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2063字
  • 2010-03-07 17:45:00

第二节

上午还阳光明媚,下午就阴云密布,这样的天气似乎是要应和着这场法事的进行。

下午1点,一行穿着怪异的人搬着和提着古怪东西站在院门口,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串一串的,就像滴答的倒时秒表,他们迟迟没有进门,因为在等待所谓的做

法吉日。在叶家的院子里,乡亲们已经慌忙准备开来,清扫院子,准备桌椅,桌

子板凳不够,大家千里万里大方的从自家搬来,这些都是法师要求的。可谓人多

力量大嘛,不一会儿功夫,一切准备就绪,乡亲们都规矩地站在院子里。

李大伯站在叶文忠身边,把声音压到最低,“文忠大爷,这些法师可了得了,只要是他们做了法事的地方,都没鬼怪了,以后乡里也准会干干净净的,只是钱收得高点儿,我也跟他们讲了价钱,他们说今天恰好是个吉日,他们又有空,就觉得和咱们有缘,少两成。”李大伯说完,自豪地笑了笑,叶文忠感激地笑着,

拍了拍李大伯的肩膀,叶飞边挽头发边从堂屋里出来,看似刚刚收拾好了屋子,

她走到院子里走到父亲身边,对李大伯说:“李大伯,这些我们都不懂,真是辛

苦你了。”李大伯摇了摇头,接着叶飞顺手塞给李大伯一个红包,李大伯假意推

了推后收下了。

叶飞手表上的时针指到2点55分55秒时,法师们摇着铃,拉着乐器,奏着法事的专属调子陆陆续续地走进叶家院子,李大伯说,他们做法是很小心的,按时掐秒

选在最阴的时候踏过门槛,2点也就是14点,加起来就是5,这个时候才好和鬼魂谈判,听着有些毛骨悚然,叶飞当然不相信,她早在屋里准备好了法师们的工钱,盼望着这场法事快些结束,她好遣散他们离开,了却父亲一个心愿罢了。

领头的男人年龄看似有五十上下,他端着神龛,嘴里念念有词,头戴橙色帽子,大汗淋漓,衣服是红色搭配橙色的短袍,看样子是配套服装,走在第二的,是个大概只有十多岁的男孩儿,他一只手平端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泥色陶瓷碗,碗里装

着透明液体,一只手从碗里浇蘸液体,四处洒散,表情故做沉稳,袍子拖在地上

,有些碍事,显然非常不合身,他后面还跟着三个人,是敲锣打鼓端其他东西的

人,他们的衣服样式和花色就没有同前两人一致,感觉有些随意。

法师们在院子里绕了两圈,然后熟练的将行头摆放在事先乡亲们准备的放有水果和酒的桌子上,法事的调子一直没有停止过,带头的不停的念叨着,倒了酒,

带领法师们下了跪,随后起身将酒洒在神龛前,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法事的调子

越拉越猛,一阵风吹来,乡亲们感觉阴阴的,胆小的已经靠成一团.就在这时,

叶飞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视着院门外,一副被惊吓的模样,退了一步,叶文忠见

状便问叶飞怎么了,忙跟随叶飞眼睛的方向看去,一个白色的东西闪过去,叶文

忠激动不已,为了不影响法事,杵着拐杖悄悄地艰难地走出院门口,环顾四周后

,失望地叹了口气,“是不是你们回来啦?我想看看你们,你们好不好啊?不要

委屈再冤屈了。”叶父泪眼婆娑,坐在地上,顿了许久,又说:“你们该去投胎

就去投胎吧,我老头家,你们也不用担心,小飞,你们也不用担心。”

叶飞一直跟在叶文忠身后,也是泪眼朦胧,她没有打断他,院子里的声音令人刺耳,搞得声势浩大,却不能让死了的人复生。这时李大伯也出来了,“法事快做

完了。”

叶飞知道该付钱了,她扶起父亲,进了院子,并若有所思的往四处望了望。

最后一个历程是跨火盆,法师用钱纸点燃火,迅速地在空中扬了一圈丢入火盆,

洒上酒,火“轰”的一下旺起来,带头的法师终于说了几句大家都听得懂的话,

“鬼魂已经出现了。”乡亲有得四处瞻望,有的埋头恐惧不已。

“已经走了,现在大家都来跨火盆,驱除身上余留的邪气。”

听到这,大伙争先恐后,法师做了手势要他们保持秩序,由于火太旺,有的小妇女不敢跨,被排在后的人赶鸭子上架,哇哇大叫硬冲了过去,一个一个连续地跨

过,像一条蜿蜒爬行的水蛇,法师只要一见火不旺了,就要洒酒和加钱纸,轮到

最后,该叶家人了,叶文忠倒不愿意跨了,他不想把最后的关于逝者的东西给驱

除,乡亲们都劝,“都走了,去投胎了。”

“跨吧!”

“不跨我们不是白跨了吗?”有的乡亲觉得邪气还带传染的。

叶文忠没办法,只得跨。

叶飞扶着父亲一步两步,三步,缓慢地跨过火盆,叶文忠失落极了,叶飞也配合地跨了过去,乡亲们都松了口气。

大功告成,法师收拾行头宣布结束,乡亲们都满意地提起自家的桌椅说笑着离开

“叶小姐跟我们去坟地吧。”带头的法师收拾好东西说。

叶飞点了点头,安顿好父亲到堂屋,接着跟着法师去坟地,一路,法师撒钱纸,还是在奏法事调子,领头的嘴里没念叨了,他跟叶飞说;“这是让孤魂野鬼让道。”走到坟墓,就看到坟墓边的一个坑,叶飞疑惑极了,这是怎么会事?法师说

有坑不吉利,缺水,但它方的水我们不能挪,那么五行中金生水,小姐愿意破财

送给她们吗?”既然请来了,肯定是得花钱的,叶飞点头,皱着眉,眼睛一直没

从坑上移开。

法师放了两响鞭炮,对着坟墓念叨着,事情还没弄完,叶飞就掏出红包,给领头法师,法师立刻停下来,数了数票子,说:“没做完也没关系,心诚就好,心诚

就好。”接着就把瓷碗里的液体倒入坑中,一行人便很快地下了山,叶飞望着那个坑,液体很快被土壤吸干了,就像人脆弱或坚强的生命,必然的瞬间!

泪,沿着她脸颊慢慢滑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