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796字
  • 2019-01-15 00:24:38

第三节

叶飞还是坚持原来的思想,“人也见了,话也说了,你自便吧。”叶飞端着盆子转身就大步离开村委,岳自达没吭声,只是默默地在后面跟着,叶飞侧头瞄了他一眼,停住脚,转身:“不要跟着我,今天我们才请了法师做法,一切刚恢复静。”她继续往前走。

岳自达没怎么听懂,疑惑地皱着眉说:“做法?你一个大学生好意思相信这些呀。”他笑了笑,似乎叶飞的如此态度和他无关一般,还在用以前的方式交流。接着他又问:“还有,难道我让你不平静吗?你会对一个不爱的人不平静?”

叶飞被套住了,停住脚,转头欲语,却无话争辩,继续往前。

“飞儿,你刚说上次讲清楚了,但是我什么也不清楚,你为什么离开?为什么金朗一死你就离开?”

叶飞猛一转身,反问道:“难道你怀疑我?”

“怀疑什么?”岳自达慌忙追问,跟着笑着说:“怀疑你杀人?”他哈哈大笑,“你的小脑袋是不是被什么事情气糊涂啦,你要敢杀人,我……我……”

叶飞死盯着他,仿佛在问:你要怎样?

“我就只有当寡男了。”岳自达怪笑着凑近叶飞小声说。

叶飞转身,以认真且强烈的口吻说:“我已经说了我不爱你了,我叶飞已经不爱你岳自达了,难道这不是理由吗?请保留您的自尊好吗?”

听了这些话,岳自达却异常平静,没有了墓地见面时的那种无助与悲哀,因为他的自信回来了,他相信只要执着努力,一定可以看到雨后最美的彩虹。

“你没有理由,只有这句话,让我怎么相信你啊?”

叶飞没作声,走得越来越快,一路上,他们再也没有交谈,他跟着她,她感觉着他。

快到叶飞家了,叶飞却放慢了脚步,顿了顿,转过身来说:“岳自达,拜托你走吧,不要再跟着我,让我自私地请求你把对我的爱化作仁慈,放了我,也放了自己,你的未来会更幸福。”泪,又在叶飞的眼里打转了。

岳自达心痛着,看到她哭,他急切地抬起手,想要环抱她,这个动作却被叶飞决绝而有力的手制止。拥抱是痛苦的尽头,是最甜美的肢体语言,它是爱的化身,是最温暖的摇篮。可叶飞拒绝了。

叶飞转过头想要把眼泪眨回去,实在掩饰不住就说:“飞了虫子,乡下虫子多,你回去吧。”叶飞说完,转身便泪如雨下,他却没有跟去了,他看着她的背影,咬咬牙,强有力的拳头击在旁边的土坡上。

叶飞走到家门口,下意识地回望了一下,确定岳自达没有跟来,就擦干眼泪,练习了下微笑的表情,进了院子。天色已经暗下来,各家炊烟袅袅,叶文忠正在烧柴火做饭,听到响动,便问:“小飞,回来啦?”

“是啊。”叶飞故意提高嗓门儿笑着回答。

她在院子里晾衣服,换了往日她会抢着做饭,让父亲在一旁休息,但今天如果进去,她的眼睛会成为背后故事的暴露源头,没办法,只好等等。

“谁啊?”

这含糊的问话真把叶飞问住了,天啦,难道爸爸看到他了,还是?

“没谁呀。”叶飞没底儿的回答。

“张大妈不是说有人找你吗?”

叶飞松了口气,“哦,是同事,要我回去上班的。”

“哦,放心去城里工作吧,回来算算有一阵子了,都来人催了,怕是要扣你工钱了。”

叶飞没有说话,慢条斯理地晾着衣服,拖延时间,想要眼睛恢复到正常。

叶文忠在屋里催促,“小飞,准备吃饭了,几件衣服晾那么久啊?”

叶飞慌忙应了声,“哦,马上。”

她用刚碰了凉水的手盖了盖两只红肿的眼睛,想用冰凉消消红肿,没办法了,父亲喊得急,叶飞只得进去。叶文忠准备着碗筷,笑着说:“哟,多拿了双筷子,看来有客人来。”(风俗习惯,多拿碗筷都习惯这样说。)叶文忠这时才转头看了叶飞,这样的状态是逃不过父亲的明目,“咋的?”叶文忠焦急地询问。

“没……没……是虫子飞进去了。”

“两只虫子,徇情呀。”叶文忠当然不相信。

叶飞听着父亲幽默的话,噗嗤一笑,解了气氛,“爸,没事,看到你高兴起来,我就很开心了。”

“小飞,今天做了法事,我心头也好受些了。以前我总念着她们,害她们放不下,没有去投胎,现在好了,她们又可以回到人间做人,我真替她们高兴。”

叶飞使劲点头,即便她一点儿也不赞成父亲的思想,但只要父亲快乐起来就好,不管是什么思想或什么方法。

“小飞,你是不舍得你妈你姐去投胎,伤心?”

叶飞又使劲点头,即使不相信转世轮回,但父亲送她一个理由,她当然求之不得。

“哦,好啦,都过去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叶文忠边说边用手示意叶飞坐下吃饭。

第二天一早,东边挂着红火大太阳,叶文忠心情很好,一场法事,让他重获新生一般,还哼着小曲儿,他刚打开院门,就呆住了,小曲儿也骤然停止,他仰首蹙眉问:“你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