一边大声的说道。

“汉子哪有不喝酒的,我娃更是要会喝酒,来,大口的喝下去,这样才是真正的好汉。”

果酒快速的灌入胃中气管中,害的他连连的咳嗽,酒液,顺着嘴角哗哗的流下,一小土罐的果酒,倒是有一小半倒在了外面。不过即使如此,胃中也一阵火烧火燎。

周围顿时一阵憨厚的大笑。

“碰到这样的父亲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简直就是虐待儿童。”亚汉心中暗自嘀咕。

喝完还没等他喘口气,他背后就被不知道是哪位推了一下,身体一个踉跄,就已经站在场地的中央了。

那场中的少年叫亚熊,而他家的老二则叫亚虎。

说起那个亚虎,不得不提一下,其实说到底亚汉还得感谢一下。要不是对方以四岁的之龄踢出神来一脚,把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踢的灵魂飘散,也就没有现在的他了。

不过亚汉从来就没有这般的觉悟,自从他力量渐渐的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就不时的欺负一下小亚虎,如今打了小的,他大哥就过来报仇了。

亚虎现在六岁,而他大哥却已经十四了,脸上除了还有些稚嫩之外,已经长的和正常的汉子没什么两样。再过一年,就已经可以进入村中的狩猎队了。

看着那仿佛钢铁铸成的虬扎肌肉,和自己那只到对方胸口的身高。亚汉就感觉一阵发毛,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战斗。

亚汉拳头渐渐的握紧,全身的肌肉,仿佛水银一般滚动,看似瘦小的胳膊,里面却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这段时间,他的力量正进入了一个暴增期,几乎每一次手印修炼后,他都能感觉到一丝力量的增长,那把原本要双手握住并且使用全力才能提起的钢刀,如今已经可以单手提起,并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舞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力量就增加了一倍还多。

虽然感觉胜算不是不大,但是这段时间急剧增长的力量,还是让他有了点信心。以前可以和十二岁的少年打成平手,也许现在真的能和这个十四岁少年战上一场了。

那少年真的是喝多了,站在场上,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一嘴酒气。

亚汉心头一喜,这真是一个难得的靶子。

想罢,他脚尖抓地,用力一蹬,身体就仿佛离弦之箭,朝亚熊电射而去,只是眨眼间,他就已经扑到他的面前,拳头骤然收紧,拧身一拳,呼的向亚熊的腹部攻去。

这时昏暗的火光中,他的眼角敏锐的扑捉到那少年的一丝得逞的笑意,心中暗呼不妙。果然,在他拳头接近腹部之时,对方突然撤身贴靠到他的身侧,同时手臂化肘,用力的朝他头顶砸下。

手肘还没到,亚汉就感觉头顶吹来一股凛冽的狂风。

他心中一凛,身体连忙顺着挥出的拳劲,向前用力一滚,姿势虽然难看了一点,却也撤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亚汉迅速的站起,和亚熊重新对峙。

周围的大汉传来一阵憨厚大笑声,他的阿爸,更是笑的裂开了嘴。一土罐一土罐的果酒,仿佛喝水般,灌入口中。

不过周围的喧闹,亚汉却全然没有注意,他眼中渐渐的凝重起来,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为强大的一个对手。无论是身体力量还是战斗意识,都不是他这个来自的地球一直享受安逸生活的普通青年能够相比。

如果不是刚才福至心灵,就地一滚,他早就在对方一击之下倒在了地上。

突然他瞳孔微微一缩,一个巨大的身影,急速的朝这边射来。视线中他只看到一个拳头忽的放大。他连忙手臂并拢,挡住这骇人的一击。

“彭!”

肉体与肉体剧烈的碰撞,生出一声渗人的闷响。

身体飞快滑出四五米之远,顾不上双臂麻木刺痛,他连连后退。企图重新掌握攻击节奏,不过对方却根本就不给他喘息之机,亚熊紧跟而上。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拳影,笼罩他的周身,骇人的拳速,使得空气都发出一阵阵气爆的巨响。

快,实在是太快,快的连肉眼都几乎无法捕捉。

亚汉一时之间,左支右绌,狼狈不堪,全然落入下风。而且被攻击之处,有一种古怪的力量,正不断的渗入体内,持续的破坏着他的肉体,他的力量正快速的消失。

只坚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被对方抓住的破绽,巨大的拳头结实的轰在他的胸口之上。身体一阵腾云驾雾,高高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他胸口一闷,喉咙一甜,一口血液已然从口中溢出。

完败!彻底的完败,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亚汉支起身子,咳嗽了几声,用力的吐出了一口血痰。恶狠狠的想道:“这就是修炼后的真正力量么?”

他心中全然没有落败后的沮丧和愤恨,反而对于十岁后才能开始的修炼更加的向往。

“亚汉兄弟,果然是被祭祀看重的好汉,好大的力气。”亚熊走了过来,扶起亚汉,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都是钦佩的说道。

虽然还打不过他,却已经逼得他用出了七层的力量,但是对方还只有他一半的年纪,而且还开始修炼族中的功法,只是使用单纯的肉体力量而已。

要知道他要揍他啊二,可不用费什么力气,想揍就揍。

十岁之前,和十岁之后,是一道分水岭。一般情况下,十岁以下的小娃,即使天赋再好,也打不过已经修炼过的少年。这如何不让他感到钦佩。

坐在地上的祭祀,拿起骨杖,用力的顿了顿地面,阴森森的说道:

“力家的娃,是好样的,他会给我们族人带来好运,会让我们族更加的兴旺,成为这一片山林中数一数二的族落。”

祭祀总结性的发言,让周围汉子一阵憨厚的大笑,果酒更是一罐罐的灌入口中。一个强大的族人即将在族中诞生,这无疑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虽然这个娃子已经被其他祭祀看重,将来必定会走出山林,但是再怎么说,他也是这山林的娃不是。而且祭祀不是也说了,他会给族人,带来好运和兴旺的。祭祀的话,一向都是对的。

祭祖典礼,直到深夜才在一阵沉闷的号角声和皮鼓声中,才渐渐的结束,祭祀日的结束,意味着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