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517字
  • 2019-01-15 00:24:39

第二节

刘牛和他的司机们带领着几辆货车正奔向飘香茶楼,这阳光明媚,晴朗撒满万里长空的好天气却没能驱赶掉刘牛心里的重重迷雾。

“老板,这皇孟集团咋搞的呀?”不是说昨天晚上就接货的吗?”光头司机纳闷极了。

刘牛没有吭声,平头司机坐在副驾驶,瞅了瞅坐在后座,正闭目养神的刘老板,对光头小声说:“老板在休息,认真开车吧!”

光头司机瞪着平头司机,没好气的想:车开不开好,还用得着你说吗?

平头司机调试着广播说:“昨天去修好的,你听听如何?”一曲激昂的歌曲,把平头给吓了一跳,怕吵着老板,慌忙转台:最新消息,本市一所小学校里一个三年级学生在课堂突然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痛苦万分(广播里传来小孩的哭闹与慌乱的声音。),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已停止了呼吸(广播里又传来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快要窒息的哭喊声。)。此事正在调查,据悉当地警方相当重视,最新情况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播报。接着广播里传来悠长的音乐声。

光头司机笑了笑说:“这些记者,说不定那个小孩儿本来就是生病正常死亡,非要搞得神秘兮兮的。”

“这么小,真可怜。”平头司机低声应了句。

报道,刘牛也听见了,他不会怪罪他的司机听广播打扰他的,因为这是他刘牛下的旨:在车上的时候,啥也做不了,随时要把广播打开,收听最新的新闻,了解最新的东西,管他是好的坏的,别浪费了时间呀。

刘牛很珍惜时间,做事也特别有计划,他每次去见客户,大部分时候是刚在车上听的新闻,一下车就和客户谈论,真是充分利用,游刃有余啊。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局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很多偷盗事件。同志们,我们要怎么来看待,难道这仅仅是简单的偷盗?”王局长沉重地望着在座的警管,全场就只有赵红最年轻。

“小赵,你们组现在就你一个人,你代表你们林警官,好好听。”王局长看到他后叮嘱道。

赵红忙起身,说了声好,声音嘹亮,在座的长辈上级们纷纷朝他看了看,把他看得怪不好意思的,立刻坐下。

“今天又发生了命案,那个小学生,最终也没有活过来,一个人的死,留下给家人的就是永远的痛苦。”王局长有些惋惜,“往年我们能够雄赳赳气昂昂的在老百姓面前说我们能够保护好他们,因为我们的确做得非常好。也有受老百姓爱戴的嘛,像林彬、小陈……”王局长伸出手数起来。

“那我们现在还能吗?”王局长轻声问出这句话,在座的都深刻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有赵红在心里回答了句:当然不能。

“我们吃的住的穿的都是老百姓给的,人民信任我们,把他们的人生安全都交给了我们,咱们应该义不容辞,奋不顾身,这是军人良知。”停了停,王局长接着又说:“各个组注意了,我们要加大警力,共同合作,把幕后的黑手抓出来!”王局长积极亢进的话,让大家都热血沸腾。

这时刘牛他们已经到达飘香茶楼门外。

平头司机往外探了探,见店门紧闭便说:“咋的没开门儿啊?”

这边的问话刚落音,刘牛的手机就响了,一个未知号码,他睁开眼,迅速接起。

“请问是刘老板吗?”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您是?”刘牛问道。

“我是慕经理的助理,慕经理请您在码头取货,很抱歉,具体原因慕经理说要亲自与您说明。”

“没关系。”刘牛很有修养地应了句,刚挂了电话,他就气急败坏地骂道,“妈的,他奶奶的耍我呀。”

俩司机被吓了一跳,都疑惑而紧张地看着他。

顿了顿,刘牛回望了下后头的货车,都在乖乖的在后面等候指示呢,此时刘牛转过头猛一拍腿,“妈的,谁跟钱过不去,挣了钱再说,接着拍了拍驾驶座椅,“去码头!”

光头司机忙点头说好,俩司机心里有疑问,但瞧着老板这气焰,还是别问的好。

小轿车缓缓前行,后面的货车也紧跟其后,尾气的烟就想恶鬼多变的魔爪,跟着车子速度的节奏,时快时慢,时高时低,变幻着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