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机遇
  • 随身装着一口泉
  • 我要的是葫芦
  • 2381字
  • 2009-08-19 11:15:56

纸儿落到我的手,大材小用来包十三香。

花椒好,花椒香,花椒的味道特别长,

熬鱼炖肉少不了,煎炒烹炸属它强,

凡是做菜它调味,没有花椒味不香,

要问花椒产何地,江南林州是家乡。

广大料、八角尖,产在广西八角山。

八角山上多样宝,唯有大料味道鲜。

要问大料有何用,炖鱼炖肉它最鲜。

红肉肘子,做坛肉,没有大料味不鲜。

干姜老,老干姜,干姜越老越味长。

人要老了经验广,姜要老了味越长。

拌鲜菜,煮鲜汤,放点干姜味更香,

……

“十三香,十三香……”刘军浩粗旷的嗓子显得抑扬顿挫,同时将自己身旁的洋瓷盆敲的叮当叮当响,好像配音一样。

“大学生,你小点声好不好,你敲的人心晃晃的,半天都没有一个人来算命了。”一个脑门上净是油汗的老头子大声抱怨道,他一边说一边用几张旧报纸蒲扇着,想给自己带来一股凉意。

四月的天气虽然不算太热,但是这几天太阳也开始毒辣起来,他们两个摆摊的位置就在半荒废的粮库前,这里连个树荫都没有,非常燥热。

“梁大炮,你叫个卵子,成天忽悠来忽悠去,谁听你算,没听过人的命天注定吗,你要真有本事,咋不算算如何发财,成天坑蒙拐骗,总有一天派出所的人给你抓起来。”

“我X妈,怎么说话呢,这么大一个人,亏你还是高中毕业呢。”梁大炮也被他说的恼怒起来,“谁说老子忽悠人,我这是科学算命,你懂不懂,倒是你成天弄些锯末渣滓,草根树皮,冒充十三香,我还没有向政府举报呢。”

“我妈说不定早就死了,你想也没用。”刘军浩顶了一句,然后又大声敲起自己旁边的洋瓷盆来,一时之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算我倒霉,当初刘老头那老杂毛活着的时候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收养你这个小畜生?”梁大炮一时气结,口中更是骂骂咧咧。

“梁大炮,骂归骂,不准提刘老头,谁提我跟谁急!”刘军浩面上一沉,没有了说笑之意。

“还说不得了,咋地……不说就不说了”梁大炮刚要继续说笑,突然看到他脸上铁青,知道这孩子真的怒了,也不敢继续埋汰刘老头起来,只是心中大骂不已:“我日你先人,刚才老子骂你老母你都笑嘻嘻的,提到刘老头你反倒不让骂了,真是邪门了……”

他其实心中明白,刘军浩可以任由别人骂他祖宗十八代,但是对将他养大的刘老头确实非常孝敬。几个月以前,刘家沟村长的老婆放羊的时候将羊拴在刘老头的坟地上,结果那两只羊将刘老头坟地上的两棵树啃得不像个样子。当时刘军浩知道后,二话不说提了一把菜刀就堵住村长家的门口,逼着村长低三下四的给他道歉,承诺来年重新给刘老头坟上栽两棵树。

青山镇处在大凉山下,因为山上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因此取名青山镇,这镇子非常小,也就百来户人家,点一根烟能够在镇上走个来回。

说道街道其实就是大路两边的居民开设的,只有一条十字交叉的街,不过也形成了一个小集市,分逢集背集。镇子虽小,但是古朴自然,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刘军浩和梁大炮经营的位置就在这几平方米的地盘上,刘军浩的外号是“大学生”,很早就有,后来念高中的时候这个称呼更加响亮了,虽然最后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但是也落下了一个大学生的称呼。这本是镇里人对他的戏谑,不过他倒是很坦然,任由人叫。

先前梁大炮口中的刘老头就是收养他的人,是个老光棍,平时就靠鼓捣十三香来维持生计。刘老头在世时把他当作亲儿子一样看待,原本指望着养老呢,一直将他从五岁一直养到十五岁,谁知道最后耐不住阎王爷召唤,早早的驾鹤西去,剩下个烂摊子给刘军浩。

原本刘军浩就不是什么乖孩子,现在更是失去了约束,被学校赶了回来。村里看他可怜给他分了三亩地,可是他和刘老头一样,不想中规中矩的在家种地,于是就重新收拾起家伙,学刘老头卖起十三香来。

生活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只要和生活有关的营生都能赚钱,这十三香也是生活必需品,因此刘军浩每天三核桃两枣,也能够顾住生活。

而梁大炮的经历和刘老头差不多,也是个光棍,以前他的算命摊子就和刘老头的十三香摊子摆在一起,两个人的关系也不错,因此他对刘军浩这个小伙子也算很照应,刚才虽然说气话,但是也并不是真的生气,心中此刻还有点羡慕刘老头,这个老家伙死了还养了一个孝子。

农村讲究清明节添坟,就是给长辈的坟上烧烧纸钱,然后加两铁锨土,把坟墓稳固稳固,因为一年的雨打风吹,坟墓上很多土都被积水冲掉。其实这都是象征性的,没有哪家人会真的给坟墓添多少土。因为这年头坟墓也占用耕地,加上山里的地精贵,你添多了人家种地的还不高兴呢,因此在犁地的时候都是将坟头犁上几分,年复一年,有些坟地就这样消亡了。

刘老头的坟地就是梁大炮给看的风水,在一个山坡上的,不过那里是别人家的耕地,人家自然不让他埋,可是刘军浩有办法,愣是用三亩好地给人换了二亩半山地,将刘老头的坟埋下去,每年都添坟,四年时间,那坟墓添的有近两丈高,远远看上去好像一个炮台子一般。

单凭这份孝心就让梁大炮羡慕,他想到自己百年以后也要个人养老,就试探到:“大学生,你给我当孙子怎么样?”

“去你大爷的,你怎么不给我当孙子?”刘军浩听了立刻破口大骂。

“咳咳……”梁大炮自然知道他误会了,刚要张口解释,突然又咳嗽起来,带着一脸猥琐的笑意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政府,政府我这就把摊子收了……”

“谁呀?!”刘军浩有些惊讶的转过头,发现四五米外站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手中正提着几个漆筒,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这个女人他也认识,就是齐镇长的老婆李玉,镇里的宣传委员,现在乡镇级干部对宣传工作都不是很重视,认为在农村好像可有可无,宣传也就是写写信息、上传下达,所以齐长发让他老婆当宣传委员,倒是也没有人反对,只是不知道这个妇人来这里干什么。

要说不让随便摆摊,那是工商所的事儿,好像也轮不到她这个宣传委员管,不过又想到宣传委员也管文化站、广播站这些部门,梁大炮搞封建迷信也是这一个管理范畴。从这个角度来说,李玉出现在这里倒也不突兀。

“今天不管你,你们让让,我们要在墙上刷标语。”李玉嫣然一笑,指了指他们背后粮库的墙壁,上边被刷了白花花的一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