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973字
  • 2010-03-02 12:22:27

第一节

这座城市一点儿也不寂寞,每天车来人往,繁华似锦,反复了故事,苍老着岁月。

要说城市最热闹的地方除了菜市场,那就是购物中心了,当然,购物中心的大型超市里也有各色菜品,可是菜品区的热闹程度是远不及菜市场的。

张秀青看着这亮敞的超市,水果蔬菜应有尽有,拿起瓜果爱不释手。

“妈,我跟你说的那个阿姨呀,平时就是在这里买菜的。”

刘牛滑着轮椅跟在张秀青后面,他的后面跟着那俩大个儿司机。

“哎呀,3.8、2.8、1.9……”张秀青翻看着菜价,一一念了出来,然后小声对身后的刘牛说:“这么贵,就个儿长得大点儿,没咱地里的好。”

刘牛笑了笑,正准备说话。

张秀青又说:“要贵,直接弄个整个儿的得了,什么8、9的,离10都不远了,也好算账嘛。”

“妈,现在高科技呀,不用像您以前卖菜那样,算老半天的,把价一输进去。”刘牛指着称瓜果蔬菜的秤,那里的人们排了长队,齐刷刷地望着他们四人,刘牛也不在意,又接着说:“1秒钟,价钱就出来啦。”

张秀青听刘牛说着,听不懂也不想问了,“那边菜市的菜都好,东西又多,非要到这来。”

“也不是所有的菜都贵呀,也很新鲜嘛,菜市场那个讨价还价的滋味哟,有钱就要来这些地方,节约时间,时间。”

“会省钱才会有钱!”张秀青转过头严肃地对她儿子说。

“时间也是钱呀."牛儿解释说。

张秀青在刘牛的司机的带领下,买了些水果,搞了半天才记清楚这购物流程。几个人出了超市,张秀青还兴趣甚浓,拉着司机重复着说流程,“选了东西。”她手上还比划着,“然后去拿口袋装好,然后去排队,一定得排队,输进去了,价出来了,我拿到手头后再去交钱。”司机一个劲儿的点头,张秀青确认性地问:“对不对,啊?”

“阿姨,对的,完全正确,您真的比我妈聪明多了。”司机殷勤地讨好。

张秀青接着又说:“坐那个啥梯?”

司机补充道:“电梯。”

“对,不是你……”

张秀青转头望着俩司机,却记不得是哪位了。

“是我,是我.”光头司机慌忙回答道。

“对,不是你扶着我,我就给摔地上咯。”

“妈,电梯您要站在黄线里面,千万不要站着黄线啦。”牛儿强调道。

“哦,不能踩黄线,不能踩黄线。”张秀青似懂非懂的。

“去坐升降电梯,您又头晕。”刘牛笑了笑。

刘牛带着张秀青去了服装城,她看着那滑动的电梯,有些却步,想上又怕上。俩司机提起刘牛,扶着站在前面的张秀青,上了二楼。

“妈,您挑挑看喜欢什么,就尽管拿。”刘牛指着琳琅满目的物品。

“哟,红的,绿的,都是姑娘家穿的。”张秀青看着这些美丽的衣物,喜欢得不得了。

“看人家。”刘牛拉着张秀青指着一个年纪比她还大的女人,浓妆艳抹,上了色儿的头发盘托在脑勺,衣着红艳,还穿了双高跟鞋,背影乍看去,年轻十几岁呢。

“哎哟,城里人咋这样啊,老糊涂了吧。”张秀青一点儿也不欣赏。

刘牛见母亲不挑选,就自作主张选了几样,颜色不大鲜艳,但布料和剪裁显人富贵。

“妈,去试试。”

儿子盛情难却,张秀青只好一一试过。

刘牛看到母亲换装后的模样,直叫好,跟司机说:“我母亲,你们阿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村里的一枝花呀。”

司机配合地说:“是,看得出来。”

张秀青抱着衣服出来,售货员笑眯眯地接过,张秀青还礼貌地说了声:“谢啦!小姑娘”,售票员也礼貌地回了句,“不用谢。”

“儿子,走吧。”张秀青以为试过就可以走了。

“妈,等等,还没包装好呢。”

“啊,要买啊,看是好看,怕是很贵吧。”

“不贵,我等下拿价钱给您看啊。”

刘牛跟售货员说了几句:“发票金额开小点儿啊。”

售货员高兴极了,刘牛又说:“别瞎高兴了,开两张,怎么可以让你们偷税呢。”

售货员嘟了嘟嘴,很快又笑眯眯的,等开完了发票后,刘牛拿了其中一张给张秀青看。

“买这么多,才一百块钱?”

“对,别看商场富丽堂皇的,这么多卖衣服的,衣服贵不起来。”

张秀青不大相信,又搞不懂是什么原因,儿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呗。

几个人又去到鞋店和下装店。

“妈,有了头,脚也要跟着走。”刘牛说到头,就看了看张秀青的头发,“对这头也该弄弄。”

刘牛给母亲挑了下装和鞋子,还是用买衣服的方法把发票金额弄小,省得母亲心疼钱。

要说买了这一身东西,算下来实价离万元都不远了,可张秀青手里的发票还没到500呢。

“妈,咱去理发店。”刘牛兴致勃勃,像他母亲的形象设计师。

“不去了,不去了,花了好多钱了。”张秀青真开始心疼起钱来。

她知道挣钱不容易,心疼自己的儿子。

“妈,不是说了有钱吗?您不帮我花,谁帮我花呀?”

张秀青再不愿意,还是被儿子硬推了进去。

理发师左右上下端详着张秀青,张秀青觉得怪怪的,心想:“剪个头,还这么多事的。”

花了三个多小时,张秀青都睡了一觉哩,睁开眼睛时,她差点被镜子中的她吓坐在地上,“啊,谁啊?!”

“妈,好看。”

听到儿子的声音,张秀青这才清醒过来,小心翼翼地摇转着头,想要看清楚整个儿模样,头发上了色儿,酒红色,齐耳弯曲的头发服贴依傍在头上,张秀青这才发现了美,心里了呵呵的,心想:“城里人,真像城里人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