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737字
  • 2019-01-15 00:24:38

第三节

张秀青边和乡邻打招呼边往叶飞家赶。

“张奶奶,咋回来啦?头发变啦,衣服也变啦,刚还没看出来是你,真像城

里人呀。”一位乡亲抱着一捆柴,看到张秀青后问。

“人家张大妈本来就是城里人。”又一位相邻补充道。

“呵呵,刚回来,我想给我儿子拿些新鲜的蔬菜。”张秀青边走边用手弄了

弄后脑勺的头发,开心地笑着。

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在周围干农活的乡亲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都往张秀

青那看,议论着,“黑头发有啥不好啊?”

“硬要把头发弄得像咱地里的玉米须。”

到叶飞家还有50米的距离,张秀青就张着喉咙大声喊“小飞,小飞……。”

没见屋里动静,张秀青三步并着两步走,走到屋子跟前,见着正从屋里出来的叶

文忠,“咋的,小飞不在啊?喊半天没人应。”

“张大妈,你咋回来啦?牛二呢?”叶文忠匆忙从屋里出来。

“刚回来,我想给牛二拿些新鲜的蔬菜。”

“进来坐吧,小飞在河边,我去喊。”

“你脚不方便,我顺路,直接去就是,不进来了。”

叶父看了看脚,转身叹了口气,说:“等下到这吃晚饭啊。”

张秀青笑着摆摆手,匆忙走远了。

叶飞在河边洗着衣服,看到有人来,看了好久才确定是谁,“张大妈,您回

来啦,换头型了,还真漂亮。”

“真的好看呀,呵呵。”张秀青又听到赞扬了。

“是啊,您慌慌张张来有什么事吗?”

“有人找,有人找你,我刚回来,路过村委,说是你的同事,可能工作上的

事,我也没敢耽搁,顺便就过来给你捎个信儿。”

叶飞停住了脚,像是被浆糊粘住了,心想,“是他吗?”她埋头理了理衣衫极力

掩饰着内心的波澜,”哦,张大妈,他在哪儿呢?我这就过去。”

叶飞边说边收拾东西,内心是激动而纠结的。

“小女娃子,在想啥,刚不是说了吗?在村委会,我走啦,回家做饭去。”说

着,张秀青就笑着走开了。

“谢谢”,人都走远了,叶飞才缓过来补了句。

又神叨叨的自语道,“也有可能是别人呢。”

叶飞提着衣物去了村委会,远处望去就看到村长和一个人在村委会门口,像

是在交谈什么,确切的说叶飞只看到另一个人的一只脚,因为那个人其他部位都

被老树遮住了,她根本就无法确认此乃何人,叶飞几乎是跑去了村委会下的小坡

坎上。

她近距离的看到了那个人,心脏不由的加快了频率,心里暗暗念着,“岳自

达,果然是他。”她迅速往回跑,心里还在庆幸没有被发现,刚跑了没多远又停

住了脚,“总该做个了解吧!”

叶飞转过身来,心情忽然到了低谷,迈开的步子沉重万分,每挪一步,心都

在痛。难道真的是爱吗?爱得这么深?叶飞这种想法又飘到脑袋里,随后又笑了笑,怎么可能呢。又走到先前的地方了,她忽然又变得很轻松,边靠近他们边大声说,“包主

任,打搅您了啊,都下班了。”

一个四十多岁身体结实地中年男人听到声音,转头回应渐渐走进的叶飞:“

叶飞啊,来啦,你的同事等你一会儿了。”到了两人面前瞄了眼岳自达,只见他

死死地盯着自己,这人虽然变瘦了,可还是帅气而富有魅力的,俩人相互假兮兮

礼节性地微笑,不约而同的,似乎还有恋人间心有灵犀的味道,最假的就是岳自

达,当时心里激动地恨不得一把揽过叶飞来,紧紧地,紧紧地抱着。叶飞这才接

起包主任的话,“谢谢您,也让您久等了。”叶飞来了,这岳自达的眼里就只有

她了,本该感谢感谢别人,都忘脑后去了,也忘了刚才跑到村委来急得都差点下

跪。

“没关系,这是我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啊。“包主任自豪地对岳自达说,包

主任的声音可是洪亮,岳自达回过神来,“哦……恩。”

然后字正腔圆地说,“叶小姐很能干,工作也杂实,同事们都很喜欢她呢。

”俨然一个领导的派头。包主任满意地笑了笑,看了看俩人,说,“好,你们聊着

,我先走了。”包主任刚走,岳自达就上前接过叶飞手里的盆子,几乎是抢过来

的,其实是想抱抱她的,偌大的盆子太碍事。

岳自达注视着叶飞小声说,“我拿着。”

“你来干什么?”叶飞小声问道。

“我想问问?”没等岳自达说完叶飞又说,“上次不是都说清楚了吗?”然

后顺手去抢盆子准备走掉,可岳自达死死不放,叶飞抢不过,撒手就走。岳自达

心疼地说:“不要了?不拿回去,你爸要问吧。”

岳自达渐渐走向叶飞说:“金朗不是自杀。”

叶飞急忙转身说:“谁杀的?!”

岳自达叹了口气,说:“不知道,警察需要我们的帮助。”

顿了顿,岳自达看着叶飞,“找出凶手,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