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2169字
  • 2019-01-15 00:24:38

第二节

赵红在警察局极不情愿地拨通了林彬的电话,响了好一阵,没人接,赵红气不打一处来,重重挂了电话,“连电话都不接。”

过了两分钟,电话响了。赵红接起电话没来得及开口,“小红吗?有什么情况?”

“没打扰到您吧?”赵红压着脾气。

等了等说:“有个小孩儿过来陈诉了一些事,案情有新的发展……”

没等赵红说完,林彬说:“小红,把具体情况发那个邮过来。”接着便挂了电话,赵红愤愤地挂了电话,“还邮呢,您老人家就自个儿安心的游吧!”

赵红起身出了警察局,去找牛奶的来源,走到田园公寓门口,一眼就看到一个40岁出头的物管大叔,径直走去,拿出证件,物管一楞一楞的。

赵红上前询问说,“我想问点情况?”大叔瞪大眼睛左手的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吃惊极了。

“不是。”赵红边摇头边说。

大叔松了口气,赵红接着又问,“你们5月的排班是怎样的?凌晨1点左右是谁上班?”

“哦,不是我就好,我可是认真工作,认真生活,从白天到晚上,从晚上到白天的。这个月凌晨1点左右正是我们交班的时候。”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呀,凌晨才下班?”

“没办法呀,一天12个小时哩,以前本来是有三个人的,那个人家里有人去世了,一回去就不来了,这不……大叔压了压声,把头凑近赵红的耳朵,把手拱在嘴边,“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可苦了我们,说是招个人,这都半个月了,都没音讯。”

“那和你交班的人凌晨才会来?”

“小邹啊。”物管接过话,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一个小时他来接班,您进来坐会儿。物管边给赵红开门边说,“我们这个看门的活啊,一天得上两次咯,中场休息,嘿嘿,连着上班,别把我累死了。”

赵红进了物管室接过物管倒的水,礼貌地点了下头,表示感谢。“这儿的单元楼里边儿有监控器吗?赵红朝窗外探了探问。

物管摇了摇头,笑了笑说;“要有那玩意儿,我们可要轻松好多呢,”物管眼睛一亮,“这里有人犯了事吗?丢钱了还是出人命了?”

“管我的人要我了解了解情况,我也不清楚。”赵红傻傻地笑了笑。

“嘿嘿,当警察好啊。”

“呵呵,好什么好,还不是混碗饭吃。你们晚上准确的交班时间是?”

“12点。”

不一会儿,小邹到了,他熟练地左脚踩着踏板,右腿向后一伸,身子一跃,双脚便落了地,下了车,像极了训练有素的体操运动员。小邹望了望物管室看到赵红后笑了笑,表示还要做点事再过来。

“他去锁车。”

大叔说完便走到门口去吆喝“小邹,快!”

小邹快步往物管室跑,气喘吁吁地说:“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赵红站起来,准备问话。

“哈哈,你小子粗人一个,在警察面前像个文化人儿。是不是你犯什么事儿啦?”大叔狂笑。

赵红正想问,被这莫名的的笑声打断。

小邹生硬的表情,也没反驳,看样子是被大叔经常取笑了。

“您好您好。”赵红声音洪亮,似乎想压倒什么,在帮助小邹恢复自然状态。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某一点东西,和他产生共鸣,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是什么呢?是什么呢?哦,对,林老头,常常咬牙切齿地喊他小崽子,再怎么说七尺男儿还是有面子的呀。

赵红心里琢磨着,望着俩人,便又投入到工作上了,“凌晨1点你在值班吗?”

“对,当时我接老刘的班。”

“接班后,你有离开吗?1点左右你有没有看到那栋楼有人出入?”赵红指了指A栋问。

“没有离开,也没有看到有人出入啊?”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小邹斩钉截铁的说,“肯定的,那个时候我刚接班,精神着呢小区有个人走动,应该知道的,我视力好着呢,更何况A栋,别说离着近,他们那扇门一开就像杀猪似的。”

站在一旁的老刘就是那位大叔,刚把茶水送到嘴里,就给吐了出来,又是哈哈笑,说:“是这样,那门坏了,正请人给他们换呢,门还没运到。哦,坏了大概一个月了。”

接着又说:“一个月是有点长,您可能也要说我们没办事效率。那栋楼的业主,从门进进出出都说我们物管,什么不称职,没效率,买这儿的房子倒大霉。”老刘摆摆手,摇摇头,“没好听的。”

赵红点了点头,说:“没什么问的了,但是得麻烦两位协助警方做点事。”

赵红办完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警察局,走到饮水机旁,拿了一次性杯子思忖了下又给放了回去,用自己的杯子接了热水,坐在电脑边,准备汇报工作。双手放在键盘上打字,“林警官,不管你看没看,我还是得汇报工作。”

今天上午11点我去田园公寓了解情况,两位物管同志肯定当日凌晨1时前后未看到A栋有人出入。那小孩可能见鬼了。经过物管同志的协助,楼上的业主都很合作,经查实,并没有可疑之处,唯一有一家人,只有位老太太,说房子之前租给一位穿着时尚的长发女士,不是齐耳短发,在半个月前就搬了出去,小孩儿也肯定看见了一个短发女子。这回我们都见鬼了。还有,听物管说前天有警察去询问,这个案子到底有几个组管呀?”赵红点了“发送”。

赵红觉得林彬是不会看他的报告的,所以报告的内容体现都具有攻击性,还冒出鬼神之说,就说那个女子吧,长发短发又怎么,不是有假发吗?如今的社会男人可以是女人,女人可以变成男人,真真假假谁能事事分辨呢?稍微雕琢就可以以假乱真,迷惑慧眼了,再说别人也不一定就是那个放牛奶的人吧!还有,那个来陈述事件的小孩又真的可信吗?叫他来的那位大叔是谁,是警察还是匪?赵红心里是明朗的,但他阅历尚浅,经验不足,面对那么多的端倪与疑问束手无策,他是多么想要请教一位老师呀,他盼望着林彬的休假结束。

接着赵红的电话响了,“喂,我赵红。”

电话那头,“IP地址查出来啦。”

赵红激动地站起来,瞪大眼睛,早已不知疲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