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天降凶兆

  • 签约封神
  • 晴了
  • 2522字
  • 2009-08-25 21:07:34

到了下班的时候,已经恢复了精气神的我一如往常般牵着萝莉小舞跟赵可可斗着嘴,悠哉悠哉地走到了公司大门外,就在这个时候,陡然间觉得一阵子惨骨子的冷风吹了过来,像是过堂风一般呼啸而过,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靠,大太阳的,怎么有这么冷的风?”我连打了两个喷嚏之后不由得低声咒道。

一件薄T恤的赵可可不由得抱紧了双臂打起了寒战,抬眼看了下那还挂在天穹上的夕阳,也很是诧异,好些人干脆就躲回了大厦厅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惊叫了一声,指向外边:“那旗杆怎么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数十米外的地方,那里,正是大厦前的旗台,上边是一水的不锈钢管制作的旗杆,噌亮的旗杆在太阳底下特别醒目,上边都挂着各种旗帜正迎风招展着,而现在,其中一根崭新而耀眼的旗杆竟然像是让十二级台风刮过一般,杆身一面发着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一面渐渐地斜折倒了下来。

就在倾斜了约三分之一的距离之后,那原本结实的杆身陡然从中部折断,上半截直接就斜栽在地面上,发出了让人心悸的脆响声,从大楼里边正陆续走出来的上班族们全都目瞪口呆地保持着准备要移动的姿势,就这么看着那根本不可能倒下的旗杆就这么栽到了地面上。

身边的萝莉小舞也张大了小嘴,一枚朱古力豆就很轻松地从她的嘴里边溜跶了出来掉在地上,旁边,正叽叽歪歪的跟公司女同事在那讨论哪种化妆水更适合油性颇佳的伪娘菲菲双手合在胸前,一张原本还显得精致的脸蛋此刻夸张得犹如卡通人物。

就在这个时候,似乎大家才同时清醒了过来,接着,身前身后那些女人都开始用她们强有力的音波武器对我进行短暂但又杀伤力极其强大的骚扰。我只得抬起了手,捂住了耳朵,很好奇的是,赵可可虽然也是一脸吃惊之声,但却没有惊叫出声来,看样子,不愧是当领导干部的,自制力能就是要比某些人强得多。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我的手意思下意识地抬了起来,大拇指在其他四个指节上飞快地跳动掐算着,站在我旁边的萝莉小舞两只可爱的大眼睛瞪得溜圆,不多时,掐算完毕,我脑海里边顿时多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怪风断旗,此乃天了降凶兆,主行刺暗杀之厄。”这句莫明的话就像是自己给掐算出来的一般徘徊在我的思想里边。

“喂,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旁边的赵可可表情显得很是吃惊,似乎让我的表现给吓了一跳。“该不会就那么一阵冷风就感冒了吧?”一面说着,一面抬起了手臂,把手背搁到了我的额头上边,一股温凉的感觉从额头处传来,我不由得愣在原地,便是刚才因为自己莫明的表现给吓得有些战栗的情绪似乎也好了大半。

赵可可的脸顿时浮起了一朵红云,然后又飞快地收回了手,有些局促地左右扫了一眼:“喂,你发什么神经呢,刚才那表情难看死了。”

“我哪知道,可能是让那阵怪风凉着肚子了吧?”我信口胡诌道,可实际上心里边很是担忧,姥姥的,我啥时候变成了神棍了,还能给自已测算吉凶祸福来着?难道刚才的那句话就是那些老神棍和封建迷信份子常说的老天爷示警?就在我胡思乱想,旁边的人们对着那旗台处议论纷纷的当口,大厅里的保安们已经飞快地冲了过去。

“赵总,姜大哥你们没事吧?”杨戬已然站在了我的身后,手里边抱着那头吉娃娃形态的哮天犬,这时哮天犬全没了平时的那种憨厚和天真,双目炯炯地盯着大厦外边的旗杆,喉咙里发出稚嫩的咆哮声。

“没什么,就是刚才有一阵冷风刮过去,然后那旗杆莫明其妙的倒了,还真是够奇怪的。”我摇了摇头,一副很正常的吃惊表情,只是在转头望向杨戬的时候,我才冲他使了个眼神。

杨戬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低声道:“此等凶兆必有因由,师叔只需小心一些,有师侄在左右护持,应该无妨。”

“你们俩说什么呢?”赵可可斜着眼睛打量着我跟杨戬,我干笑两声:“没什么,杨戬他说刚才刮的是东北风,所以我们会觉得很冷。”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幢大厦是东西向的吗?东北风什么时候能刮到这里来了。”赵可可一副懒得听你胡扯的样子,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外边行去。

杨戬一脸黑线在那摸着狗。“我说师叔,你下次能不能编个好点的理由,刚刚这个也太滥了吧,简直让人无法去相信。”

我呵呵一笑,不以为甚地道:“我故意的,如果编得太真实了,她要是继续追问,总有漏馅的时候,还不如让她一开始就知道我在胡扯。”

“我真不知道该夸师叔您是精明呢,还是……”杨戬喃喃地低声道。“对了师叔,今天到明天,你都要多加小心,出现这样的异常,乃是上天在向师叔您示警,切记切记。”

我点了点头,指了指外边的那根拦腰而断的不锈钢管旗杆。“我说,示警难道就非要找旗杆,这可是不锈钢的,而且没有一丁点的锈蚀,就这么折了,怕是今天晚上都要上电视了。影响好像有些大吧?”

杨戬一愣,旋及有些难为地笑道:“没办法,总不能倒房子示警吧。”

“……”我望着那根旗杆,我是封神代理人,生命安全出现危险,天道哥用这种法子向我示警,实实在在是难为他老人家了。嗯,看样子需要为那无辜的旗杆安装公司表达我内心的歉疚,默哀两秒钟就行了,反正那些装修工程公司根本就是暴利行业,吃点亏也是该的。

--------------------

杨戬悄然的护送之下,我也一如往常一般,领着萝莉小舞上了公车,坐到了租住房附近的车站,然后又去打小饭店炒了几个小菜,给萝莉小舞买了点零食,慢悠悠地溜跶到了家中。进了门之后,看到哪吒仍旧像是一只蜘蛛,嗯,三个脑袋左顾右盼,八只手臂跟个蜘蛛似的,看到他这模样,就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师叔回来了。”哪吒收起了法身走了过来接过了饭盒,这个时候,杨戬也突然现出了身形来,将抱在怀中的哮天犬放了下来,跟哪吒打了招呼之后向我道:“除了师叔您同刚刚下车的那会,哮天犬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外,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怎么了?有人要暗害姜师叔?”不需要吃饭,只拿起了一个苹果在那啃着的哪吒不由得问道。

杨戬点了点头,向哪吒述说了今天所发生的凶兆之后,哪吒拍了拍胸口:“无妨,有我在,看看哪个有胆子敢来。”小家伙信心倒是挺足的。把饭菜摆好,杨戬也留了下来用餐,那哮天犬直立起了半身接住了杨戬挟给它的一块肉骨头之后,就开始在那里幸福地吭哧吭哧的啃了起来。

--------------------

PS:嗯,正在调整当中,有的时候觉得,码字是一种快乐,有时候又觉得痛苦,不过,还好能一直坚持。这点让我颇为沾沾自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