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1644字
  • 2019-01-15 00:24:38

第三节

岳自达是见到叶飞的隔天下午才回去的。

他历经一万多分钟,千辛万苦才找到叶飞。怎么找到的?无非是在用最笨最惹人泪的方法。

那个小镇,经林彬提醒后,排除他们经常约会的地方,就只有那个小镇了。他也曾试图找到叶飞离去的原因,可惜找不到,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头绪,他时常骂自己无能,没出息,结果产生了强烈的自卑心理,还好,找到她,情况不至于坏到极致。

岳自达每天都在那座小镇里晃,他问别人:“请问认识叶飞吗?很美丽,活泼,有气质的女孩……”

回答是:“不认识。”、“只知道一位受人景仰的将军。”、“等她出了名再来问我吧。”、“去警察局找呗。”

他失望极了,明明知道这样的问话是不会有结果,反倒是自取其辱,自讨没趣,可他还是在问,继续问,执着地问,因为他相信奇迹,相信有爱一定会被她听到。

“缘圈与零蛋,不管多么平淡与庸俗,他们永远的形态都是圆,我是圆,你也是圆,我们现在在一起,那就是同心圆咯!呵呵。”叶飞是这样给岳自达讲述的。于是,他也觉得他们的相遇、相识、相知与相爱,这一切似乎在冥冥中是早已注定的缘。

剪不断的红丝,分离后,犹如古筝的琴弦,溅起晶莹的泪花,冰冷了指尖,十指是心的命脉,痛相连。

岳自达是在镇上晃的时候看到叶飞的,那一刻,他激动极了,隔着人海夹杂车流,她看起来是那么美,层层疑问涌上心头,疑惑的美,好奇的美,一切问题即将被他了解也知晓,并且他还可以继续保护她,爱她。

他想大喊,混合着各路声响,哪怕喊破喉咙也在所不惜。然而他没有那么做,他怕,他觉得她就像一个绚丽的泡泡,美丽,幻想,变化的泡泡,猜不透,抓不住,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冷,他怕自己一喊,她就“砰”的没了。于是跟着她一直到了她家人的坟墓前,看着她哭了,他心痛得厉害,忍不住上前喊住她,可换来的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他不想也没精力去相信她说的话是个事实,重点在于他找到了她,家人的坟墓在此地,想必她的家也不远。

岳自达需要充足的睡眠与营养的食物,以及整洁干净的衣裳,该刮胡子,剪头发了,他必需以最佳状态去见叶飞以及她的家人,她的家人还有谁呢?他们家到底是什么现状呢?岳自达好奇也心酸着。

岳自达回到城市就头疼发烧得厉害,淋在雨里几个小时,身体再健康的人恐怕都吃不消,何况身心受伤的岳自达呢,于是他直接去了医院,为了能够尽快去见他的叶飞。

护士熟练地为他插上针挂上吊瓶,劳累的身体沉在病床上,很快就睡熟了。

半晌,护士眼见液体快滴完了,便一个劲的叫他,岳自达一动也不动,他似乎压根儿就没有听到。这一觉累积了他的忧郁,彷徨,痴狂与泪水,太多的东西压得他几近崩溃。累,太累了,释放吧,尽管空气里弥漫了难闻的药水味道,周围还有药车药瓶的碰撞声,孩子的哭啼声。释放了,醒来又是朝气蓬勃,新生的开始。

护士见此状,也很理解,拔了针管,取了掉瓶,用棉签为他按压住针眼,她看着他,心想:“他这么帅气,怎么搞得这么狼狈,他怎么了呢?他一定有一个故事……”

岳自达醒了,可能小护士的呼喊是起了作用的,只是他的大脑太累,反映慢了120秒,他直视着她,脑子是一片空白,她的眼睛碰到了他,小脸儿刷的一下涨得通红,心跳加快,慌忙丢了棉签,“对不起,对不起。”

岳自达缓慢的眼光扫向针眼,护士又说:“哦,已经没流血了,明天再来输一次。”

他听到了这句话,说了句,“谢谢。”

护士心里平静了些,“不用,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嘛。”

岳自达脑子清醒过来,身体也清爽了许多,想到就快见到叶飞,心头涌起一股热潮,一下从床上翻下来,对小护士笑着说:“你好可爱,谢谢你,有空一定请你吃饭。”

小护士被他吓了一跳,纳闷儿极了,她心里暗暗想,“啊,他头是不是被烧坏掉啦,一点小事,就要请我吃饭?”

她正想着呢,岳自达已经出了病房门,她转过身看门,又想:“一定是坏掉了,可惜呀,可惜。”

岳自达走出医院,看到雨后的落日挥洒着余晖,干净温暖而又美丽了的这个城市,像极了他的“大病初愈”,禁不住大喊了出来,“啊!……”

响彻天际,散了云,飞了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