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2765字
  • 2019-01-15 00:24:37

第二节

离别,只是离别,它抽离了习惯的一部分,可是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是可以还原的呀,总比永别要来得含蓄与善意吧!

可岳自达呢,被叶飞的杳无音讯抽离了爱情习惯的岳自达呢?自从叶飞关机时间长达以往的那一刻起,他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像一条失明的鱼,东窜西闯!

上午八点半,正是上班高峰期,所有人都在赶往单位,徒步的,两轮、三轮、四轮车的,一切井井有条,一丝不紊,人们应着朝阳辐射的光线的律动,有节奏地前进着,汽车的鸣笛也在为他们鼓劲,像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执着而迅猛的调。岳自达觉得下一秒就会找到叶飞,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只是这一刻的感觉更强烈罢了。回想往日,他是驾着四轮车去接徒步的叶飞的,是送她去工作也好,还是载她去买菜也好,都特别自然地溶入这片景象中。

习惯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万物相连的主旨,天地人和的迸发——爱。

习惯吸烟的人,到底是因为尼古丁的诱惑,两指间的愉悦,还是因为烟雾缭绕活似神仙的错觉?他们爱着烟给他们的放纵与借口,身体被牵制的那一秒起,就不得不爱,最后落为习惯,此乃小爱也。的确,也有人想要跳出这种习惯的,比如一个人他担忧自身的健康,于是他痛苦勇敢地戒烟,他深知,有一个好身体才能离疾病远一点,距死亡远一点,因为他热爱生活。相对前者,此乃大爱也。当然,我们从以上也看出,大爱吃小爱犹如大鱼吃小鱼那般正常。岳自达爱着叶飞,大爱着叶飞,爱自己的那点小爱已消失殆尽,他已经好多天未善待自己了。这几天,他的时间只有两个,白天和黑夜。

晚上,他几乎是在叶飞的出租房外蹲着、躺着过夜,形象也是小爱了。每天早上打扫楼道的那位阿姨都习惯地丢给他一句话:“小伙子,又被赶出来啦?!哎哟~~~啧……啧……”岳自达像个傻瓜一样一动不动,更别说反驳了,好象别人压根儿就没说他。白天就去他们曾经常去的地方,她的家乡、河堤、广场,希望叶飞已经回来,正在他们都熟悉的地方等他。

此时他又沿着河堤,有气无力地唤着她的名字,青柳低垂,随风抚摸他的脸颊,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拖着步子往前挪,脑子里回忆起来:

就在这个孤寂的河堤边,叶飞灿烂的笑容,两颗小虎牙白亮而闪耀,她经常调皮地用柳稍拨弄他的脸颊,等岳自达耐性到顶之际,掐准时机狂笑着跑开,不让他的阴谋得逞,然后回来继续,逢时逃走,又回来,又逃走……可惜,还是有例外的,岳自达可不讲规则,等叶飞嚣张几次,还在惯性掐时的时候,叶飞还未反应过来,已牢牢地被他拥入怀中,或在她的额上印上一个深深的吻。这明明是爱的示意,在恋人之间总要表现出是恶意复仇,越恶越爱。岳自达会心地笑着,忽然一个电话打来,断了回忆。不是一个电话,而是林彬打了好几个。天啦!岳自达兴奋又自责,前一个电话居然是叶飞打的,他怎能够没有接到呢?岳自达听了林彬要他去警察局的通知,他原本是不想去的,但看到叶飞的来电,直觉告诉他,她在那里,于是狂奔去了警察局。

气喘吁吁地到了警察局,把赵红吓了一大跳,不是岳自达喊他,不是喊他的名字而是大声说:“在哪?……”他还真没认出来,像刚从垃圾坑里出来一样,赵红还在纳闷,林彬向他吆喝了声:“嘿!”赵红这才岳自达去了审讯室,林彬后进,接着进入正题。

“据叶飞所言你和死者曾经谈过恋爱,是吗?”林彬礼貌地问道。

“她在哪里?!!”岳自达激动而苍凉的声音。

“请你配合我们,先回答问题。”

“是,我和金朗在一起了三个月。”岳自达有些不耐烦。

“为什么在上次的询问中要撒谎?”

“我认为这与案件没有什么关系吧!接着是不是要问叶飞是不是第三者啊?!是我爱上叶飞的,和她没关系,是我死皮奈脸要和她在一起,不要诋毁她的名誉!!”他义愤填膺地吼道。

“请你冷静点。”赵红看了看不动声色的林彬严肃地说。

岳自达双手抱头,想到叶飞不知所踪,内心十分痛苦!

“行,我告诉你们,以后不要找我了,我还得去找我的女朋友!

自从遇上叶飞,我才知道自己之前有多可笑,居然把同情当作爱情。她是我今生的奇缘,我爱她,不能失去她。和金朗分手,是结束彼此痛苦的最好办法,而不是叶飞插足。”岳自达无力的冷笑

“你同情死者什么?”

“她的遭遇!她是个孤儿!叶飞在哪?她在哪?!”岳自达实在按奈不住了,先前还自信满满的相信下一秒的相聚,现在跌入了低谷。他跑出了警察局,赵红想要起身阻难,林彬顺势用手一拦,摇了下头,表示不用追了。岳自达觉得,难道缘分在滑向尽头?警察局为什么就能找到她,而我怎么也打不通她的电话,而她打来电话,我却……我却……

岳自达拦了的士去叶飞那,敲了很久的门没人应,回到家,一头栽进沙发,几个不眠夜与四处奔波的劳累令他透支,全身无力,所有的筋骨就像被人瞬间抽离,于是,终于支撑不住,禁不住睡意的诱惑,沉沉地睡去。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肚子在抗议了,岳自达翻起身从冰箱取走了仅有的酸奶和面包。叶飞在他身边的时候,冰箱里总是挤满了他爱吃的食物,从未断过粮。“不能让冰箱一直空着。”岳自达冷不丁冒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急忙出了门,狼吞虎咽地边跑边嚼着面包,到了楼下拦了车去了汽车站。

岳自达再次来到这座被群山环绕到绿水小镇,心里的希望之火越来越微弱,这座小镇的街上到处留有他的足迹。“飞儿,这里好山好水,可是没有你,他们在我的眼里就好似海市蜃楼,甚至整个世界都是幻影。”岳自达站在大街上一动也不动的想。

路人在他身边走过,都要把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一番,烈日下晶莹的汗水顺着他俊俏的脸颊、还有他好几天没有洗过,油油的头发滴落,身上还散发出阵阵汗臭。干裂的嘴唇上深深浅浅的胡须冒在这张帅气的脸上很不协调。

“叔叔,你是不是饿了,走不动了?我给你吃冰淇淋。”

岳自达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间,一个扎了两个辫子的三岁小女孩一手拿着已啃了大半的冰淇淋,一手拉了拉岳自达的衣角很认真地问。

“路都堵了,想死啊?!去跳河呀!”从他身边开过的的士师傅只留下这句话。

岳自达立刻抱起小女孩飞快走到马路一边蹲下。

“小妹妹,谢谢!你真乖,叔叔不饿。”岳自达放下小姑娘,摇了摇她的小辫子说。

“那你为什么站在马路中间不走呢?”

“叔叔啊……叔叔……哦,叔叔是便衣警察,在维护交通啊。”岳自达吞吞吐吐假笑着说。

“但是他们都说你堵车?”

“不是,你听错了哦,他们不是说我堵车,说的是督——车,督车呀就是……算了,你长大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小姑娘正在苦想着,岳自达又拉了拉姑娘的小辫子问到,“告诉叔叔,你怎么在这阿?”

“妈妈在里面买东西,我在外面等。”小姑娘得意的笑了笑,望了望超市出口,正巧一位少妇提着东西,紧锁眉头,左顾右盼地出来了。

小姑娘兴奋地说,“叔叔我走了,妈妈来了!”

“好,以后不要独自随便跑到马路上去哦!拜拜!”

“嗯,拜拜!”小姑娘笑着挥挥手,径直跑到她妈妈身边。

岳自达看着小姑娘跑过去,心想:飞儿,孩子太可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