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821字
  • 2019-01-15 00:24:39

第一节

岳自达慌忙摇头摆手说:“没有,没有。”

“如果硬要说跟这件事有关系,那就是因为你杀了她最好的朋友,被她知道了,然后她就跑回来。”叶文忠前因后果说得有条有理的。

“叔叔,金朗也是我的好朋友啊,您倒是喜欢玩推理呀。”岳自达听完笑着说。

“跟你开玩笑,不过有很多人都是被最熟悉的人弄死的。”叶文忠拍了拍岳自达的臂膀,他转身进屋,边走边说:“我找时间问问她吧。”

岳自达没有作声,心想,没办法呀,要请岳父大人帮忙,但为了爱情,如果别人要说我没能耐,那就没能耐吧。此刻,岳自达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忧心忡忡,他想到了导致眼下结果的很多种可能,其中一种是最令他害怕和担心的。

叶飞不在家,她一大早就去了张秀青家,帮着剥玉米,叶飞心不在焉地听着张秀青说着张家的长李家的短,还时不时应付着点头微笑。

“小飞。”

“恩。”叶飞反应慢了五秒,“怎么?张大妈。”

“你的那个同事怎么会住在你家的呀?是不是上回在村委找你那个?我上次没看到人儿。”

叶飞剥完一个玉米,把玉米棒子芯丢进箩筐,“恩,是他,他是到乡村采风的。”

张秀青听得糊里糊涂,叶飞看出来了,忙说:“这是他的工作。”

“哦。”

叶飞熟练地剥着玉米,玉米粒子像必必剥剥的小冰雹四处洒溅,“我爸说方便同事工作,家里反正有空屋。”

张秀青把玉米放到一边,向叶飞靠了靠,叶飞见这势头也停了手,张秀青向屋外望了望,压低了声说:“小飞啊,这样不好。”

叶飞不明白,张秀青接着又说:“女娃娃家又没结婚,家里住着一个陌生男人,乡邻要多嘴是不?影响不好。”

“哦,对。”叶飞听懂了张大妈的这番关心,叶飞也明白,张秀青是在为自己的儿子着想,她担心改明儿叶飞如果真成了他家媳妇,这事儿会让她儿子脸上无光的,当然,她也担心自己抬不起头来。

张秀青笑着从叶飞手里拿过剥了一半的玉米棒子,把她从板凳上拉了起来说:“一大早我就想问你来着,又不好问,又不得不说是不?这是为你好,呵呵,给你一说就明白了,呵呵,那你回去和你爸爸说说,让你的同事回城里得了。”

叶飞想帮张秀青剥完剩下的玉米,可她已被张秀青推到门外了,“我剥完了去吧。”叶飞一个劲儿的说。

“不用,我一会儿就剥完它。”张秀青硬要叶飞回去。

没办法,叶飞只得回去,她何尝不想让岳自达离开呀,可别人皮糙肉厚,耐性又实在太好,而她又太善良,做不出太绝的事情,所以始终赶不走他。

来看看短短几天时间叶飞为赶走岳自达所做的努力吧。

衣食住行,衣,大热天的,岳自达从未换过衣服,汗湿的体恤贴在身上,叶文忠给他干净的衣服,一转身,叶飞就夺了去,丢给岳自达一句,“自己回去换呗。”于是,他只得穿****,为了不让叶文忠说叶飞,他还要在叶文忠面前说,“叔叔,您的衣服有点小,我穿不了,呵呵。”所以,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反复着,还好,他百毒不侵,没有生病。食,只要是叶飞做的饭,岳自达要么是吃不饱,要么就是胀得傻,她有时候还要奖他一条肥肥的青虫,不是岳自达笨,这是战略战术问题,为了达到目标总得牺牲一些吧,当然,虫子得夹出来,饭不能浪费的,那就继续吃吧。住,晚上等叶文忠休息后,叶飞会以种种陷阱骗岳自达去院门外,比如:“外面有个人,你去看看是不是找你的。”、院门不好关,你出去看看。”、“外面有捆柴太重,我搬不了。”等等,岳自达是不容易上当的,所以才有叶飞在这仅仅的两个夜晚诌的很多谎言,但毕竟她是他深爱的人,人往往会在深爱的人面前变得傻里傻气,拙口钝腮的,神经像是被谁麻醉控制了一般,她总有个理由会让你心服口服地上钩,也有人想要博红颜一笑,甘愿受罪的,真可谓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等岳自达一出去,叶飞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锁上门,还要隔着门叫他不要喊叶叔叔,让他赶快离开,所以岳自达即便有卧房,也只是个摆设罢了,他为了不让叶飞挨骂,早上还要跑进门去跟他的叶叔叔说他休息得是怎么怎么的好,床铺既舒适又宽敞,完全没有蚊虫,还得向叶叔叔道个谢。而实际的情况是,喂饱了守在院门外的那群幸福的蚊子。行,叶飞不准他进自己和自己父亲的房间,这是她的最低防线了,如果要按她的想法,那就是岳自达最好快快地行走回他自己的家里,可他不愿意呀,那就不迈过她的最低防线吧。

岳自达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呀,看来叶飞只得出狠招了,这招不是专门为赶走岳自达而想的,而是叶飞很久以前就想解决的事情,因不到时机而作罢,但岳自达一定会因为这件事离开的,这招对岳自达狠,对叶飞何尝又不狠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