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875字
  • 2019-01-15 00:24:39

第一节

一大早,刘牛就在家里滑着轮椅找他的袜子,嘴里还咬着牙刷,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急了,干脆脱掉已穿好的那只,又胡乱一扔,丢得远远的,反正他也没打算再穿了,他立刻滑去洗手间吐了漱口水,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给我买袜子过来。”刘牛拨通了平头司机的电话。

“老板,上次不是买了二十多双吗?”

“少废话,我叫你买,你就买。”

“好,好,好。”

刘牛挂了电话,自语道:“妈的,有找袜子的时间,不如多去揽点生意。”

刘牛的屋子里是乱得一塌糊涂,袜子,地上躺了很多,但颜色长短大小不一样,他想到要是陪客户去泡温泉洗洗脚什么的,不是丢脸丢得很难看吗?所以穿不了啦。

很快,两位司机都赶了过来,老规矩,十双袜子放车里,十双袜子放在家。

这个时候岳自达他们已经在劳动了,他帮着叶文忠除地里的杂草,浇灌菜苗,叶文忠在一旁笑呵呵的。

看来,真如岳自达跟叶飞说的那样,叶文忠非常喜欢他。

“我们家以前有很多土地,到我大学毕业工作,条件也越来越好后,就再也没让父母种菜了,所以,我也很久没干农活啦。”岳自达挥汗如雨笑着对叶文忠说。

“你这个娃娃还什么都会做呀,也不怕吃苦。”叶文忠表扬了岳自达一番,接着又说:“你们家都有什么人呀?都在做什么啊?”

岳自达拔起一窝草回答说:“哦,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母都在家乡,他们以前都是农民。”岳自达用瓢从桶里舀了些水,接着说:“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该享受享受了,本来想让他们去城市住,可他们呀,住不习惯,呵呵。”岳自达转身看着叶文忠说:“其实我现在突然觉得开一小块土,就像您这样,可以多一点乐趣,又锻炼了身体,看着这绿油油的小菜,不知道土里是蓄积了多么旺盛的生命力呀?”

叶文忠笑着点了点头,等了等又问,“那你是独生子?”

“不,不是的,我还有一个哥哥,只是他幼年就夭折了。”岳自达没有停止劳动。

“哦,那你的情况和张大妈他们家差不多。”

“就是上次来家里的张大妈吗?”岳自达停了停问。

“对,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也是早死了。”叶文忠解释道,他从水缸里舀了水添在土里的水桶里,小声问岳自达,“那你有对象没啊?”

岳自达此刻停止了一切动作,心想:要怎么来回答呢?看来叶叔叔问这么多,是要为叶飞寻找对象啊,岳自达心里有些高兴,转念又想:的确不出我所料呀,飞儿根本没有跟她父亲说起过我,他又失落了,之后又自我安慰起来,不管怎样吧,既然叶叔叔喜欢我,想必他能帮助我。

“叶叔叔,我有女朋友。”岳自达站起身很正式地说,他看到叶文忠有一丝遗憾的表情,没等叶文忠开口,他又说:“叔叔,对不起。我隐瞒了您,其实小飞就是我的女朋友。”叶文忠表现得很平静。

出乎岳自达的预料,叶文忠没有说话,他等待着岳自达的解释。

岳自达不慌不忙地讲述着,“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可就在她休假回来这里后,她就不理我了,要分手。”他叹了口气,接着说:“说真的,我觉得自己很失败,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真实原因。”

叶文忠听完后,终于找到了叶飞这两天反常举动的答案了,“嗬,我说叶飞这几天怎么这么反常,原来是这样。”他顿了顿又说,“其实我也大概猜到了,只是不确定,自己的女儿嘛。”

岳自达忙说,“叶叔叔,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叶文忠摆了摆手,接着说:“如果你们之间没发生什么事,那就是发生了其他事情让她必需和你分手,我的女儿我知道,她不会耍小姐脾气的。”

岳自达当然也清楚叶飞的脾气秉性了,所以他才会厚着脸皮要叶飞告诉他分手的原因,“叶叔叔,小飞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心情不好。”叶文忠这倒不清楚了,“咋的?”

“金朗的死。”

“谁死了?”叶文忠瞪大眼睛。

“啊,小飞没跟您提起过?”岳自达很惊讶。

“她没有说呀,谁是金朗,男的还是女的,怎么死的?”

岳自达更是奇怪了,小飞怎么会撒谎呢?她常常在他面前说起自己的父亲很是欣赏金朗,还邀请金朗到家乡做客的,她到底是怎么了呢?

岳自达想再确认,“叶叔叔,您真的不认识金朗,小飞从来没跟您提起过?”

“不认识,她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呀。”

“金朗是我们的好朋友,她是被毒死的。”

“是被人整死的?”

“对,警察局正在找杀人凶手。”

“你是说那个人一死,小飞就请假回乡下,然后要跟你分开?”

岳自达也不确定是什么原因,但在那个时候发生的大事也只有这一件,现在他又知道了叶飞一定有目的的谎言,至少岳自达这样认为他所认识的叶飞,他点了点头,叶文忠笑着说:“你们谈对象,和那个人的死有啥关系呀?”是啊,用正常的思维,两件事情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呀,岳自达思考着。

这时,叶文忠注视着岳自达的眼睛,像是要看穿它,用低沉的声音说:“难道是你杀了那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