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祭祖日(求推荐)

  • 毁灭之眼
  • 人勿玩人
  • 2157字
  • 2011-01-20 17:43:22

关于力家的娃子将会在十岁的时候,被高贵的祭祀带走这件事情,很快就在族中传播开来。

亚汉明显感觉到自己在族中的地位得到了提升。族中的汉子看见他,也已经不再是一副看小孩的脸色。当然最为高兴的是,家中父亲对于自己的打骂明显少了不少。见面就一巴掌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

虽然一时间有点不太习惯,但是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时间转眼已经快到年底,这个世界也有类似前世春节这样的节日,不过却要热闹的多。当然这节日并不是前世春节那般走亲访友,而是祭祖,盛大的祭祖。

随着祭祖日的一日日的临近,村中渐渐的喧闹起来,特别的是晚上的时候,各种野兽嘶吼,哀鸣,此起彼伏,令人无法入眠。

这些野兽都是村中的狩猎队伍在幽暗森林,一一活捉并关到一个特定的地方,等待祭祖之日时再用。

而妇女也并不得以空闲,她们需要提前采摘好各种的水果,粟子。家家户户都会在陶罐中装满一座小山状的果实。这些果实,并不是直接用食用,而是用来酿酒。

如此的热闹的节日,即使是亚汉这个灵魂来自地球的人,心中也开始激动起来。

祭祀日他虽然他已经经历了两次,不过前两次他都是和一帮小屁孩远远观望,根本没有参加的机会。

因为祭祀大典,根据族规规定,十岁以下的小孩和妇女根本就不能参加祭祖日。很遗憾,哪怕亚汉拥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只有七岁的他,想要和族人一起进行狂欢,也绝无可能。

不过今年他却被允许了。自从那件事情后,他已经被族人另眼相看了,经过祭祀的同意,特许参加。

这无疑让他旺盛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

一个月后,祭祖日终于到来,晚上全村点起了一个个明亮的火把,火光通明。

族中所有的汉子,围坐在一片空地之上,中间数百头野兽,被捆绑着四肢扔在地上,它们神色惊恐,用力的挣扎,发出咽唔之声,即使再凶残的野兽,此时也纷纷露出绝望之色。

每一个汉子,都拿出自家酿造的果酒,一一倒入一口巨大的土罐之中,一切都显得肃穆无声,井然有序,气氛显得异常的庄重。

随着土罐中的酒越来越多,一股诱人的混合着水果香味的酒香,渐渐在空气中弥漫。

周围的汉子不时发出强行抑制的吞咽之声,即使亚汉这样对酒根本没什么兴趣之人,也感觉到那果酒的香醇和甘洌。

这时,周围发生一阵骚动,不远处,四个强壮的汉子,抬着一尊三米多高的雕像,正稳稳的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是族长,而亚汉的父亲亚力也正在其中,这四个强壮的汉子正是族中最为强大的战士。

而那老的快掉牙的祭祀,则跟在这四人的后面。

骚动很快平息,周围汉子头部低垂,不敢看那雕像一眼,周围变得更加的肃穆。

那尊雕像,稳稳的放在场地的中心,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亚汉也连忙学样的低头,低了一会,心中好奇心发作,不由抬头偷偷看了那雕像一眼。他身体突然一震,心中惊涛骇浪。

“三眼,那居然是三眼雕像!”亚汉心中惊呼一声。这座雕像非常的粗糙,五官模糊,没有丝毫的艺术感,哪怕再差劲的石雕艺人,都能随意的雕刻这座雕像。但是哪怕在模糊,那额头上的那只竖立的眼睛,他也能分辨的一清二楚。

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额头那道若有犹无的划痕。难道这个种族的祖先,曾经是三眼人类,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额头的眼睛就像地球人类的尾巴一样,随着进化或者退化,渐渐的消失了?

但是地球上的那座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个种族的祖先,曾今来到过地球?还有地球雕像眼中散发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种种的思绪。一时之间,把他的脑袋搅成了一锅粥。

这亚汉乱思乱想之际,祭祖已经开始。

那老头,已经在空地上疯狂的舞蹈,口中似乎在吟唱,又似乎是述说。音调古怪,大异于平时说话的语言。苍凉的曲调,在空气中回荡。亚汉也渐渐的抛去心中的胡思乱想,沉浸于这种古老的祭祀仪式之中。

半个小时之后,祭祀终于停了下来。他的眼珠子,冒出一缕缕的黑光幽光,瘦的犹如鸡爪的手掌,朝虚空一抓,一条角蟒蛇就挣扎着的从空中悬浮起来。他从旁边,拿起一把森白的骨杖,向着那长足有五六米的角蟒轻轻一划。

顿时一道无形的气刃飞快划过,那条角蟒,瞬间头部落地,断成了两截。紧接着他骨杖一引,在引力作用下,向地面落去的血液,似乎被某种力量牵扯,突然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洒落在雕像之上。

“祖先啊,保佑我们族人来年风调雨顺,收获更多的食物,让婆娘生出更多的小娃……”

亚汉紧紧的看着那个弱不禁风的祭祀,心中早已被他所表现的力量所震撼。

族人无论肉体的力量有多大,他都能接受,无非大和小的区别而已。但是这种恍如传说中魔法或者仙术的力量,却让他心中无法平静。

这种力量实在是太神秘了和神奇了,而神秘则让人产生敬畏。

……

祭祖典礼后,则是族人的狂欢,剩下的野兽也被当场宰杀,血腥味,肉香,酒香,夹杂在一起,在小村中飘扬。豪放的歌声,和粗豪的笑声,不时的响起,族人的汉子陷入了狂欢。

但是亚汉却全然没有兴致,心中不断思考着祭祀身上那种神秘的力量。眼睛则不时的瞥向雕像的额头。在血液的侵染下,那雕像浑身散发着一种妖艳的色彩。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视力越来越好,五识也逐渐变得敏锐起来,即使是漆黑一片的晚上,他都能清晰远处的景物。特别是在这种朦胧的火光下,前面的雕像也是纤尘必现。

这时一只大手,用力的拍在他的肩膀上,他心中一惊,回头一看。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少年,七倒八歪的走到他的面前。

“亚……亚汉兄弟,听俺阿……阿二说,你力气大。我要和你打上一架。来,喝!喝!喝了这罐酒,我们就打上一架。”

不幸流感中招,昨天挂盐水去了,今天晚上还要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