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516字
  • 2019-01-15 00:24:38

第一节

就在尹赛琳和赵红分手的那个晚上,叶飞他们村上发生了件怪异的事儿,第二天一早就被村里的人讨论地沸沸扬扬,不一会儿功夫,村头村尾,老老少少,都津津乐道。

这件事可伤心了叶文忠,因为事发地点就在逝去的家人坟墓边。

“爸,兴许是看花了眼,也可能是萤火虫啊。”叶飞见父亲长吁短叹,心疼地说。

“哎!”叶文忠长长叹了口气,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目光一直未从挂在墙上的全家福上移开,接着又说:“我没用啊。”

刚说完,就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是人的谈话声,似乎还不止两个,至少得有十多个人,叶飞也听见了,忙迎了出去,站在院门边,谈话声停在了院门外。

“还是提提吧。”村民甲。

“是啊,死了都得不到安宁是不?”村民乙。

“他叶家大女娃不是为个男人死的吗?”

“难道那个女鬼就是以前跟她争对象的?”

“听说也死了的,死了都记仇。”

“还有她妈,不是得心脏病死的嘛,人还不错呀,应该得到安宁呀。”

“造孽哟。”

“不清理清理,,咱可能都要有灾哦。”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

“得了,得了,啥也不说。”村民甲一语出来,大伙儿都静了下来,一个妇女冒出一句:“得去说,别吓坏咱娃。”

此时,叶飞打开门,平静地扫视了一圈这队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得乡亲们大眼瞪小眼儿,有当头一棒的感觉,因为背着别人说别人家的事儿,总是不光明磊落的,而且还是在人家家门口。

村民甲李大伯看样子是这队人的领头,打开话匣,化解了尴尬,“小飞啊,那个我们跟你们家商量商量。”接着,他看了看周围的人,笑了笑,表示他只是持了众人的愿望。

“你看,我们来就是想让你们请个法师做场法事。”

叶飞一脸问号,她一个接受过正规教育的大学生怎能搞这些封建迷信。

“李大伯,听说是你看到的,那请你再讲讲好吗?”叶飞似乎想从他的讲述里挑出毛病来,据理劝服乡亲们不要相信。

“好吧。”李大伯倒也耿直。

“昨天晚上,我12点多才回到村,接近坟山时,我就看到一点亮光,开始没怎么在意,越走近,光越亮越大,突然……”众人紧张而害怕,有的小妇人吓得惊呼,李大伯望了望周围的人,““怕啥呀,刚开头呢。”他有点儿埋怨大伙儿打断了他的讲述,“讲哪呢?”

这李大伯仗着“亲眼所见”的权威言论,就耀武扬威的,当然,也有人佩服不已,连鬼都不怕的人,这人胆子可有多大呀?大伙抢着回答道:“光,亮光。”

“哦,突然我就看到一个女人,不对,女鬼。”李大伯神秘地压低声音,“当时我躲在离坟堆最近的草堆后面,到想看看这妖精的模样。”

众人期待的目光,李大伯继续讲,“她的头一直没有转过来,那个子,个子嘛……”

李大伯扫视了一圈后,眼睛盯住叶飞,指着她向大伙说:“就和小飞个子差不多。”

叶飞一愣。

群众里一个声音,“会不会是叶朵啊?”

众人冒冷汗。

李大伯突然灵光一现,“对啊,别说,还真像她姐姐,短头发的,说不定不是其他冤魂,而正是他叶家大女娃子啊。”

听到这,有人已经瑟瑟发抖了。

“小飞,跟你爸商量商量,,这更得做场法事呀。”李大伯迫切地恳求道。

“对啊,对啊。”众人害怕极了。

叶飞正想拒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乡亲们,我们挑个日子就做法事。”是叶飞的父亲,叶文忠。.他杵着拐杖出来,叶飞看到后,忙转身扶住父亲。

“感谢大家的关心,不管是冤魂还是……”叶父说不出,有些哽咽。

村民似乎都很理解,李大伯又说出了大伙的心声,“不管是谁,做场法事,该安息的安息,该投胎的投胎。”

“是啊,是啊。”众人的声音。

叶飞见此状,如果再拒绝,该变为不孝了。

可见,一种环境一种生活方式,明明一件事是错的,但这个“错”载得有多数人的希望,反而坚持正确道路反驳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变为“犯错”的罪人。所以改变他们的思想与提高他们素质,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啊,这需要长期的坚持与说教,更重要的是众人的参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