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冷自然
  • 雪苗子
  • 3674字
  • 2021-02-07 17:21:48

第一章

第一节

岳自达为公司尽心尽力劳累了几个春秋,除了法定节假日,从未休过假。在女朋友叶飞的再三请求下,他答应休假一个月。

两人在岳自达所住公寓的公园里悠闲地散步。“岳,你看你为什么要长这么高呢?”叶飞淘气地望着岳自达说,眉宇间有一丝不屑。岳自达不吭声,嘴角一扬,爱怜地看了叶飞一眼。

“我呀,要穿上这讨厌的高跟鞋才和你旗鼓相当哟!75”叶飞说完便松了拖着岳自达的手,笑着逃到前面,齐背的长发飘散出一屡清香,微黑的脸颊泛起红晕。

“75,你怎么呢?大好的阳光,多么珍贵的九点一刻,你就不打算珍惜么?”叶飞纳闷儿,撅起了能说会道的嘴,用手扯了扯岳自达散发清香的头发。换了往日,岳自达会边喊“58”边去追叶飞——“75”是她给他起的绰号意为“鸡母”,而“58”是他为她起的绰号,意为“虎霸”,创意来自于对方的身高。

而此时岳自达无语,只扬了扬嘴,似乎预感着会有什么事发生。

突然,叶飞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喂,你是叶飞,叶小姐吗?”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叶飞疑惑地回应着。

“我是金小姐的房东,金小姐她……金小姐,她死了。”那个女人惊慌的回答。

叶飞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双目呆滞的吼到,“什么?”

岳自达见势不对,焦急地问情况。

“死了,她死了……不可能。”叶飞不能接受。

于是两人匆忙的赶去金朗的住所,人已经不在那里,只有四、五个警察在里面寻找线索,门口有两瓶被打碎的牛奶,还有一堆垃圾。

“请问你们两位是?”一位五十多岁,身体健硕,皮肤黝黑的警官过来询问。

“我们是金朗的朋友。”岳自达有些哽咽地回答。

“你们知道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吗?”

“很早以前就听她说已经没了父母,好象还有个奶奶。”岳自达说。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半个月前,我们俩和她见过”岳自达说。

林彬看了看岳自达扶着已憔悴不堪的叶飞,“哦,是这样,我们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痕迹,初步鉴定是服毒自杀,死亡时间在今天早上九点到九点一刻。”叶飞听后,无以言表,哭出了声。“请你们节哀”林彬说完转身吆喝了一声,“赵红。”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精干帅气的瘦小伙急忙跑了过来,看了看伤心的叶飞。林彬说:“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通知你们的”顺手给了岳自达一张名片。

走到楼下后,林彬看了眼装在楼外壁的监控器。这时赵红跑到前面自信满满的对林彬说:“门窗都是锁着的,没有发现翻越的痕迹。林警官,我觉得这不是一起自杀案。”

“鉴定都出来了,还有假吗?”林彬笑着故意说,他的眼里也充满了疑惑。

“哦,还有,物管说监控器是这月十九号安置的,由于管事儿的人锁着视频资料,探亲还没回来,刚打了电话去催,说明天可以去拿。”赵红说。

第二节

来到停尸房,岳自达看着那张苍白而熟悉的脸,悲痛欲绝,此时的叶飞已是泣不成声,随后便晕了过去,岳自达焦急地抱叶飞去医务室。

叶飞打了点滴,情绪稳定了些。“岳,人死了,任你怎么哭怎么闹,她都不回来……我亏欠她太多,太多……”岳自达左手轻拍叶飞的背,试图稳定她的情绪,右手为她擦去泪水。转过头,眼泪已在眼圈,便使劲眨了回去,然后看着叶飞说:“飞儿,不要再想了,啊……听话。”声音颤抖着。

此时警察局这边,林彬正在紧张查案。“这种药物市面上没有,药材是新鲜草药熬成,药粉粗糙,无色无味,毒性极强。实验中小白鼠服后立刻死亡。”林彬认真地听着专家的陈述,随后问:“那个,人吃了呢?”“要看人的抵抗能力强弱”专家解释说。林彬点了点头,“谢谢啊”,随后回到办公室打电话,“小红啊,知情人到了吗?那好,我马上过来。”

林彬匆忙地进了审讯室。看到一个穿着朴素,其貌不扬的女士,她蓬松而花白的头发与额头深深浅浅的皱纹写尽了悲凉,是那个曾在死亡现场见过的女人。

“您好,女士。您能再详细的说说当时的情况吗?”林彬问。

“好,5月22号晚上金小姐打电话要我第二天去收房租,所以5月23号早上9点我拿了奶就去了,到了她家门口,按了好久门铃没人应,正准备走,突然发现门没关紧,于是我就打开了,看到金小姐爬在桌上,脸色苍白,嘴里流出白沫。”从王太太惊愫的表情,可见她的恐慌久久没能退却。

“时间会不会记错?”

“不会,我就住在对面的单元楼。本是去取牛奶,恰好看到金小姐的牛奶也没取,就打算给她送去,顺便收房租。等拿完奶签了字,我就往楼上去,恰好送奶那个小伙子的手表一鸣‘BJ时间9:00整’。”

“然后呢?”

“我站在门口没敢动,也不知道她死没死,就拨打了120、110,等你们来,听医生说已经死亡,我就给金小姐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

“死者什么时候租的房?”

“大概有一年了……哦,是去年的六月一号,那天是儿童节。”王太太想了想回答。

“房租多久收一次?”

“一年一次”,林彬不语,只咄咄逼人地看着王太太,看着林彬犀利的眼睛,王太太有些害怕成为警官眼中的嫌疑犯,便努力地诉说细节力求“洗脱罪名”。当时她说,‘王太太,你明天空吧?’,我说空,她就说,‘哦,明天星期天,我也空,那就麻烦你过来把房租收了吧,我把明年的也给了,免得该交的时候又碰不到头。’她之所以交这么急,可能是上次那所房子的线路出了问题,我丈夫弄的线路,太多太杂,怕住客电着,就买了把锁锁着,那段时间太忙,钥匙没能及时给她,物管也没办法,晚上打电话我又没在,去跟车去了,因为我丈夫是开货车的。她摸了一晚上的黑,第二天我们才赶回去。”王太太皱着眉头猜测着说。

“恩……好,您可以回家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请及时通知我们,谢谢你的合作!”王太太忐忑地连说几个“好”,出去了。迎来一位打扮的珠光宝气富态的女人,“警官,我一接到消息,回来后立马就赶过来了”,她满脸汗珠像是升级版的杀毒软件,不知疲倦地搜索着病毒那样扫过一粒粒黄雀斑。

“谢谢您的合作!”赵红递去一杯水说

“麻烦您说说当天知道的情况吧。”林彬说

高太太咕噜咕噜解决了杯里的水看着赵红说:“小伙子,麻烦你再倒一杯。”赵红被逼无奈,面带僵持的笑容接过杯子。

随后高太太扯着嗓门对林彬说:“久等了啊,没问题!5月23号早上,因为我要去外地出差,所以时间记得很清楚。我们那,每天早上8点半,优记就会准时送奶到楼下。那天,我8点半下楼去取,到楼下刚好碰到金小姐往回走,她一脸灿烂地向我问好,手里小心捧着一件礼物,似乎对于她来说非常重要。那个东西包装得很漂亮,是用粉色打底的百合花图案包装纸包装的,长方形。当时我还开玩笑说,‘今天不是情人节呀’她只温柔地笑了笑。”高太太又喝着赵红端来的水,倒了半杯进了肚,满意地深吸了口气。“后来我取了奶上楼,巧了,又碰到她,那个时候大概是8点50分,她开着自家门站在门口,一手拿着一个装满白色液体,做工仔细而漂亮别致的瓶子,像是牛奶,一手拿着先前的包装纸,家门口堆了些东西,应该是垃圾,她冲我笑了笑,我就急忙上了楼。然后接近9点我就离开了家,也没怎么注意她,只知道一路下楼,门都是关着的。”

“死者什么都没说吗?”

“没有啊。”

送走高太太,一个正是花季年华,瘦小而精神的小青年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林彬用手示意他进来坐,等小伙子蹑手蹑脚稳坐在椅子上后,林彬这才不慌不忙的问:“5月23号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林彬问。

小伙子悲伤的回答:“那天四栋三楼的金姐姐死了。”

“你认识她吗?”

“认识,订牛奶的人我都认识。”小青年瞪大发亮的眼睛,像是在恳求林彬相信他。

“记忆力不错嘛”林彬配合地表扬了一句,小青年傻笑出了声。

“你详细地说说?”

“恩,我认识她,但没说什么话,平时她只是来取奶。……”

林彬期盼地等着他的下句话,却见小青年沉默而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在说:怎么还不问啊?林彬哭笑不得,应和着说:“还是很详细啊,那我问你,她一般什么时候去取呢?”

“她一般是8点40分左右,哦,她有个习惯,我送牛奶以来,发现她每次都要打扫完屋子再下来取奶。”

“你怎么知道?”

“因为早上很安静,一有响动,我都会去看。她家的清洁工具就放在阳台上,每天8点半,我就在他们楼下等他们取奶。每次去,几分钟后,都会听到磕碰的声音,沿着声音寻过去就发现金姐姐正把清洁工具放回阳台,有次我还问她在干嘛呢,她笑着说刚打扫完卫生。她可漂亮了,每次和人说话都是笑嘻嘻的。”小青年又是一阵傻笑,纯纯的笑。随后又变了脸色,低了头,痛惜地说:“可惜死了。”

“不伤心,现在弄清楚她的死因,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所以你要把你所见所闻真实地讲给我们听,好吗?”林彬安慰着小青年

“好!”少年撵去悲伤,抬起头坚定地说

“仔细回忆,出事当天你还看到些什么?”

“那天与往常不一样,8点35左右五楼的高太太下来取奶,恰好金姐姐从外面回来,她们打了招呼,金姐姐捧着东西,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我本想提醒她取奶,心里又想到她可能打算呆会儿下来取,所以也没多嘴。然后9点左右取奶的人多,记得王太太取走两瓶,说替金小姐带上去。9点整……对,就是9点整,我的手表要鸣,王太太上去一会儿,就尖叫起来,摔了东西,多半是牛奶,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有人询问后,才知道是金姐姐死了。”

“一会儿有多长时间?”

“不到5分钟。”

“在8点半到9点一刻之间,除了她们外,还有没有其它人出入四栋楼吗?”

“没有,取奶人多的时候,就只有王太太进了四栋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