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787字
  • 2010-01-08 15:16:23

第三节

叶飞去了警察局后没有回出租房,而是直接回了老家。

这个时候已经是夜晚,各家各户灯火明亮,像一只只快乐飞扑的萤火虫,墙印树影随风摇曳,人间暖语声声动听,叶飞正在家里跟父亲聊天,说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听到震耳的敲门声,“叶叔……叶叔……”一个粗犷的男人的声音,旁边还有个妇人,“喊小飞呀,你叶叔不方便。”

顿了顿,那妇人又说:“哎哟,还害臊呀。”

叶飞听清楚是谁后忙应了声,“来啦!”

开门迎进张秀青和她的儿子牛二,这进门可费了点儿力气。牛二是个商人,小时候他身体瘦小,像个小萝卜头,上学和叶飞是同桌,是她的跟屁虫,他说自己是她的保镖,只是这个保镖从不安分守己,纵爱惹事生非,经常打架被弄得遍体鳞伤。可好,闯出一片天来,校园里生出个小霸王,人人生畏,谁都不敢欺负叶飞。当然,叶飞乖巧听话,虽然偶尔调皮,但总还是个讨人喜爱的主,没人想要欺负她的。这个保镖到是耀武扬威,觉得叶飞打小就是被他保护大的。

牛二读书那几年成绩还不错,但初中未毕业就辍学了。年少轻狂,天不怕地不怕,跑到外地去打工,去过好多地方,没攒几个钱到集结了不少人脉。他听人说养鱼赚钱,就回来养鱼,没几个钱,东拼西凑硬把几个池塘给承包下来,搞了一年,因为饲养技穷,鱼死于塘,连本带利一律亏尽。以为他会好好打工挣钱还账,可他又狠心拿了家底,张秀青哭闹着说他不孝,这回塌实地做了几年餐饮,碰上好运赚了一把,就忙着拓宽道路,开服装店、精品店加盟,等等。现在在搞兽药生产,到目前也算个有钱人,有房有车,车有很多啦,三轮车、自行车、摩托车、小汽车、大卡车,一应俱全,除了这些他还有一样车,就是轮椅车。这也是他为什么进门跨门槛费力气的原因了。一年前,和狐朋狗友聚会玩耍后酒后驾车遇上车祸折了右腿,花了重金换个保全,才未影响外观。

如今,他肥头大耳,虎背熊腰,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巴,到处都是“有钱人”的标识。今天穿了件花格子衬衫,左手腕上扣着硕大的一块金表,也学着古代皇帝在右手拇指上戴上指环,还是金的。他自然的用右手助着轮子挪进了门,张秀青也在后边边推,叶飞腾出轮椅要滑过的位置后忙去备茶。

叶父关切地说:“小心。”

“叶叔,没事儿,您最近身体好吗?”牛二边递上一大盒厚礼边说,眼睛可一直留在叶飞身上。

张秀青敲了敲牛二,要他认真说话。

“张大妈,客气个啥?东西拿回去,常过来坐就是嘛。”叶父拒不受礼。

“哎呀,牛二刚回来就要往这奔,心意,收下。”张秀青笑着说。

见叶父摇头,牛二往叶父身边靠了靠,“叶叔,没把我们当自己人,这可不是花钱来的,是用劳力搞回来的,还是一年前和几个朋友去爬山的时候挖回来的,这草药对您的腿好,本来那会儿就该送来的,没时间,搞到现在才拿来,这可是心意呀。”

听这么说,叶父可不好再拒绝了,只说:“小飞,把今天收的地瓜拿来。”

叶飞端来茶水,又跑去厨房装地瓜,牛二想和她说话,又不好意思,就一个劲儿的和叶父攀谈,张秀青就一言不发的听。叶飞装好地瓜笑着放到张秀青前面,张秀青边听着牛二的谈话边乐呵呵收下了,叶飞也靠一边坐下。

牛二说得正起劲呢。“叶叔,您看,这牲口的药啊,朝阳产业,绝对是朝阳产业,说责任吧,做人药的弄不好吃不了兜着走,我们有个啥事儿的话,不怕!”牛二左手猛拍腿,声音嘹亮,“有钱!”

几个人聊了很多,只是牛二和叶飞没有单独的对白。夜深了,牛家人这才别道别,叶飞送他们到了院门口,这时牛二的妈就快步走开了,“哎,张大妈。”叶飞担心牛二回家吃力喊到。

“没关系,小飞,他可以。”只听见张秀青的声音,因为太黑,已没了身影。

牛二心里乐滋滋的,“泥鳅,看你这么关心我,哥很高兴的。”

叶飞沉默了一会儿说:“太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小飞,我们有好些年没见了,哥给你的关心少了,不要怨哥。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想清楚了吗?哥等你的话。”牛二温柔的说。

见叶飞没作声又说:“小飞,小泥鳅,是不是闲哥没文凭呀?哥才拿了大学文凭……还是闲哥太胖,还是……”牛二顿了顿指了指右腿。叶飞见状边推轮椅车边忙说:“哎呀,不是不是,快回去。”

“那我走了。你不用送我,呆会儿你送了我,我还得把你送回来。”叶飞松了手,牛二滑着轮椅走进朦胧说:“小飞,就算我只有一条腿,我也有能力给你幸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