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2708字
  • 2019-01-15 00:24:37

第一节

纤细的毛毛雨像甘露一样滋润着这个被烈日烘烤的城市,阴雨天的机场依旧忙碌,其实应该说比往日更为臃肿与喧嚣,因为有雨具的加入,人们的行动或多或少也受了束缚。雨具种类繁多,状态各异,色彩斑斓,伞下的人也有着这些色彩般的心情,此时匆忙下了出租车的赵红,心情是红色的。赵红手捧玫瑰花,兴高采烈地进了机场大厅,环视周围,有送别的,有接机的,有争吵的,有拥抱的,形形色色,赵红更像是在欣赏一场电影,最重要的是,这个银幕里即将上演他最期待的一幕——和五年未见的女朋友拥吻诉相思,男主角是他。赵红站在机场大厅中央,焦急而兴奋的等待着,来回跺步也好,原地转圈也好,总得找动作应和那颗强劲的心脏。

等待是煎熬的,特别是等待自己心爱的人,一分钟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警察局工作的时候,可怎么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呢?心态是时间的度量仪,只是不是正着的,而是反着,你说快它就会慢,你说慢它一定快,而恰到好处,它才会听你的话呢!

赵红觉得玫瑰花都等得苍老了,生怕它不够坚强最后凋零掉。他居然跟玫瑰话说:“花仙子呀,花仙子,坚持,坚持……”正在他给玫瑰授话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好象没人来,我自己走……”谁在和谁说话?赵红心跳加速,猛一回头:“赛!”一个身穿吊带露脐装,性感牛仔超短裙的女子听到呼唤后停了脚步,行李箱的轮子辘辘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女子回头,绑在头上的时尚蓬松的发髻听话地地转了一百八十度,她丰腴白皙的鹅蛋脸上一双细长的眼睛,因为疑惑而眯得更细更有神韵,红润的小嘴也因为回忆而自觉地嘟起,俏皮而可爱,一阵香气扑面,赵红闻到了脂粉里传递的疲惫。

“呀,亲爱的,你长大啦,哈哈。”赛花了三秒的时间认出赵红来,瞬间上前抱住赵红,醉人的酒窝传递着喜悦。赵红正幸福的不知所措,忽闻一个声音,“赛,这是?”赵红看到赛身后有个比他年纪稍大的男子,心想:浪漫的吻完成不了了。不知道那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其实人家一直在赛身边,只是赵红眼里只有美人罢了。“赵红望着赛,那个男人正想自我介绍,被赛打断了,“哎呀,都给忘了,这是我的男朋友赵红,这是我的上司扬哥,呵呵。”赵红有礼貌地点头问好,那个扬哥也勉强的向赵红点了下头,接着就又向赛道别,“我走了,事情解决好。”赛点了点头,扬哥浅浅的笑掩护淡淡的退场,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旅途劳累所至。

赛捧着玫瑰花和拖着行李箱的赵红有说有笑的出了机场,在门口迎面碰来一个人,还好赵红动作敏捷护着赛,侧身躲开,那人头也不抬,连声说对不起,行色匆匆,到很面熟,赵红嘴里念叨着“咦,孟编辑。”

赛忙问,“怎么啦?”

“哦,没什么,就看到个熟人。”赵红回答说。

赵红和赛很容易拦了辆出租车,他为她打开后车门,待她坐好,又迅速地放妥行李后坐到出租车后排,“师傅,到警察局。”

赛一脸疑惑地望着赵红,赵红忙解释,“我在那儿附近租了房子,你看你这次回来也要住一段时间,或者……或者,一直不走了呢?”赛听后笑了笑,又点了点头。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栋很陈旧的居民楼,爬满爬山虎的墙壁上深浅不一的颜色记录了光阴的痕迹,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晶莹的水珠在爬山虎叶子上滑落,掉入泥土,散出一股迷人的气息。赵红租的房子在二楼,他一个人拖着厚重的行李,看上去到是很轻松,赛在后面跟着,由于楼道太黑,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照明,“亲爱的,为什么租在这呀?太糟糕啦。”

“这里的房子离警察局近,性价比还不错。”

“还性价比呢,连煤油灯都没一个。”

“到了!”赵红放下行李,取钥匙开门。

门一推开,楼道亮了许多,看样子房间里采光还不错,等赛走到门边,赵红做了欢迎的手势请进赛,“请!”

“哇……”赛看到房间后惊呆了。首先映入眼窗的是一个超大的横幅,用彩笔写着:“欢迎尹赛琳回家!”上面画着好多心形图案和笑脸,非常可爱。屋子里挤满了气球,挂着的,飘着的,散放在地上的,全部是心形;有白的,有黄的,有红的,配搭得温馨。地上除了气球,还铺着玫瑰花瓣,香气四溢。一个毛茸茸的150cm高的白色玩具熊笑脸盈盈地坐在正中间,捧着一束妖娆的蓝色妖姬,憨态可掬。

“还有卡片?”赛把玫瑰花放在一边,然后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到气球,走到小熊身边翻开卡片:小宝贝,请你收下我的礼物,你会永远幸福!

赛开心的笑出了声,抱着小熊亲了又亲,然后抱起那束蓝色妖姬,转身向赵红,“谢谢!”

赵红满意的笑着。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同在这一刻就有着各种悲欢离合。岳自达仍然未找到他心爱的叶飞,此时他停止了寻找,而在一个环境优雅,灯光慵懒的茶店里和林彬聊天,他们此时不是警察与平民的关系,只是偶遇。

“你也喜欢在这里喝茶?”林彬问。

“恩”岳自达低着头,情绪低落,但也没忘记上次在警察局的失礼,接着说:“林警官,上次对不起。”

“上次?”林彬似乎忘记,仰首回忆。忽然想起,皱了皱眉说,“哦,上次为那姑娘情绪不好。”

端起茶杯又说,”今天也不见得。”

送进一口茶水后说:“你在这里等,不太容易。如果是失踪,24小时后可以报警,如果不是,你这样找,永远也找不到。”

岳自达直视着林彬,不解。

“如果你不愿意见一个人,会去你们常去的地方?”

岳自达又低下头,“对啊。”

所以,在未解决造成如今局面的矛盾前还是不找的好,徒劳。”林彬说完又送进一口茶水,呼出淡淡的清香,看了看手表说,“该走了,逛街的妻子又要唠叨了。”林彬起身,“每次她一让我陪她逛街呀,我准在这。今天很高兴见到你,时间过得很快呀。”

“林警官,再见。”岳自达起身道别。

“再见,茶钱已付!”林彬拍了拍岳自达的肩,大步流星的走了。

“谢啦。”岳自达有气无力的答谢。

第二天一早,赵红啃着馒头,刚跨进警察局大门,就看到林彬也刚走到台阶上,便急忙边跑边喊林警官。

林彬停下脚步,看着狼吞虎咽的赵红,漫不经心地眯了下眼,“情况怎么样?”赵红急切想要吞下口中的馒头回答,怎知被咽住了,急忙垂胸口。林彬急忙下台阶,伸手去拍打赵红的背,“小崽子,慢点不行啊?!”

赵红吞下馒头,疏了口气,脸被涨得的通红,傻笑着说:“没事了,呵呵。那个,网上只有一些介绍,不是通过网络销售的。98年,有个英国人把两只都买走了,也没有买家的详细信息。”

“那……能找到那个人吗?”

“试试。”

两人并肩走到办公室,林彬上前边整理文件边说,“小红啊,没什么时间了,这个案子你得加把劲,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明天我准备休假。”

“什么?!林警官,不是吧!在这节骨眼上休假,这可不是您的作风。过了这事在休假不行吗?!”赵红见林彬头都没抬,浑身的气找不到一处撒,于是摔了门往外走,嘴上还念叨着:“什么事儿,难不成没您就查不出案呀。”

林彬并未动怒,只摇了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